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刚弄好,就听见虎子大声叫娘,李秀拿着锄头快步回到院。

    虎子指着门外说:“娘,李大叔送东西来了。”

    林氏帮着丈夫李石匠抬着石板进了院子:“秀娘你打算把石板铺在哪儿啊?”

    李秀快步过去,指着西厢房后边的空地:“就铺在这里。”

    李秀帮着把东西抬进院里,林氏说:“秀娘这院子真大,虽说位置偏了一点,可自己当家做主舒心多了,你这下算是苦出头了。”

    李秀笑了笑说:“全靠三叔公和叔伯婶子主持公道,要不然我们母子哪有这么好的房子住啊!”

    林氏点头:“像你们族里这样的还是很少的,好好把虎子带大,以后有福气的。”

    李秀笑了一下:“谢谢!嫂子吉言。”

    李秀请李石匠把石板两张一组,分三组铺在自己指定的位置。

    李石匠铺好石板后,按李秀的要求把猪槽安放好。

    李秀请他帮忙把院墙底部的基石,向外斜着在她划出的位置凿了两个四方的洞。

    李秀其中一块石板上,用炭条画了一个现代蹲坑的样子,让李石匠帮忙凿穿。

    林氏奇道:“秀娘,你这是打算做啥?”

    李秀指着石板和洞口说:“我铺这些石板是打算养猪用的,那边那个洞口是用来排猪粪的,这个是茅厕蹲坑。”

    林氏想象不出李秀说的样子,就随口附和说:“做好后应该挺好的。”

    李秀笑着说:“我就是胡乱想的,不知道弄完了行不行。”

    林氏笑了笑,没说话。

    李石匠铺好石板,开始安装石磨。

    李秀请他把石磨安放在西厢房,那边廊下的转角处。

    李石匠把漏槽固定在一块四方的石柱上面,安装好磨盘。

    安装好后,李石匠试着推了几下:“好了,多打点水冲洗一下,洗干净就能用了。”

    说完就开始收拾工具,李秀去房里扯了一竹篮豆芽,递给林氏道:“嫂子,麻烦你们了。”

    林氏高兴的接过竹篮:“不麻烦,收了钱的,你还送了我豆芽。哎呀!你这豆芽发的真好,短胖短胖的。等会我让我家的小子把竹篮给你送过来,回见啊。”

    李秀送走了林氏夫妻,把石臼搬进灶房,洗手准备给虎子做衣裳。

    虎子蹲在那看了一会铺好的石板,回来对李秀说:“娘,没有墙,猪会到处乱跑的。”

    “等你上学去了,娘去砍几根木头回来,你不用担心娘知道怎么做,做好了你就知道了。”

    “哦,那我去割草回来给猪吃。”

    “好,你不要跑远了,去提个竹篮再去。”

    李秀给虎子做了个布包,裁了衣裤。

    看天色不早了,开始做饭。

    不一会虎子提着两个竹篮回来了:“娘,李大叔家的哥哥送了一蓝菜来给我们。”

    李秀说:”你说谢谢没有。“

    虎子得意的说:“说了的,娘,您看我割了一篮子青草。”

    李秀看了一下,摸摸虎子的头说:“乖儿子,你去把草晾在廊下,免得下雨淋湿了。”

    吃过饭母子俩洗漱后,虎子玩了一会睡着了。

    李秀熬夜给虎子做新衣裤,衣服做好后。李秀开始做裤子,最后上裤腰时,把裤带做成运动裤的样式,做好后,才熄灯上床歇息。

    虎子一早就醒了,李秀给他穿上新衣,新裤教他学会怎么系裤带。

    虎子摸着新衣裤臭美的问李秀:“娘,你看我穿着好看不?。”

    李秀刮了虎子的鼻子一下,“好看,咱们虎子真俊。哎呀!这谁家的臭美孩子。”

    吃过饭后,李秀拿了十个鸡蛋,去村口买了一条五花肉,带着虎子去了学堂。

    把肉和蛋交给虎子提着,叮嘱虎子说:“你放学就直接回家,不要去河边玩,不要让娘担心。”

    虎子点头应下,看着李秀走出学堂,才转身进了学堂。

    李秀回到家背着背篼去了山坡上,在树林里捡了些鸡油菌,大脚菇,鸡枞菌放背篼里。

    李秀选了些长得直的树砍断,树倒下来后砍下树枝,把树皮剥了,搬了几根来堆在一起捆绑好,背着背篼扛着木料回了家。

    到家放下后,又去了树林,接着跑了七八趟才把木料,树枝和树皮背回家。

    李秀找了根竹竿,量了一下围墙的高度,量得比围墙稍高出一点,用刀划上记号。

    用竹竿做标准,按着斜度把木料预留出一部分,按照从短到到长的顺序,把多出木料砍掉,把口子砍平整。

    木料裁好后,李秀拿木料在距离院墙一步远的位置,靠着石板,隔两步的距离挖一个深坑,填埋木料。

    围着石板留下猪圈门,和厕所门的位置,挖坑填埋了一圈木料。

    木料填埋好后李秀用脚踩,用锄头把土夯打紧实。最后还摇晃了木桩一下,不会晃动才满意了。

    李秀去刘家借来木梯,用细点的木料隔半米高,横着用长铁钉把木料钉死在木桩上,横着钉完后。

    李秀扛着木料爬上木梯,在房顶上隔一米宽钉根细点的木料。

    房顶钉好后,李秀从梯子上爬下来,去灶房热了饭菜吃过,收拾好锅碗。

    拿着砍刀去竹林砍了十几捆竹子扛回家,放着明天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