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虎子拿出书本教李秀学新课文,看李秀一会就记住了,虎子看着李秀说:“娘,你比学堂里好多同学都厉害。”

    李秀吹牛说:“那当然咯,你不看看我是谁的娘。”

    虎子看看李秀:“要是先生听到会说你的。”

    虎子站起来,背着手压住嗓子,学着先生:“有的同学不知谦虚,以后是要吃大亏的。”

    李秀抱着虎子揉了几下:“小人精,快洗脸刷牙睡觉去。”

    “知道了。”

    李秀把黄豆泡好,检查了一下院门和后门,拿着油布回屋,把油布裁剪出来,做了件雨衣。

    翌日一早起来,发现雨已经停了。

    磨豆子、煮豆浆、点豆浆、压豆腐,李秀像陀螺一样忙个不停。

    李秀把豆腐做好,开始淘米下锅煮饭。

    虎子就揉着眼睛到了灶房,李秀奇怪的问道:“还早呢!你咋就起来了。”

    “娘,我起来帮你看着火,顺便复习功课。”

    “好,你先去洗把脸,再来。”

    李秀煮了几个野鸡蛋在米锅里,米煮开了后捞出鸡蛋,把米汤滤出来,开始闷饭,“虎子你把火小一点,开始闷饭了。”

    虎子嗯了一声,把柴从灶膛里夹出来,放进罐子里。

    李秀看他熟练的烧火,夹柴,觉得虎子太懂事听话了,才五岁多的孩子,有时候懂事的让人心疼。

    李秀把野鸡蛋过了一下冷水,往豆浆里加了一小勺糖,倒了一碗出来:“儿子,娘煮了野鸡蛋,好吃得很哦。”

    “娘,你从哪来的野鸡蛋啊?你抓住野鸡了吗?”虎子在灶房里东张西望,找寻着野鸡。

    “野鸡哪抓得住啊!娘运气找到一个野鸡窝,里面十来个野鸡蛋,快来尝尝。”

    李秀看过桶里的豆浆已经凝结了,舀了一碗出来,提到廊下,把豆花舀进豆腐框里,包好包布,压好石头。

    回到灶房,虎子拿着一个剥出来的野鸡蛋喂进李秀嘴里:“娘你吃,香不香。”

    李秀嚼了几下,咽下野鸡蛋:“香。”

    母子俩吃过饭,虎子把小鸡圈进篱笆圈里,才背着书包去了学堂。

    李秀洗好锅碗,拿了些零钱装篼里,挑着豆腐往村里走,边走边敲着扁担,嘴里吆喝着。

    昨天没有买到豆腐的,今天一听到竹板吆喝声,就拿着碗出来了:“秀娘,给我来一块豆腐。”

    旁边一人说:“我买两块,买两块还能少一文呢!”

    “那我也要两块。”

    李秀接过钱,笑着把豆腐捡出来,装进碗里,“嫂子,你的两块,霞姑,你也两块。”

    李秀刚进村子,就卖完了两板豆腐。

    挑着剩下的两板豆腐敲着竹板,时不时吆喝一声。

    李秀走过周家门口,隔壁的聂大娘端着碗,大声的叫住李秀:“秀娘,等我一下,我要买两块豆腐。”

    李秀放下豆腐:“好嘞,三婶。”

    聂氏把碗递给李秀:“哎呀!秀娘这脸色红润的,你看都长白了也长肉了看着俊多了,你算是熬出头喽!唉!你以前的日子,三婶看着都心疼。”

    李秀笑了笑没接话,接过钱对聂氏说:“

    三婶,你忙啊!我卖豆腐去了。”

    李秀挑着豆腐,往村后走去。

    聂氏看着李秀的背影,朝着周家“呸”了一声,端着豆腐进了院子。

    陈大丫在院子里听着屋外的说话声,咬牙切齿、目露凶光地看着院门,进屋拿了点钱出门了。

    李秀转到村后,豆腐就卖完了,挑着豆腐框往回走。

    李秀挑着豆腐框去了村长家,许氏看见李秀说:“你不来,我还要去找你,给你送小猪过去。”

    李秀放下豆腐框,从底下框子里取出留下的豆腐:“婶子,拿个碗装一下,我来找二哥给我家做两张床,虎子看着就大了,得让他自己睡了。”

    “那倒是,虚岁六岁多了马上七岁了。我叫老二出来,你自己和他说,要啥样子的。”许氏一手端着个豆腐,进了灶房。

    周成栋媳妇林兰端着把竹椅出来,对李秀说:“秀娘,你坐会,二哥马上就来了。”

    “没事的嫂子,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林兰看了看李秀的豆腐框:“秀娘,你家豆腐比镇上卖的味道还好,你真能干。”

    “谢嫂子夸奖,你们要是喜欢吃,以后我都送过来。”

    许氏从灶房里出来笑道:“你不用卖了,以后专门给我家做豆腐吃。”

    “好,只要婶子你一句话,我保证专门来给你做豆腐吃。”

    “你这丫头,越来越会说了。你看现在多好,这才是对的。”

    周成栋挑着一担米进了院子,林兰对他说,”

    二哥,秀娘等了你一会了。“

    周成栋道:”有啥事找我。“

    许氏道:”你先把米挑进去放好,秀娘找你做两张床。“

    林兰跟在周成栋后面进了屋,帮着把米倒进米缸里:“二哥,秀娘说要找你做两张床,我想找她教我做豆腐,你说她会同意吗?”

    “不准去,谁愿意把挣钱的手艺教给别人,再说她们孤儿寡母的就靠卖豆腐过日子。你别让爹娘知道,到时候我也帮不了你。”

    “哼!我就知道靠不了你。”林兰一剁脚,回屋去了。

    周成栋拿着纸笔出来,对李秀说:“弟妹,你想做什么样的床。”

    “我想做两张床,两个柜子,一张书桌,浴桶一个,还有碗柜,给虎子做个小木盒子。”

    周成栋拿笔记下:“你想做什么样式的。“

    周成栋说了几家刚做过家具的人家:“你可以先去看看,他们刚做好的。”

    李秀想了想说:“以前告诉我豆腐方子的老乞丐,画过几个家具样子给我,我想做成那个样子。”

    许氏说:“你还记得不,画给老二看看。”

    “我试一下看看。”李秀找了根小木棒在地上画了一张新中式架子床和床头柜的样子,一套红木桌椅,双门衣柜,浴桶,还有碗柜的样子:“好像就是这样画的,老乞丐说是以前他家都是这样的柜子和椅子。”

    周成栋看着地上的家具样子说:“弟妹,这图画的真好,家具样子一目了然。这些样式也从来没有见过,不知道做出来好不好看。”

    李秀笑着说:”麻烦二哥帮忙做出来,应该是能看的。”

    许氏起身道:“老二你就照秀娘画的做,还有把小猪称了给秀娘送过去,再舀点糯米带过去。秀娘我们娘俩先去你家等着。“

    李秀带着许氏往回走,许氏看到院墙外面搭的棚子,指着棚子问李秀:”秀娘,那是谁搭在那的,干啥用的。”

    “那是我搭的,我挖了个粪池,怕雨水积在粪池里,就搭了个棚子在上面。”

    “哦,那就没事。”

    两人进了院子,许氏看院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还养了小鸡,围墙边上的豆秧已经开始爬藤了。许氏心想,这秀娘是个会过日子的。

    “秀娘,你打算把小猪关哪里啊!”

    “厢房后面,婶子你去看看。”李秀带着许氏去猪圈那边,走进去:“你看就关这里。”

    许氏一看石板地,木棒围的猪栏,黄泥墙,稻草顶,院墙下面还凿了个洞:“秀娘,你请谁给你搭的圈啊?难怪你要挖粪池了,只是这样一来以后没有肥了啊?”

    李秀笑着说:“圈是我自己搭的。山上砍的木头和竹子,买了些铁钉,挖了些黄泥就糊好了。婶子,肥你不用担心,沤肥就行了,挖个粪坑割点草砍了扔下去,再把粪池里的粪倒进去,加点草木灰,还有烂菜叶和骨头什么的你要多少肥料都有。”

    许氏不相信,“这样真的能成,不用踩肥,肥能用?”

    “婶子您要是相信我,就回去挖个粪坑试试,这样的天气做多两三个月,肥就熟了。天气太热的时候要记得把粪坑里的肥翻一下,免得潮烧了。”

    许氏忽然明白了:“秀娘,这也是那个老乞丐教你的。”

    李秀想许氏这样想也好:“是的婶子,都是他教我的。”

    “那个老乞丐肯定是大家出身,要不咋知道这些法子。我回去叫他们挖一个试试。”

    许氏和李秀出来,看到旁边还隔出来一间,撩开草帘子,看见里面放了一只水桶,刚想进去看看,李秀连忙拉出许氏,“婶子,这里是茅厕。”

    “我看看,你这孩子脑子里都装了些啥稀奇古怪的法子。”

    许氏走进茅厕:“哎呀!你这法子不错,这样子弄,茅厕里干干净净的,还不怕小孩子掉下去,等会叫老二看看,回去弄一个。”

    李秀尴尬的笑了一下,“我就是怕虎子掉茅厕里,才想了这么一个法子出来。”

    许氏出来,“嗯,这人做事就是要多想。人活着,就得想办法让自己和家里人过得舒服点,谁喜欢过苦日子啊!”

    李秀觉得许氏真是个开明,睿智的老人,比后世有的老人都明智。

    周成栋挑着小猪仔,手里拿着一张木板进了院子,扁担上挂着个竹篮,刚想叫人,就看见老娘和李秀从厢房后面出来:“娘,小猪挑过来了,弟妹你打算养哪?”

    许氏指着身后:“就这里面,你挑过来。你来看看,秀娘这猪圈,还有茅厕弄得可真干净,咱们回去也照着修一个。”

    周成栋摇了摇头,把木盒和糯米递给李秀,跟着老娘进了猪圈,李秀打开圈门,周成栋把小猪挑进圈里,从箩筐里抱出来,看着圈里说,“弟妹从哪里看到的这样修猪圈咋想到的,这样子以后肥就没了……。”

    “人家秀娘都告诉我了,等会回去我再和你说你跟我来看看秀娘家的茅厕,回去把家里的也修一下,省的臭哄哄的。”许氏打断了周老二,拉着他往隔壁走,“娘,茅厕哪有不臭的。”

    李秀笑着把圈门用绳子绑好,去灶房里抱了些干草,刚到院里,看见许氏母子从厢房后转出来,李秀说,“婶,二哥,你们坐一会我马上来。”

    许氏摆摆手,“我们去屋后看看,不用管我们。”

    李秀把草放猪圈角落铺好,用棍子指着排污口对小猪说,“以后拉屎,撒尿到这里来,到处乱拉要挨打的。”

    小猪哼哼唧唧的挤在一起,看着李秀。

    李秀从圈里出来,许氏母子已经回到院子了,李秀端了把椅子和板凳出来,“婶,你们坐。”

    许氏说,“我也要回去了,两头小猪一共是五十斤多点,就算五十斤,婶收你二十文一斤。”

    “谢谢婶子,我去拿钱。”李秀进屋拿了块碎银子,递给许氏,“婶,这刚好一两银子,你就在我家耍会吧!”

    许氏接过银子,“不了,有空再来。”

    周成栋说,“娘,你等一下我量一下屋子再走。”

    “哦,那去吧!”

    李秀带着许氏和周成栋,量过房间后来到灶房,李秀看着家里的单眼灶,对许氏说,“婶子,村里哪个会打灶啊!现在要做豆腐一眼灶有点来不及。”

    “赖三会,赖三打的灶好烧不费柴火,赖三家的人还是好的,回去叫老二去叫一声,我们就回了。”

    “又要麻烦你们,婶子你们慢走啊!”李秀送走了许氏母子,回去从厢房里找了个陶缸出来去荒地里捡了些大块的石头,挖了点黄泥挑回家。在猪圈旁边靠墙砌了眼灶,糊上黄泥放上罐子看大小合适,把黄泥抹光,等晾一下就可以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