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天,天蒙蒙亮李秀就起床,洗漱后就去了屋后地里,开始拔草。

    忙到天亮,李秀把地里的草已经扯干净了,李秀把草抱回去靠墙放好,回屋把昨晚剩下的饭菜热好,温在锅里。

    虎子揉着眼睛,趿拉着鞋到了灶房,“娘,我要拉粑粑。”

    李秀一把抱起虎子,“等着,咱们去屋后茅坑里拉。”

    李秀把虎子放在茅坑踏板上面,等着虎子拉完,才想起这里可没有卫生纸。

    李秀让虎子从茅坑里出来,跑回去弄了两片白菜叶,让虎子擦了屁股。

    回到家,舀了些水把小屁股给他洗干净。

    让他把自己手脸洗干净,冲了点盐水教他学会漱口,母子俩才开始吃饭。

    吃过饭虎子又跑出去玩了,李秀把锅碗洗干净,拿了些稻草浸湿后铺在那个旧竹筐里,把绿豆均匀的撒在稻草上,再薄薄的盖了一层稻草在上面,放到厢房里,只要每天早中晚洒水就行了。

    拿着锄头去屋后开始挖地,起早贪黑的忙了三四天,才把地挖出来,李秀觉得这些地肯定不止两亩。

    李秀提着竹筐去竹林,挖了些落叶肥回来均匀的撒在地里。

    又把地细锄了一遍,加上分垄用了三四天,挑水浇地又用了一天,才把地平整好。

    李秀做晚饭前把麦种,用兑好的盐水泡了半个时辰,吃过饭后把浮在上面捞出来,沉下面的淘洗干净后泡在桶里,睡觉前把麦种摊开晾起来。

    翌日一早吃过饭,李秀找了块石头绑在木耙上,在地里犁出一道道浅沟。

    李秀提着麻袋,把晾干的麦种均匀的撒在浅沟里,撒满后把木耙上的石头解开拿下来,把木耙翻了一面用平整的那面,把撒了麦种的浅沟拉平让土盖住麦种。

    剩下的小半亩地,李秀撒了油菜籽,在周围点了些豆子和绿豆。

    忙完后李秀把菜种撒了,把生姜挖出来重新种过。把老姜洗干净晒在院子里。

    拿刀去竹林里砍了几捆竹子回来,在种瓜秧的地方搭了个四方的竹架。

    把倒了的篱笆也重新插了新的竹片。

    又去砍了些细竹竿回家,靠着围墙插了竹竿,绑了些草在竹竿上面,方便豆秧爬藤。

    忙完后,李秀发现家里的米只有半碗了。

    还有虎子经常出去后就要两个时辰才回来。

    这些天,母子俩吃了绿豆芽,吃黄豆芽,李秀觉得满口都是豆芽味。

    李秀挑着半箩筐谷子去了村里碾米的地方,看见有两夫妻在那碾米,李秀站在外面等他们碾好出来了,挑着箩筐打算进去,谁知那女子和李秀擦身过的时候,哼了一声,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李秀理都没理她,径直进去开始碾米。

    李秀碾好米后,回到家虎子还是没有回来,李秀关好门,打算出去看看这孩子天天在忙些什么。

    还没走到离家最近的张家,李秀就看见虎子拖着一小捆柴,哼哧哼哧地往回走。

    李秀心里酸酸的,急忙过去接过柴,打趣着说,“这是哪家的宝贝儿子啊!这么勤快,他娘福气真好。”

    虎子害羞的叫道,“娘,你这样说人家要笑你的。”

    李秀揉了揉虎子的头说,“本来就是嘛!我家的虎子就是最乖、最勤快的孩子。”

    虎子听了笑眯了眼,回到家李秀说,“儿子你每天出去都是捡柴去了吗?”

    虎子低头说,“我每天都先去学堂里看一会,才去捡柴。”

    李秀恍然大悟,“哦,咱们虎子想上学啊?”

    虎子低下头,”不想,读书费钱,虎子不想去。”

    李秀理了理虎子弄的乱糟糟的头发,“是啊!家里现在是没钱,担娘一定努力挣钱让虎子也去上学。”

    虎子抬起头看着李秀,“娘,祖母说钱好难挣的,挣钱很辛苦,我不要你那么辛苦。”

    李秀抱起虎子,心里酸酸暖暖的,“你放心,娘会注意的,吃过饭娘去山坡上看看,你乖乖的在家,玩一会去睡一觉。”

    虎子乖乖的点头,“知道了。”

    李秀背着背篼提着破竹筐,扛着了锄头。在背篼里放了两根绳子,一把菜刀去了竹林。

    李秀爬上坡,看见坡上长满了灌木,李秀选着枯枝砍下来堆在一起。

    转过去几步看见斜坡那里,长了一大片韭菜一样的东西好像是麦冬。

    李秀跑过去怕自己认错,挖了一株起来,果然是麦冬。

    ”哈哈哈,哈!“李秀高兴的发出了怪笑声,把树上的鸟都惊飞了。

    李秀拿起锄头就开挖,不一会就挖了一堆,李秀把泥抖干净装进背篼里。

    直到把背篼塞和竹筐得满满当当的,背到堆着柴的地方,把柴放在背篼上,用绳子绑好,菜刀放进竹筐里。

    背起背篼,提着竹筐和锄头下坡回了家。

    到家后把麦冬倒在廊下,拿了根麻袋,背着背篼又去了斜坡,挖出来的麦冬堆得像小山一样。

    李秀把菜刀磨快,把菜板端到廊下,切下块根和须根,分开放箩筐里,虎子在旁边帮忙把麦冬理好放在一起,方便李秀。

    堆得小山一样的麦冬就得了一箩筐、半麻袋有用的,李秀提着箩筐去了河沟边,把箩筐放河沟里,把麦冬揉搓得干干净净,提出来看过没有泥沙浑水了,才提回家晾起来。

    第二天一早起来,做好饭又去了斜坡,把麦冬背回来后,才叫虎子起床吃饭。

    收拾好后,李秀带了些钱,牵着虎子去了村里的篾匠家,花了一百文买了五张晒垫回家晾晒麦冬。

    回家路上看见村口黄角树下,有人卖菜肉和鸡蛋。

    李秀放下晒垫买了斤肉,还有些白菜,萝卜和鸡蛋。

    李秀来来回回的忙了四五天,斜坡那除了有意留下做种的麦冬,其他的全被李秀扫荡回家。

    连着几天都是艳阳高照,麦冬很快就晒干了水汽。

    李秀把晒干水汽的麦冬,捧起来轻轻搓了一遍后,摊开继续晒。

    反复搓晒五六次后,才把根须清理干净,又用竹筛把麦冬筛了一遍。

    未时后李秀发现天色有些不对,晾了一会就收起来了。

    李秀看着堆在堂屋里的麦冬,心里估计这些麦冬起码有五六百斤。

    天黑后,果然下起了毛毛细雨。

    李秀给虎子掖了掖被子,想着家里连床都没有,夏天睡竹床倒是凉快,冬天就不行了。

    快四月了,过了四月就端午了,气温会越来越高,蚊虫也会多起来的,还要买蚊帐,有富余的钱再买点脚油回来做点肥皂。

    李秀叹了口气,心里祈祷麦冬价钱能高点。

    早上起来,雨已经停了,李秀蒸了碗蛋羹,炒了些韭菜,母子俩吃过后。

    李秀背着一布袋麦冬带着虎子往镇上走。

    刚到村口,看见村里的牛车过来了,李秀抱着虎子上了车。

    李秀把背篼放好,让虎子抱上去坐好,刚想坐下,就听见旁边一个**阳怪气的说,“周二,你咋不看看,啥人都拉,都不嫌晦气,还不把她赶下去。”

    周二笑呵呵的说,“刘大嫂子,都是村里人你要赶谁下去啊?,再说哪来的晦气啊?”

    李秀扭头看了一下,原来是陈氏的表妹,刘春花,以前经常帮陈氏欺负李秀娘。

    李秀拍了拍虎子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儿子,以后咱家要是买了牲口的话,记得要栓好,不要放出去胡乱咬人。”

    虎子认真的说,“娘,我记住了,我会栓好的。”

    刘春花指着李秀喊道,“李秀娘,你敢骂我是牲口,我绕不了你…。”

    话还没说完,李秀一巴掌拍下指着自己的手,“我有骂你吗?我这是在教我儿子,你有病吧!有病就在家好好呆着,家里人都不管管吗?放出来乱吠。”

    刘春花感觉有点不对,楞了一下,“你这个贱人,卖沟子的,烂娼妇,还敢打我。”

    李秀斜着眼,看着刘春花道,“你骂的你自己的吧!只有卖过才知道该卖些啥。”

    “嗷。”刘春花气得眼都红了,怒吼了一声,使出九阴白骨爪,抓向李秀。

    李秀侧身躲开,一把抱起虎子,跳下了车。

    刚放下虎子,刘春花也跟着下车扑了过来,李秀退后躲开,抓住刘春花的手,一记撩阴腿,刘春花痛得捂住下身,跌倒在地。

    虎子哭着向李秀跑去,李秀抱起虎子,在他耳边说,“儿子别怕,你看着啊!。”

    李秀放下虎子,指头张开捂住眼,嘴里哭喊着,“虎子他爹,你快回来吧!你看看我们母子过的啥日子啊!天啊,虎子他爹你在哪儿啊!老天爷……他们这是把我母子往死里逼啊!”

    虎子跟着放声大哭,嘴里喊着,“你是坏人,欺负我娘,……。”

    车上的人赶紧下来,有的过来劝慰李秀,有的帮忙哄着虎子。

    人越来越多,七嘴八舌的说着刘春花。

    一妇人道,“太霸道了,人家秀娘也没有惹她…。”

    另外一个接着,“还不是以前欺负惯了,唉!这是欺负人家里没有男人啊!”

    旁边一个男子说,“你们发现没有,李秀娘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以前走路头都不敢抬,见人就让,现在还敢和刘春花对着干。”

    周二过来小声道,“兔子急了还要咬人,有些人就是欺负人欺负惯了,爬人头上拉屎还嫌人家头不平,还管到我头上来了。”

    这时有人喊道,“村长来了。”

    村长带着刘春花男人赖三来了,村长看着大家,“不好好去赶集,在这吵些啥,吃多了,都散了。”

    赖三一把拉起刘春花,“你不是赶集去了,咋还在这撒泼。”

    刘春花哭着骂到,“你个天杀的,我被李秀娘打死了,你还骂我,呜呜呜…。”

    虎子跑过去,指着刘春花对村长说,“叔公,是她欺负我们,她不让我们坐周二叔家的牛车,还骂我娘,骂的难听死了,还要打我娘。”

    赖三红着脸,对虎子说,“以后不会了,叔骂过她了。”

    “那你让她记住了,以后不能乱骂人了,乱骂人就不乖。”

    赖三满脸尴尬的弯着腰,不停的给李秀赔礼道歉,“嫂子,对不住你了,我会好好管教她的。”

    李秀捂住眼说,“赖三兄弟没事的,谁叫我家就剩下我们孤儿寡母的。”

    赖三听后满脸通红,逃跑似的拉着刘春花走了。

    有村民笑虎子说,“这小人精,小虎子,你乖不乖啊!”

    虎子挺了挺小胸脯,“我肯定乖的,我娘经常都夸我是乖儿子。”

    村长笑着说,“好了,大家都散了,赶集的就快点去,免得去迟了,集都散了。”说完背着手回去了。

    周二牵着牛喊道,“要赶集的快点来了,我要走了。”

    李秀低着头,牵过虎子,“走了,等会晚了。”

    母子俩上了车,牛车晃晃悠悠的往镇上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