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李秀心想马上要打灶,就把银子刨出来藏到屋里。

    热了饭菜吃过,给小鸡添了些水和切细的菜叶。

    李秀背着背篼拿着镰刀,去荒地割了满满当当的一背篼野草野菜回家。

    抱了一抱草放猪槽里面,两头小猪哼哼唧唧的从草窝里爬起来,头供头挤到猪槽里抢着吃草,李秀把掉在地上的捡到猪槽里。

    转身回到院子,把豆腐框豆腐布拿到河沟边清洗干净,回来又打两桶了井水淘洗了一遍,摊开晾在院子里。

    晾好后,又去地里转了一圈。

    油菜秧已经长出四五瓣叶子,再过几天就可以移栽到地里。

    还有那些菜秧也长得能分辨出来品种了,李秀看了一下,有牛皮菜,芥菜,白菜,莴笋。

    李秀看了一下,还要种芋头,可地里已种满了。

    李秀走到荒地旁边,看着上面那些荒地,心想只能在那开一块出来,种这些菜秧和芋头秧了。

    想好后,李秀马上回屋拿着锄头和镰刀去了荒地。

    李秀挨着一排挖过去,挖了几个地方,发现还是靠屋子旁边的那些荒地土质好。

    李秀准备先开一块出来,把菜秧和芋头种下去,拿着镰刀把地里的野草割干净,石块捡出来堆在一起。

    拿起锄头开始挖地,刚挖了半块地出来,听见下面有人拍着门叫虎子。

    李秀放下锄头,走过去一看,是刘春花和赖三两口子。

    赖三看见李秀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道:“嫂子,村长叫我来给你家打灶。”

    刘春花低着头不看李秀。

    李秀笑笑说:那劳烦你们了,进屋吧!”

    李秀打开院门,带着刘春花和赖三去了灶房。

    李秀指着原来的灶说:“我想改成成双眼灶,还有灶门口上面这个位置,你看看能不能做个放陶罐的,省的烧热水。”

    赖三看着,李秀指的位置,想了一下说:“嫂子,你有在哪见过吗?他们是咋样砌的。”

    李秀回忆着以前家里的灶台说:“我看见陶罐放在两眼灶的中间,具体咋砌的我也不清楚。要是不行就算了,还是照着老样子砌就行了。”

    赖三想了一会,对李秀说:“嫂子,你等我回去想想再来,还有你家有砖头没有。”

    李秀摇摇头:“没有,你知道哪家有吗?”

    赖三看着李秀说:“要不你就全包给我,东西我来准备。”

    李秀心想这样也好,自己省事一点就点头道:“好,就全包给你。”

    “那我们明天再来。”赖三带着刘春花走了。

    李秀把他们送到出去,关好院门,又去继续挖地。

    直到把那块地挖出来,把土里的石头捡出来堆在路边,李秀才拿着镰刀锄头回家。

    到家后,李秀洗了把脸,去舀了些糯米和饭米一起炒熟。

    再拿了些八角、茴香、草果放石臼里捣碎,再拿去用磨磨成粉。

    再把炒米磨成粗粉和八角茴香草果粉和在一起拌匀。

    李秀把排骨砍成一寸长一节,下锅淖过水后捞出来用清水洗干净,装陶盆里。

    舀了点酱和盐还有姜末在排骨里,再加蒸肉粉,白糖,水,还化了点油倒进排骨里一起拌匀。

    李秀削了些芋仔切成两半。把蒸笼洗干净,放锅里,舀了两瓢水倒进锅里。

    洗了几瓣菜叶铺在笼屉里,芋仔放在菜叶上把拌了蒸肉粉的排骨,倒在芋仔上面,洗了一碗米放在旁边,盖上蒸笼盖子。

    去灶门前往灶膛里放了几根小树枝,吹燃火折子把草点燃,放进灶膛里,柴燃烧起来后,再添了几块木柴在灶膛里,让火慢慢燃。

    李秀去院子里看了一下,刚砌那个土灶,摸了一下觉得可以用了。

    李秀提着野菜到河沟边洗干净,回家切细倒进罐子里,煮的半熟后再倒了些豆渣进去一起煮。

    这时虎子回来了,看见李秀在猪圈旁边煮东西,奇怪的问:“娘,你在煮啥东西?”

    李秀抬头笑着说:“煮猪食,娘在叔婆家买了两头小猪,以后你写完作业就去给小猪割草。”

    虎子乖乖的说:“知道了,我今天的作业少得很,一会就写好了。娘,小鸡仔你喂过没有。”

    “喂过了,你写作业去吧!”

    李秀回到灶房,看了一下灶膛里的火,拿了一把菜叶舀水洗干净,准备再煮个菜叶汤。

    洗好后去看了一下煮的猪食已经好了,李秀提着木桶去舀了一碗米糠,再舀了些潲水和猪食,用竹片搅拌均匀,提到猪圈倒进猪槽里,两只小猪一见猪槽里有了猪食,马上从草窝里跑了过去,哼哼唧唧的抢着吃起来。

    李秀进了圈里,看见排污口拉了一些粪便,想着前世奶奶说的,猪其是实爱干净的,从来不会拉在猪窝里,只要你教过它,它就不会乱拉。

    李秀拿木板把猪粪从排污口推到外面的粪池里,用竹片敲打着猪槽,对挤在猪槽边的小猪说:“不要抢,马上就给倒你们吃。”

    李秀喂了一桶猪食,小猪才吃饱了。

    李秀把剩下的猪食盖好,李秀回到灶房,看见蒸笼已经上气了,闻到了粉蒸排骨的香味。

    李秀看了一下灶膛里还有火,没有把火熄灭让排骨在蒸笼里闷了一会。

    过了大概一刻钟,李秀揭开盖子,看见一块块排骨被油亮的米粉包裹着,米饭也蒸熟了。

    李秀夹了一块排骨,尝过后觉得比前世的还要好吃。

    李秀把蒸笼从锅里端出来,排骨夹到盘子里,切了点葱和香菜撒在上面,煮了菜叶汤,叫虎子开始吃饭。

    虎子看见盘子里的粉蒸排骨:“娘,这是用啥东西做的,闻着好香哦!”

    李秀夹了一块在他碗里:“这是粉蒸排骨,你吃一块,尝尝好吃不好吃。”

    虎子咬了一口,嚼碎后咽下去,嘴还吧唧了两下,“娘,好好吃糯香糯香的,娘,你也吃。”

    虎子夹了一块给李秀,李秀对虎子说:“儿子,以后吃东西不要吧唧嘴,这是不好的习惯,还有夹菜的时候要夹自己面前的,不能把筷子伸到别人面前去夹,这样人家会笑你没有家教。”

    虎子听后想了一下说:“我记住了。”

    母子俩吃完饭,天还没黑,虎子提了竹篮对李秀说:“娘,我去割点草回来。”

    “去吧!坡上荒地里就有,早点回来。”

    虎子应下后提着竹篮出去了,李秀把蒸笼里的排骨和芋头夹到盘子里,吊水井里。把蒸笼,锅碗灶台洗干净,舀了些水在锅里。去院子里把鸡仔喂了,抓进鸡笼里提到厢房里,关好门。

    李秀回到灶房,看见灶膛里的火已经灭完。李秀把灶膛里的草木灰掏出来,堆在墙角干净的地方,打算去做些模子回来,煮些碱水做些肥皂出来。

    翌日一早卖完豆腐,李秀去请村长家请周成栋帮忙,做几个豆腐框那么大的木框,里面隔出一个个长方形的模子。

    回到家继续开地,李秀把地挖出来把石头捡干净,铺在路上。

    赖三带着刘春花拉着板车,挑着箩筐来砌灶了。

    李秀打开门,赖三说,“嫂子,我已经知道罐子砌在哪,怎么砌了。”

    “好,那就劳烦你们两夫妻了。”

    李秀和刘春花一起把拆出来的烂砖头,捡来挑出去倒掉。

    刘春花有点怕李秀,又不愿示弱,一见李秀就一脸别扭。

    赖三用了两个半天砌好了灶台和烟囱,李秀付给赖三五百八十文的工钱和料钱。

    李秀看他做事认真细致,就想请他砌一张火炕:“赖三兄弟,你会砌北方的那种火炕吗?”

    赖三摇摇头:“没见过,我们这边都没有人砌过。”

    “我有见过,我画个样子给你,你照着样子砌,会吗,”

    “那肯定会。”赖三自信的说。

    李秀找了根木棒,在地上画出火炕里面的结构,指着图告诉赖三:“这里是炕灶,这里是炕底间墙里的烟道,上面层铺黄泥石板,石板我来买,还要砌一个烟囱。”

    赖三认真的听李秀讲完,看了一会图:“我知道咋砌了,嫂子我帮你砌,如若有人要,我能不能帮别人砌,我会给你抽利给你。”

    李秀心想这里的人还是挺有经济头脑的应道:“好,有人请你你尽管去,利钱就算了。”

    赖三看李秀如此爽快,高兴的说,”嫂子,我回去准备几日,才能准备妥当,到时候等你豆腐卖完我们就来。“

    李秀点头应下。赖三挑着家伙什,叫刘春花。”春花,走了。“刘春花没有反应,看着李秀不知道在想些啥。

    刘春花看着李秀娘,觉得李秀娘从跳河没死成后就变了,变得厉害了。

    刘春花想着村里人说,李秀娘醒来时说阎王爷说她不该死,就把她送回来了,现在看来是真的。难怪婆婆说,不要惹阎王爷不收的人,李秀娘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

    赖三见刘春花看着李秀发呆,走过去拉了她一下,刘春花回过神,看着李秀神色不自然的笑了笑道:”哦来了,嫂子我们走了。“

    李秀点头送走了赖三夫妻俩。回屋把钱罐拿出来又藏到灶膛下的灰槽里。

    赖三夫妻俩走到外面,赖三低声道,“春花,你可不要再找虎子娘家麻烦了,爹娘说了,人家孤儿寡母的,咱们没有帮衬人家,还去欺负人家,那是畜生才做的事,你要是再去欺负人家,到时候我也帮不了你。”

    刘春花小声说:“我知道了。”

    “你们都说我打李秀娘了,其实是她打我,你们咋就不相信我呢?”刘春花嘴里嘟囔着。

    赖三走在前面没有听清楚:“你在说啥。”

    “没有说啥!你管我呢!”

    李秀把山上背回来的落叶肥撒在地里,把地又翻了一遍。

    回到家,周成栋和林兰一起把肥皂模子送过来了,李秀付了钱,送走了周成栋两夫妻。

    第二天李秀卖完豆腐,去竹林里砍了两捆竹子去菜地旁边,把竹子砍成一米长一节,劈开后划成两指宽的竹片,交叉插在地里把地围了起来,在靠路边的地方留了一道篱笆门。

    李秀把屋后地里的菜秧用镰刀撬出来,装进背篼里,趁天气荫凉,背到地里栽上。

    李秀把每种菜分开,种好后一样有两垄。牛皮菜多一点,莴笋,荠菜,还有菠菜和白菜,包心菜的数量都差不多。

    把这些菜种完只占去了小半截地。李秀把芋头秧起出来,全部种上都还剩下小半截地空着。

    李秀想就把剩下的地种油菜、豆子和蚕豆。

    回去把菜秧地打整出来,挖好浅坑,每个坑里放一把落叶肥。

    一个坑放一株油菜秧,放好后,把土刨起来盖住油菜秧根部,把土压压,油菜秧就种好了。

    李秀把地打整出来,全部种上油菜。

    忙了两个大半天,总算是把油菜秧全部种好又花了半天浇了水,接着给小麦施肥。

    夜里李秀拿出这些日子卖豆腐的钱,算了一下。

    除了第一天做的三板豆腐,接着每天都四板,豆芽卖了一天,买的人很少李秀就停止了发豆芽卖。

    李秀算了一下,除了本钱,每天都有一百多多文钱的利润,已经做了八九天的了,净利润已经有一两多点了。

    豆子看样子还要收一些准备着。

    李秀想可以用豆腐换豆子,这样舍不得花钱的人应该会喜欢。

    李秀算了一下,一斤半豆子换两块豆腐刚合适,李秀想着还是得去买把称回来。

    李秀看虎子睡得额头上都冒汗了,把被子给虎子拉开一点,李秀发现虎子的手上被虫子咬了几大打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