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李秀母子还不知道周家发生的事,母子俩吃过饭,虎子在院子里背书。

    李秀在喂猪,打扫猪圈、提水把圈里冲洗干净后,又抱了些干草铺在猪圈角落里,给小猪做窝。

    李秀提着猪食桶从猪圈出来,去河沟边清洗。

    住李秀家下面的张阿婆看见李秀,走了过去,“秀娘,你在家没去村里啊?”

    李秀抬头笑道:“阿婆,我家事多,没空去。”

    张阿婆走到李秀身边,小声说:“秀娘,听说周家让人讹钱了,那人还说陈氏找到他,让他对你下手,你可要小心点。”

    “这样啊!我会小心的。谢谢张阿婆,去我家坐会吧!”

    “天晚了,我回去了。”说完就慢慢的走了。

    李秀进屋看见虎子已经把书背好了,正在赶小鸡进鸡圈。

    李秀轻快的问虎子:“儿子,你书背好了?”

    虎子关好鸡圈门,转头说:“背好了。娘,刚才张阿婆找你肯定有事,我看她说话的样子,神神秘秘的。”

    李秀看着他:“嘿!真是个小机灵,连这你都看出来了。”李秀停了一下道:“张阿婆说了些你大伯家的事,和咱们没关系,不用理会它。娘给你倒水,你先把澡洗了。”

    李秀前几天用空闲时间,锯了些木板钉在茅厕旁边,隔了一小间出来,把浴桶放到那里方便洗澡排放洗澡水。

    母子俩洗漱后,李秀把背篼里的东西拿进屋放好。

    李秀出来去了灶房,开始制草木灰碱。

    李秀把这几天存起来的草木灰,从竹筐里倒出来。

    用米筛把碎削筛出来倒掉,把干净的草木灰倒进陶罐里,按比例加水,搅拌均匀。

    虎子好奇的看着李秀把泥炉子点燃,煮那些草木灰水,“娘,这些灰加水里煮来有用吗?”

    “有,等娘做好你就知道了。虎子,你在家里看到的这些,不管任何人都不能告诉,知道吗?”

    “娘,我知道,这是我和娘的秘密,只能我和娘知道。”

    “嗯,聪明的乖儿子。”李秀在虎子脸上亲了一口。

    虎子一脸幸福的站在李秀身边。

    李秀用木棍不停搅拌罐子里的草木灰水,觉得差不多了,用水把炉子里的柴火浇灭。

    把罐子端下来,放在角落里,放一晚后,就可以制肥皂了。

    李秀把那两斤皂角用石臼捣碎,泡盆子里。

    舀了些黄豆泡好,关好门,带着虎子睡觉去了。

    母子俩躺在床上,虎子缠着李秀讲故事,故事还没讲完虎子就睡着了。

    李秀把手枕在头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决定从明天开始,早点起来进行体能训练,把以前扔下的重新捡起来。

    李秀起床去剪了几块布,做成绑腿沙袋,把沙子装进袋子里,系在腿上试了一下,把袋子拆下来放好,才回屋睡了。

    天刚蒙蒙亮,李秀就轻轻的下床,把头发挽好。

    绑上沙袋,到院子里活动几下,打开院门转身把门锁好,迈开腿朝山坡上跑去。

    用跑步爬坡锻炼自己的体能和耐力。

    刚跑没多远,李秀就听到自己的“呼呼”的喘气声,李秀慢慢的调整自己呼吸节奏,过了一会就找回当初在部队训练时的感觉。

    跑上坡后,李秀林子里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打了会拳,觉得身体有点累了后才停下来。

    站在那里,弯腰用手抖动双腿,把肌肉放松后才下坡回家,开始磨豆子做豆腐。

    豆腐压好后,洗锅做饭,把饭做好温在锅里。

    用豆渣和好猪食把小猪喂饱,才去洗手叫醒虎子。

    虎子揉着眼,翻身爬起来,对李秀说:“娘,您以后早点叫我,不要太晚了。”

    李秀亲了虎子睡得红扑扑的小脸蛋一下:“不晚的,小孩子起早了,会长不高的。”

    虎子嘟着嘴:“可我想帮您烧火。”

    李秀捏了他鼻子一下:“哎呀!乖儿子,柴火那么粗,娘把它塞进灶膛里,让他慢慢燃就行了!快点吃饭了。”

    李秀转身出去摆饭去了。

    虎子穿好衣裤,下床穿好鞋,跑了一趟茅厕才去洗漱吃饭。

    母子俩吃过饭,虎子把小鸡提出去放荒地里,还撒了些豆渣和糠在地上,关好篱笆门。

    回屋拿起书包,等李秀把豆腐搬到竹筐上,母子俩一起关门出去卖豆腐,上学去了。

    李秀挑着豆腐和虎子一起走到村口,遇到的人都满脸同情的看着李秀母子。

    虎子奇怪的问:“娘,他们怎么了。”

    “不知道,不用理会这些,快点要迟到了。”

    母子俩加快步子朝学堂走,李秀把虎子送到学堂,看着他进去。

    挑着豆腐,刚走到村长家门口,许氏从院子里出来叫住了李秀,满脸气愤的问:”秀娘,你听到消息没有?“

    李秀点头道:“婶子,我听说了,您不用担心,我不怕的。”

    “对,不要怕,族长今早让人把周富叫来训斥过了,说他要是再纵容陈氏败坏族里的名声,就把他们逐出族去。”

    “以后虎子他大伯应该会管住陈氏的。”

    “对了,周全他们也闹着要分家,可能就在这几天了。”

    “管他们呢!随便他们怎么分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了,婶,谢谢您。”

    “有啥好谢的,你也真是的,去吧!早点卖完回家歇会。”

    “好,那我走了。”

    李秀路过周家时,周凤刚好走到院门口,打开门一见李秀就追了上去:“喂!你站住。”

    李秀理都不理地继续往前走。

    周凤追上去,拉住李秀的豆腐框,瞪着眼道:“李秀娘,我在叫你,你没听到啊!”

    李秀放下豆腐框,挑眉道:“我要是你,就躲屋里不出来了。”

    “我为啥要躲着不出来,依我说就是你让那人来我家的,你想害我娘。”周凤指着李秀,跺着脚喊道。

    李秀拿下周凤指着自己的手指,笑了笑,满脸嘲弄的说:“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

    周凤楞了一下,“怎么死的?”

    李秀挑起豆腐框,“蠢死的,你还是好好回家呆着去吧!。”

    周凤楞楞地站在那里,直到李秀走远了,都没弄明白怎么就扯到猪身上去了。

    李秀挑着豆腐一路走过去,本来不买的也叫住李秀买了两块,顺便再安慰安慰李秀,再旁敲侧击的打听李秀接下来怎么对付陈大丫。

    半个村子没走完,李秀的豆腐就卖完了。

    李秀这一路上算是领教了,古人八卦的精神一点也不输给现代狗仔队。

    李秀回去时,顺便在村口买了些鸡蛋、萝卜、小菜。

    到家后把豆腐布和豆腐框洗干净晾着,去荒地看了一下地里的小鸡,回到院里开始做肥皂。

    罐子里本来灰扑扑的草木灰碱,已经变成了淡黄色,碱水制成了。

    李秀倒了一些出来,装在另外一个罐子里。

    把罐子放在泥炉子上,把柴点燃塞进泥炉子里,碱水热了后,舀了适量的猪油加到碱水里。

    等猪油融化后搅拌均匀,煮一会让水分蒸发出来,往罐子里加盐搅拌均匀。

    稍微凉一下后,端到厢房里倒进模子里,半罐皂液刚好把那些模子倒满,等冷却后凝固了肥皂就做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