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到了镇口,付了车钱。进了镇里李秀给虎子买了两个包子,背着背篼顺着街道寻找药铺。在朱记粮油铺过去一点看到两家药铺,一家叫仁和堂,一家叫济世堂,两家药铺规模都差不多,只是仁和堂看病的人大都背着背篼,挑着箩筐,李秀决定先去仁和堂看看再说。

    李秀带着虎子去了仁和堂,伙计热情的招呼道,“大姐是抓药,还是看病啊?”

    李秀摇头道,“我想问问你们收药材吗?”

    “药材要收,只是要我们看过后,再决定收不收。”

    “我带了些样品来,你看看。”

    李秀放下背篼,解开捆布袋的绳子,抓了一把麦冬递给伙计,“你看看这麦冬。”

    伙计摆手道,大姐,“你等等我去叫师傅的来看看。”

    李秀点头应下,带着虎子站在一边,虎子看着老大夫给人看病,悄悄的问李秀,“娘,

    他们会买吗?”

    “不知道哎!等药师出来看过才知道。”

    “哦。”

    不一会伙计带着一位清瘦的老者从后堂出来

    ,伙计对李秀说,“这是黄药师,你拿出来来给他老人家看看。”

    李秀牵开布袋露出麦冬黄药师,“师傅你看看。”

    黄药师抓了一把看了看,又闻了闻,“不错,算得上是上品麦冬,林掌柜收下就行了。”

    黄药师转身去了后堂,胖乎乎的林掌柜放下算盘,从柜台里出来,对李秀说,“上品的麦冬五十文一斤,卖吗?”

    李秀说,“卖,这里只有几十斤,我家里差不多还有五石多点,能请你让人去拉一下吗?就在靠山村。”

    林掌柜想了一下,“你要保证你家里麦冬和这些一样。”

    李秀高兴的说,“你放心都是一样的,我亲手晒的。”

    林掌柜想了一下,“那你过一个时辰再来。”

    “好,谢谢林掌柜,我买点东西就来。”

    伙计拿称称过李秀背过来的麦冬,“掌柜的,六十五斤二两。”

    伙计提着麦冬进后堂,林掌柜对李秀说,“三千二百六十文,你算算对不对。”

    李秀点头道,“对的。”

    林掌柜捡了几块碎银子,用戥子称过又数了些铜板递给李秀说,“三两银,铜钱二百六十文。”

    李秀接过钱,拿着伙计递过来的布袋,对林掌柜说,“谢谢林掌柜,我过一个时辰再来。”

    林掌柜点了点头,李秀带着虎子往街上走去。

    李秀对虎子说,“儿子,娘去买布给你做新衣,等会把麦冬卖完,拿到钱就送你去学堂。”

    虎子停下来,“娘,要好多钱的,咱们有吗?”

    李秀蹲下来,看着虎子说,“不要怕,娘会努力挣钱的,你和娘一起努力好吗?还有你可以学了回来再教娘学啊!那咱们就有两个人上学了。”

    虎子看着李秀说,“好,虎子去学了回来再教娘学,虎子和娘一起努力。”

    李秀牵着虎子,去了布庄,老板娘看见李秀笑着迎上前殷勤说,“小嫂子,赶集来啦!要买的布吗?”

    “是要买点,老板娘你看,又来照顾你生意,价钱要算便宜点。”

    “要得,要得,肯定给你便宜。”老板娘看李秀母子穿得虽说旧,但是洗得干干净净的,小孩儿也不像有的孩子鼻涕挂着,看着脏兮兮的。

    李秀看了一圈,选了一块蓝色的和一块灰色的细麻布,还有一块本白色的细布,“老板娘这几块是咋卖的。”

    “这两匹是细麻布,十文一尺,这块是细木棉的,穿着透气软和,要二十五文。”

    李秀说,“蓝色的给我儿子来两身的,灰色的我来两身,细木棉的再来八尺。窗纱有吗?”

    “有,有八文一尺和五文一尺的。”

    “八文一尺的,来两个窗口的,老板娘我买这么多你送我点布头和针线行不。”

    “行,妹子,我有两匹有点浸水布,便宜的很你要吗?”

    “拿来我看看。”

    老板娘从里间抱了两匹蓝色的布出来,“你看就是浸水了,布还是可以好的,细绵的,两百文一匹卖给你。”

    李秀看了一下,觉得可以,“行,我都要了,丝绵再给我来两斤。”

    “好勒。”老板娘高兴的量布,裁剪好,称了两斤丝棉装好,拿了张麻布把布包好,拿了几把线和三种针又拿了一麻袋布头出来,“妹子我看你投缘,这些布头和针线都送你了。”

    “那就谢谢老板娘了。”

    李秀付了钱,背着东西去了铁匠铺,在铁匠铺买了一把砍刀和一把匕首,一把剪刀,一把锄头,一把铁钉就花了一两三百文,李秀心痛的付了钱,带着虎子去了菜市。

    到菜市买了些小菜,二十个鸡蛋,转回来时看到一个卖芋头的,李秀看了一下,有些芋头已经发芽了,李秀问道,“大婶,你这芋头咋卖的。”

    “一文钱两斤,我家芋头煮出来糯滋滋的,就是太多了,去年的吃还没吃完,又开始种新芋头了。”

    “我买三十斤。”

    称好后,李秀付了钱,把芋头装背篼里,带着虎子继续赶集。

    李秀拉了拉虎子,“儿子,你想吃点啥?”

    “那天买的肥肠挺好吃的,娘你再买一点。”

    “好啊!娘这就去买。”

    母子俩又去了卖肉的地方,虎子看见那天卖肉的老板,对李秀说,“娘,去那看看。”

    李秀走过去,屠户热情的问,“买肉啊!今天我家杀了一头两三百斤的大肥猪,你看这肥肉亮铮铮的。”

    李秀看了一块五花肉,问道,“五花肉多少钱一斤。”

    “五花肉十文一斤,肥肉十一。”

    李秀看了一下肉摊问道,“你家的脚油还有吗?

    “有,还有两副脚油。”

    “老板两副脚油我都要,我还要割三条五花肉,两条三斤重的,一条两斤重的,我还要一付肥肠,老板你给我算便宜点。”

    “脚油五文一斤,五花肉是最少的价钱了,肥肠十文钱一副。”

    虎子听后说,“大叔,我家上次在你家买的肥肠才八文,还送了好几根骨头给我家。”

    屠户笑了笑说,“这样的啊!老顾客,就还是算你八文,再送你几根筒骨,哎呀!这孩子记性真好。“

    李秀说,“那你给我秤一下吧!”

    屠户割好肉,分开称好后,捡了几根筒骨,用草绳绑好,递给李秀,李秀对屠户说,“我今天没有带竹篮,你能找个东西给我装一下吗?”

    “我找找看。”屠户从摊子底下找了一个竹篮,”这个你拿去装,我家老爹编的,不用还了。“

    ”谢谢你。“李秀付了钱,提着竹篮往药铺走。

    到了药铺,李秀把竹篮和背篼放在外面,让虎子看着,进了铺子,买了一斤石膏,林掌柜说,“你等会,伙计这就来了。”

    李秀应下,伙计从内堂出来,看见李秀说,“大姐赶集回来啦!咱们这就走吧!”

    李秀说,“小兄弟,麻烦你带几根麻袋。”

    ”我们有专门装药材的油布袋。“

    李秀去了药铺门口,伙计赶着骡车过来了,李秀把背篼竹篮放到车上,虎子已经爬上了车,李秀坐在虎子身边,伙计说,“做稳了啊!”

    虎子大声说,“坐稳了。”

    伙计拉了拉绳子,吆喝一声,骡车往镇外驶去。

    李秀问伙计道,“小兄弟,你们仁和堂就龙门镇一家店啊?”

    “我们仁和堂在大兴到处都有分号,东家还有酒庄,饭庄,咱们东家本事大得很。”小伙计话音里满是自豪感。

    “你们东家这么多的产业,那你以后前途就大了。”

    伙计嘿嘿笑道,“我也才进仁和堂没两年,还有的熬喽!”

    骡车比牛车快了不少,大概过了两刻钟,就到了李秀家。

    李秀把东西搬下骡车,打开院门,对伙计说,”小兄弟,请进屋坐会,我去把麦冬搬出来。“

    “我帮你抬吧!”伙计从车上拿下来一杆大称,和一捆袋子,提着进了院子。

    李秀打开堂屋门,把麻袋提了出来,伙计看着李秀独自提着麻袋,惊奇的说,“大姐,你力气真大。”

    李秀笑道,“天天干重活练出来的。”

    两人把麦冬倒进伙计伙计带来的油布袋里,用绳子绑好称了,一共五百三十二斤,伙计算好钱从身上拿出一个布包,取出银子数给李秀,“大姐一共是二十六两又六百文,你数数。”

    李秀接过银钱,看见标注五两的有四个,还有六个一两的,铜钱六串。

    李秀取了十文钱递给伙计,”对的,小兄弟,辛苦你跑这一趟,这几文钱给你给你买口茶喝。”

    伙计没有想到李秀会给他跑路费,接过钱,高兴的说,“不麻烦,应该的,我回去了。”

    李秀帮忙把麦冬抬到车上,送走了小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