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李秀背着背篼,大步朝学堂赶。

    赶到学堂,看见虎子坐在门口,李秀的心落了下来。

    虎子一见李秀就笑了,跑到李秀面前道:“娘,你去镇上了啊?“

    “是啊!,娘去买了点东西,还给你买了纸和墨还有饴糖。”

    虎子拉着李秀的手说:“娘,我长大了,以后不用给我买糖了。”

    “偶尔吃一次没事的。”

    虎子牵着李秀的手,一路上和遇见的村人打着招呼。

    陈阿婆,你腿好点没有啊?

    一会又,刘阿公你家的牛下小牛犊了啊?

    不管男女老少都能有话说。

    这交际能力,连李秀都觉得佩服。

    母子俩回到家,李秀放下背篼就开始做饭。

    虎子去荒地把小鸡赶回家,就开始写作业,一点也不用李秀担心。

    王大狗杵着木棒,步履蹒跚的到了周家,“砰砰砰”地几下就敲开了门。

    刘氏开门后,看到一个男子闯进了家中,吓得大叫:“这是谁啊!你闯进我家干啥?”

    王大狗理都没有理她,在院子里大声喊道:“陈大丫,你这个贱人,给老子快点出来。”

    隔壁的聂氏一听见喊声,就拿了把把竹剃搭在围墙上,踩着竹梯爬上墙头,靠在那里瞄着周家。

    陈大丫和周富还有三个孩子,还有周全一家四口从各自屋里走了出来。

    陈大丫看见王大狗狼狈的样子,就知道遭了。

    咧开嘴硬扯了个笑脸出来:“是大狗兄弟啊!快进屋坐会。”

    王大狗指着陈氏,恶狠狠的说:“陈大丫,快拿银子来。要不是你叫老子去堵李秀娘,老子也不会遭这罪。你看老子这浑身的伤,你要赔老子。”

    周家人听后,都转过头满脸疑问的看着陈大丫。

    周富捏着拳头,咬牙道:“你让他去找李秀娘麻烦了?”

    陈大丫退了两步,缩着脖子点了点头。

    周富小声说“等会再收拾你。”说完,瞪了她一眼,转身走过去拉着王大狗说:“大狗兄弟,还是进屋坐着说。”

    王大狗一把甩开周富:“谁跟你进屋,你老婆这么歹毒,我才不敢进去。快点拿五两银子来,老子要去看大夫,还要买点东西补补,血流了这么多。”

    陈大丫一听王大狗开口就要五两银子,胆气上涌,破口大骂:“你就是个下三滥,还想要五两银子,你咋不上天呢?”

    王大狗听了大怒,顾不得疼痛,找了根木棒就朝陈大丫打过去,陈大丫吓得躲到周全身后。

    周能看到王大狗冲过去打他娘,朝着王大狗冲过去,想把王大狗撞开。

    王大狗闪身躲开,一棍子把周能打翻在地。

    用木棒指着陈大丫道:“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娼妇,毒妇,

    你自己到村里找我,说李秀娘卖豆腐赚了不少钱,还说她胆小怕事,

    叫我去堵她,毁了她清白,她就只能改嫁与我。还说事成后,李秀娘以后赚的钱要分你两成。”

    陈氏缩在那里,不敢回声。

    院子里众人听得目瞪口呆,周富的闺女周凤喊道:“你胡说,我娘才不会呢!”

    马桂香撇了撇嘴:“你以为你娘是好人啊!”

    周全看着周富道:“大哥,再怎么说,秀娘也是诚子的媳妇,我们的弟妹,大嫂这样做是不是太缺德了。”

    王大狗吼道,“快点拿钱来,要不老子就住你家不走了,去弄点饭菜来,老子还没有吃饭呢!”

    刘氏站在门口,像傻了一样,木呆呆的。

    王大狗见周家人都不动,杵着木棒,自顾自的往灶房走去。

    聂氏在墙头看到周家人,竟然就眼睁睁地看着王大狗进了厨房,撇着嘴,眉开眼笑地从梯子上爬下来,打开门去了屋外。

    这时屋外也围了不少人,还有好事的爬到了院墙上面。

    聂氏出去对那些人说:“你们听听,人家秀娘都搬出去自立门户了,还不放过人家,如此歹毒之人在我们村里,把村里的名声都带坏了。”

    有人笑道:”聂大娘,你这下舒心了。有人帮你报仇了。“

    聂氏撇撇嘴:“我有啥仇好报的,不就两只母鸡吗?就当喂了狗了。”

    “聂大娘,那人真的这么横啊?”

    聂氏一瞪眼:””你们不相信,可以去我家爬梯子上看啊!那王大狗在周家厨房里找吃的呢!”

    真的有人跟着去了聂氏家,有的还从梯子上爬上了墙头。

    王大狗进了灶房,把灶房里的剩饭剩菜吃了,把碗扔到院子里,啪、啪、啪的转眼就碎了几个。

    又去拿了把菜刀吼道:”陈大丫,你今天不给银子,你也别想过平安日子,把老子惹急了,老子把你房子烧了。“

    说完就拿着刀开始打砸灶房里的锅碗瓢盆。

    周富吓得连忙讨饶:”大狗兄弟,你不要砸了,我这就给你钱,你快看大夫去。“

    说完就进屋去了,不一会就拿着银子出来,递给了王大狗。

    聂氏看得开怀大笑:“你们看,恶人还要恶人磨,铁公鸡都舍得拔毛了。”

    王大狗拿到钱,骂骂咧咧的打开门走了。

    刘氏回过神来,连忙把门关上。

    屋里响起了周富的打骂声,还有陈大丫的哭嚎声,周全质问周富的声,马桂香闹着要分家的叫喊声,周家乱成了一锅粥。

    外面围着的村民看着王大狗志得意满的走了,知道他拿到钱了。

    这下村里人议论开了。

    “看来是真的啊!这人心咋就这么毒啊!”

    一老人叹道,“这是想逼死周家老三这房啊!”

    “我就说嘛!那陈氏是吊三角眼,一脸横肉,这个相由心生,……。”

    “小鼠兄弟你就不要相了,你连半调子都算不上,还拽上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