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肥皂做好后,李秀热了饭菜吃过。

    关上门去柴房拿上砍刀和竹篮,背着背篼往山上走去。

    到了山坡上,看见到处都是捡菌子的半大孩子。

    李秀绕过去,快速往另一个较远的山坡走去。

    一路上,李秀只捡自己认识的菌菇,还弄了两根小臂粗的野山药。

    到了一处茂密的树林,不远处一只像鹿一样的动物在吃嫩树叶。

    李秀悄悄的走近,发现是一只獐子,李秀快速扔出砍刀,獐子感觉到危险连忙逃跑,砍刀飞过去砍在獐子后腿大腿上。

    獐子踉跄着拖着腿拼命往前逃,李秀跟在后面追,这时砍刀从獐子腿上掉下来,掉在地上,獐子支持不住扑倒在地。

    李秀追上去捡起砍刀,在獐子的头上补了一刀,杀死了獐子。

    李秀一把扛起獐子,快速往山坡上跑,回到放背篼的地方。

    把獐子放在背篼上,用绳子绑住,背着往回走。

    路过一片灌木林时,李秀发现林子里长着许多黄精,李秀看了一下四周记住了地方,背着背篼回了家。

    李秀回到家把绳子解开,把獐子提下来,李秀这时发现是一只雄性獐子,李秀高兴的把獐子脐部的麝香连皮割下,捡净皮毛等杂质,挂在廊下。

    把麝香取出来挂好后,李秀把獐子挂在墙上用匕首把獐子皮一点一点剥出来,刮干净皮子上的油脂,用竹片撑开挂在墙上晾晒。

    李秀砍下两腿肉,放进背篼里,在上面盖了些菜叶背着去了村里。

    李秀敲开族长家门,小许氏出来开开门看见李秀,“秀娘啊!进来坐会,你找爷爷的吧?”

    李秀拿出獐子肉,“嫂子,虎子快放学了,我就不进去了。我在林子里打了头獐子,拿来给你们尝尝。”

    小许氏欢喜的接过獐子肉:“谢谢你秀娘,你有心了,我拿去给爷爷看。”

    李秀从族长家出来,去了村长家,把肉给了来开门的周成栋,忙着接虎子去了。

    李秀接上虎子,对虎子说,“娘今天打到一只獐子,回去娘炖给你吃。”

    虎子听后,睁大眼睛,“真的吗?娘,獐子张什么样子的。”

    李秀拍了头一下,懊恼的说,“唉!娘把皮都剥了,都忘了留着等你回来看看再剥了,对不住啊!儿子。”

    “那娘以后要记得留着给我看看哦!”

    “嗯,娘记住了。”

    母子俩回到家,李秀把獐子肉割了一腿下来剁成小块炖山药,还炒了一碟。

    李秀把獐子肉炖好后,舀了一盆放竹篮里,对虎子说,“娘和你一起把这盆獐子肉给你阿奶送去。”

    虎子仰着头,“娘,我们为啥要送去大伯家,阿奶不是归大伯他们养的吗?”

    李秀摸摸虎子的头说:“虽说你大伯他们对咱们不好,你阿奶总是对咱们还是好的,那些事她也没有办法的。

    再说她是你爹的娘,如今你爹不在了,你应该替你爹孝敬你阿奶,有好吃的东西送点去,过年过节买件新衣,有病有痛也应该去看看。

    等到了,娘就不进去了,就在院门外等你。”

    虎子听后,想了一会道:“我知道了。”

    母子俩提着竹篮到了周家门口,虎子大声喊道,“阿奶,开开门,我是虎子,娘让我给您送肉来了。”

    刘氏听见虎子叫声,出来打开门,看见虎子高兴的说,“乖孙,你来看阿奶啦!”

    “是的,阿奶,我娘炖了獐子肉,让我送来给你尝尝,你等会多吃点,不要都给冬宝哥吃了。阿奶,陶盆我要带回去的。”

    刘氏接过竹篮,“乖宝,阿奶知道了,这么重,你一个人提过了的。”

    虎子看了看门外,刘氏就不问了,牵着虎子进了院子。

    虎子站在灶房门口,冬宝从屋里出来,看见虎子进来,过去推他一下道,“滚出去,这是我家,谁让你来的。”

    虎子也推了他一下,“我来看我阿奶,这也是我阿奶家,你凭啥让我滚,我偏要来。”

    刘氏从灶房里出来,“冬宝不能骂弟弟。”

    冬宝仰着头,“哼!他才不是我弟弟,他是贱人生的贱种。”

    虎子听了,“嗷”的一声扑了上去,一头把冬宝撞翻在地,虎子骑到冬宝身上,拳头打在他身上,嘴里不停的喊:“我让你骂我娘,看我打不死你。”

    冬宝被压在地上,哭喊着挥舞着双手想抓虎子,刘氏连忙把虎子从冬宝身上拉了起来。

    陈大丫从屋里跑出来,看见虎子站在院子里,狠狠的盯着冬宝,“你以后再敢骂我娘,我打不死你。”

    冬宝跑去抱着陈氏哭着说,“娘,虎子他打我。”

    陈大丫听后嚎叫道:“我不活了,屁大点的崽子都欺上门来了。”

    刘氏拉着虎子往外走,李秀站在院子对面外,听见陈氏的叫声,刚想进去看看,就看到刘氏把虎子送出来了,李秀上前接过竹篮,叫了声:“婆婆。”

    刘氏说:“回吧!回去带着虎子好好过。”

    虎子低着头,叫了声,“娘。”眼泪就流了下来。

    李秀摸了摸虎子的头,对刘氏说,“知道了,婆婆我们走了。”

    虎子垂着头拉着李秀的手,李秀蹲下去说,“

    来,娘背你回去。”

    虎子扑在李秀背上,抱着李秀脖子,李秀背着虎子,母子俩往回走。

    到了家,李秀打开门,牵着虎子进了院子,李秀蹲下去安慰虎子:“不要伤心了,不是你的错,错的是他们。”

    虎子流泪道:“冬宝骂人,我打了他。”

    李秀把虎子眼泪擦掉说:“娘知道,娘不怪你,是冬宝不乖。”

    虎子抽噎着难过地说:“娘,冬宝和大娘为何老是骂我们,大娘为啥不喜欢我们。”

    “骂人是他们不对,再说我们为啥要让他们喜欢。”李秀笑着说,“儿子,咱们又不是银子,不会让所有人喜欢的,走进屋吃饭去,娘都饿死了。”

    虎子拉住李秀,“娘,不能说死啊死的。”

    “好,娘错了,咱们吃饭去吧!”

    母子俩吃过饭,洗漱后,李秀带着虎子去了厢房,看了一下,肥皂已经凝固了,李秀把摸子翻过来,把肥皂倒了出来捡到竹筐里放着。

    虎子拿了一块在手里:“娘,这就是用灰水做出来的吗?”

    李秀笑道:“这是肥皂,拿来洗衣服,洗手洗澡用的。”

    虎子看着手里的肥皂,好奇的问:“那些灰水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啊?”

    “那些灰水不会变成这样子,娘加了些猪油进去就变成这样子了。”

    “为啥加了猪油就会变成这样子啊?”虎子化身为问题宝宝,一个问题接着一个。

    李秀摸摸头:“大概是猪油晾冷后会凝固的原因吧!娘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子,娘没念过书,搞不懂,你多读点书,等长大自己去找答案吧!”

    “哦。”虎子闷闷的应下了。

    母子俩回到卧房,虎子爬上床开始背书给李秀听。

    李秀拿出那些本白粗布,开始缝制蚊帐和帐顶。

    李秀把帐顶缝好,蚊帐缝到一半,就熄灯睡了。

    翌日豆腐卖完后,李秀就拿着麝香往镇上走,到了镇上买了碗馄饨吃过后,往仁和堂走去。

    到了仁和堂林掌柜见到李秀,分外客气,因为上次的石斛送到总店,东家奖励了百两银子。

    李秀拿出麝香,林掌柜接过去赞道:“李娘子运气的确是好,这边很少有人猎到林麝,不想被你猎得,还是雄麝。我这次就给你个好价钱,三十五两你看如何。”

    李秀笑着说:“谢谢林掌柜。”

    林掌柜取出银子递给李秀,李秀接过放好,和林掌柜道别后,李秀出了仁和堂去了粮铺。

    伙计看见有人来了,殷勤的上前问道,“大姐要买些哪种粮食?”

    李秀看了一下,指着面粉问,“这面粉多少钱一斤。”

    “这是细面要十五文一斤。”

    “那谷子是多少钱一斤的。”

    伙计指着木桶里的谷子道:“这是新谷子要八文一斤,这是一年的陈谷要七文。”

    李秀指着八文的说:“我买五石,你算便宜点。”

    伙计说:“大姐你稍等一下,我去问问掌柜的。”

    李秀点头应下,伙计在门口叫了一声,掌柜的过来了,伙计对他说了一下,掌柜的过来说:“一斤最多少一文。”

    李秀说:“那要麻烦你帮我送家里一下,我家就在靠山村。”

    掌柜想了一下道:“好,还请你等一下,让伙计把车赶过来。”

    李秀说:“再帮我称五斤面粉。”

    掌柜的称好后,装进牛皮纸袋里,李秀接过装进竹篮里,把钱付了。

    掌柜叫人把谷子搬到门口,伙计赶着牛车到了,把谷子搬上牛车后,李秀跟着一起回了家。

    到家后,伙计把麻袋搬下来,看见李秀轻松的扛着麻袋进了院子,看得目瞪口呆。

    伙计帮着李秀把麻袋搬进院里,对李秀竖着大拇指说,“大姐,你这力气比一般的男子都大。”

    李秀笑了一下,谢过伙计后,把他送了出去。

    李秀把麻袋搬进里厢的架子上放好,烧水洗了个澡。

    去灶房从橱柜里拿出面粉舀了些在盆子里,碱水倒了些出来,稀释后倒进去和面粉一起揉成面团,放在锅里,盖上盖子,等着发酵。

    李秀去里厢把晒垫拿出来,摊在地上,拿出丝绵和布开始缝制被子。

    李秀剪了两块粗布铺开一块,把丝绵一层层揭起来铺在布上,再把另一块布盖在上面。隔两尺一行一行的缝,缝成一个个大方格,再把边绞好。

    李秀拿出一匹蓝色的细绵布,缝了两床被套。

    再用细麻布做了两床毯子和枕套,做好后把被套和毯子清洗了一遍,挂在竹竿上晒起来。

    去拿了把锄头扛着去了麦地,麦地里的麦苗因为肥用得足,长得青油油的。

    麦苗好野草稗子也长得好,李秀弯着腰把野草拔出来,扔到外面。

    刚才发错了章节,对不起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