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李秀拿着油灯,翻开被子找了一下,找到几只蚂蚁和小虫子。

    李秀碾捏死虫子,躺在床上,李秀想,还是要买些石灰粉回来,把屋子里粉刷一下才行。

    李秀锻炼了几天,觉得身体轻便灵活了许多,耐力也好了不少,回到家擦洗了一下,开始做豆腐。

    李秀卖完豆腐回到家,把刚从村里买的胡豆种泡温水里,再把选出来的黄豆种也泡温水里。

    李秀觉得鸡栏里的小鸡仔养了这么多天,可以放养了。抱了些竹片到菜地旁边,挨着菜地,在荒地上插了一圈竹片。

    围了有一亩多荒地起来,李秀把小鸡关到里面,荒地里的虫子和嫩草野菜小鸡仔最喜欢。

    李秀出来关好篱笆门回到家,准备去山上看看,刚拿好东西准备出门,赖三两口子拉着砖头来了。

    刘春花看见李秀笑了一下,赖三放下板车:“嫂子,我知道火炕咋砌的了。

    李秀听了高兴的指着西厢房说:“好啊!我打算把火炕砌在这间屋里,你看一下哪个位置合适。”

    赖三进去看了一圈,指着门对面说:“这间屋是长方的,砌在那里不占地方,把炕灶砌在屋后,在这个位置留个炕洞,里面留一张石板,不用的时候用石板堵住,这样你煮猪食热水也方便。”

    “这些我也不懂,你觉得咋砌好,就咋砌。”

    “那好我知道了。嫂子,你有事你就忙你的,我这就动手砌了。”

    “那就劳烦你两口子了,灶房里有开水,渴了你们自己去倒。”

    刘春花看着李秀犹豫了一下,对李秀说:“嫂子,你要小心我表姐。”

    李秀看了她一眼,笑笑道:“春花,谢谢你。”

    李秀去了屋后的地里除草,小麦涨势很好,绿油油的。

    麦地里和排水沟里,长了些稗草,李秀蹲在地上把麦地里的稗草拔出来,抖掉泥土装背篼里。

    赖三两口子忙了两三天,总算是把炕砌好了,还用砖头帮李秀砌了个鸡窝。

    赖三量好炕面尺寸,帮李秀去李石匠家买了两张石板回来铺在炕上。

    铺好后开始烧炕,不一会炕慢慢变暖和了,罐子里的水烧开后,炕已经烫手了。

    赖三把火灭了,拿开堵住炕洞的青砖对李秀指着炕洞里说:“嫂子,你把这块青砖拿开,再推开里面的石板,手伸进去把石板推过去挡住灶洞,炕就不会热了。”

    李秀点头应下:“赖三兄弟手艺没得说。我还想买点石灰回来,请你们帮忙把屋里粉刷一下天越来越热了,屋子里蚂蚁虫子多得很。”

    “不麻烦,主要是这屋子有些日子没人住了,虫蚁就多,刷点石灰虫蚁就死了。等我回去把石灰买回来再来。”

    “那我先把砌炕的钱和买石灰的钱给你,一共多少钱。”

    赖三算了一下,对李秀说,“炕八百文,石灰是两百文一石,先买四石回来,应该够用了。”

    李秀进屋取了钱出来递给刘春花,“麻烦你了春花。”

    刘春花接过钱,对李秀说,“嫂子,以前是我糊涂,我以后不会了。”

    李秀笑了笑说,“无碍的,咱们现在不是挺好的。”

    刘春花不好意思的笑了。

    赖三对李秀说,“嫂子,你还要买点盐回来加石灰水。”

    李秀点头道:“盐家里有的。”

    赖三挑着竹筐:“那我们就走了,改日再来。”

    李秀送走赖三两口子,干脆拿着锄头挖沤粪池去了。

    李秀在菜地和麦地旁边,选了两个地势高点的位置,一边挖了一个深坑准备沤肥。

    拿着镰刀出去割了些草回来,砍断后倒进沤肥坑里,再挖些土倒些里面,把草木灰和粪水也倒了些进去,盖了些草在粪坑上面,在周围插了些竹片,防止有人不慎掉下粪坑。

    第二天卖完豆腐,赖三拉着一板车石灰和刘春花一起来了。

    赖三让刘春花打水倒进石灰堆里,李秀把屋子里的东西搬到院子里,开始打扫屋子。

    只见屋子里有好几个蚂蚁洞,赖三用细竹管把石灰粉,倒进洞里,不一会一群蚂蚁就浑身沾满了石灰从洞里爬了出来。

    李秀屋子里的虫蚁打扫干净后,赖三舀了些盐和加水好石灰粉,搅拌均匀后,用羊毛刷子粘上灰浆均匀的粉刷在墙上。

    刷好后,刘春花看着雪白的墙面对赖三说:“三哥,你看刷了一层石灰,屋子里都变亮堂了。”

    赖三听了笑道:“那当然喽,银子才是个好东西,用到哪就光堂到哪儿。”

    四石石灰粉刷完屋子,还有多余的,赖三找东西装好,递给李秀放好。

    赖三又帮忙用剩下的灰浆把灶台粉刷了一遍

    粉刷后的灶台不再是灰扑扑的,看起来清爽了很多。

    李秀付了工钱,送了一竹篮豆芽和一包红糖给刘春花,刘春花高兴的拿着东西谢了又谢。

    李秀挨着把每间屋子走了一遍,粉刷过的屋子看起来干净亮堂多了。

    李秀把窗纱拿出来,用竹片压着,钉在窗子木条上。

    剪了两块布出来,做了两个窗帘。

    把窗帘穿在细斑竹上,用布条绑在铁钉上挂起来。

    李秀看着挂好的窗帘和粉刷后的屋子,想着等床和柜子拉回来,摆好后屋子里就像样了。

    过了几天周成栋和林兰一起把床和浴桶,还有虎子的书桌送过来了。

    李秀一看书桌、床和床头柜都用土漆漆成了枣红色,看起来古朴大方。

    浴桶没有上漆,只刷了桐油保留了原木颜色。

    李秀摸着浴桶光滑的桶壁,赞道:“这些东西做的真好。”

    林兰阴阳怪气的说:“哟!秀娘,你这大变样了啊!这房子粉刷后,看起来不一样了哦,看样子你卖豆腐能赚不少钱,你挣了不少了吧?”

    李秀垂着眼皮说:“嫂子我哪有这本事,都是没办法,日子过不下去了逼出来的。还是你福气好,你看虎子他二伯那么好的手艺,你等着享福就行了。”

    林兰听后得意的笑了笑:“那倒是。”

    周成栋把床装好后,对李秀说:“弟妹,柜子和桌椅还要些时日才能做好,到时候再给你送过来。”

    “好,那我到时把钱结一起清。”

    李秀把周成栋夫妻俩送走后,回去把竹床搬了出来,放到厢房里。

    拿了钱去张阿婆家买了两捆稻草回来,摊开晒起来。

    看天色觉得虎子要放学了,去了学堂外面接虎子回家。

    虎子觉得奇怪,问李秀,“娘,你这几天咋都要接送我了,你这么忙,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娘只是有点不放心,这些日子你放学都要等娘来接你,不要单独出去,记住了吗?”

    “记住了。”

    母子俩回到家,虎子去赶鸡回家了。

    李秀把稻草编成草垫子,铺在床上,再把褥子铺在上面。

    看了一下床架子上,李秀打算去镇上买些粗布回来,罩在上面。

    夏季快要来了,家里蚊帐也没有,还要买些纱布做蚊帐。

    虎子赶着鸡仔回来了,李秀指着厢房说:“去屋里看看娘给你做了新书桌。”

    虎子跑进屋看见摆在窗门前的桌椅,欢喜的摸了摸光滑的桌面,把抽屉抽开看看,又把下面的柜子打开摸摸,这才坐上椅子,挺直脊背看着窗外。

    李秀站在门口看着虎子喜悦的样子,觉得虎子是自己来这世间,收到的最好的宝贝。

    虎子转头看见李秀,从椅子上溜下来跑到李秀面前:“娘,书桌我好喜欢,谢谢娘。”

    李秀低头看着虎子,微笑着摸摸虎子的头:“

    娘也喜欢。”

    “娘,那是做啥用的。”虎子指着火炕说。

    李秀牵着虎子进了屋:“这是火坑,等天气冷了,把火炕烧热夜里睡觉就不怕冷了。”

    “火从哪里来?”虎子摸着炕,没有找到可以烧火的地方。

    李秀拿开砖头,指着炕洞里和他解说了一遍。

    虎子看着李秀,“娘,这下好了,以后你就不用怕冷了。”

    过了几日,周成栋和林兰一起把碗柜和餐桌椅还有衣柜送过来了。

    周成栋对李秀说:“弟妹,衣柜和碗柜里我用了些香樟木,有香樟木的柜子不会长虫子。”

    李秀感激的道谢:“谢谢他二伯,谢谢嫂子。”

    林兰和李秀把碗柜抬进灶房里,碗柜摆好后,刚好隔了一个放小竹桌和凳子的地方。

    李秀把竹桌和凳子端过去放好。林兰叹了口气:“唉!秀娘,还是你好自己立了门户,自己做主。”

    李秀笑了笑:“嫂子,你就不要取笑我这苦命人了。”

    新的餐桌椅就摆放在堂屋里。

    林兰走进房里,周成栋还在安装衣柜。

    林兰一见安装好的衣柜就喜欢上了。

    深红色的三开门的衣柜,门上雕刻了一圈缠枝花纹。

    林兰打开柜门,看见柜子做了几个隔层。

    打开另外一个柜子,这一个只做了两个隔层,中间做了两个抽屉。

    再打开一个,这个柜子只有两层,上面隔层矮,下面隔层高,还横着放了一根打磨的很光滑的木棍。

    抬头看见衣柜最上面层还有一排矮柜。

    林兰想这样的柜子才像柜子,自己以前那些一个重一个,一点都不方便。

    再看看那张架子床,林兰觉得还是自己的雕花大床好看。

    林兰对周成栋说:“二哥,以后我们也做一套这样的衣柜。”

    周成栋收拾着工具,头也不抬的说:“你那些嫁妆柜子咋办?当初做的可是最新的样子。“

    林兰不满意的看了一眼周成栋,一跺脚就去了院门外。

    周成栋收拾好出来,对灶房里的李秀说:”弟妹,都摆放好了,我和你嫂子就回了。“

    李秀听后,从灶房里出来:”二哥这些一共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周成栋沉吟了一下,“香樟木贵点,一共四两银子。”

    李秀从屋里取了银子出来,递给周成栋:“谢谢你和嫂子了。”

    周成栋接过钱:“收了钱的,你也太客气了。”

    周成栋把工具放在板车上,拉了林兰一下,林兰沉着脸,跟在后面走了。

    李秀在后面看着摇了摇头,进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