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秀锄完草,把地里的排水沟疏通了一下,把疏通后挖出来的泥,提去倒进沤肥坑里。

    见旁边上面的慌坡上长满了艾草,又去割了两捆提着回家

    到家后把艾草绑成一小捆,一小捆的。

    把廊下的竹笋取下来装箩筐里,又把艾草挂上去。

    到菜地割了一把韭菜,掐了些葱叶回家,舀了盆水把手洗干净。

    把五花肉切片,拿了一芽姜拍碎,和肉一起剁成肉馅。

    把韭菜洗干净控水切细,加点盐和肉馅拌匀,盖上盖子,才去学堂接虎子。

    李秀到了学堂门口,看见虎子提着个竹篮出来。

    虎子一见李秀就高兴的说,“娘,你看先生给我的花,有蔷薇和玫瑰,还有菊花和一株大丽花,娘什么叫大丽花?”

    李秀看了一下,这不就是芋头花吗?可能这里就叫大丽花。

    李秀摇摇头,“娘,没有见过,可能是花开得又大又美丽,就叫大丽花。”

    “是哦。”虎子恍然大悟的说。

    李秀接过竹篮,牵着虎子往回走,刚到村口看见几个妇人在那说闲话。

    李秀看了一眼牵着虎子继续往回走。

    “秀娘,你等等我有话和你说。”

    李秀回头见是村里的李快嘴,李快嘴过去想拉李秀的手,李秀侧身躲开了。

    李快嘴撇了撇嘴,故作神秘的说:“秀娘,听说你昨天送肉菜给你婆婆吃,陈氏却把你家虎子打哭了。你还不知道,人家说你们都走了,陈氏还在家咒骂个不停,啧啧!骂的那叫难听。”

    李秀神色淡淡的说:“大娘你不要听人胡说,就冬宝和虎子两个孩子有点口角而已。小孩子嘛!哪有不吵不打的,都是今天打明天就好的,咱们当大人的难道去和孩子计较。大娘我要回家做饭了,回见啊!”

    “哎!你别走啊!”李快嘴看着李秀的背影,撇嘴道:“软骨头,怪不得被人欺负。”

    李秀懒得搭理她,拉着虎子回了家。

    到家后虎子不解的看着李秀,“娘,明明大伯娘骂了我们,你咋不说啊?”

    李秀蹲下来,对虎子说,“你想一下她说的话,想想昨晚发生的事,再想想快嘴娘的品行,就会知道她不怀好意了。”

    虎子听后回想了一下,说:“哦,她想我们去找大伯娘吵架,她们咋这么坏啊?”

    “虎子,我们做人做事要多想多看,多在心里问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对不对,免得被人当刀子使。”

    “娘,我记住了,我去把小鸡邀回来,写作业去。”

    “去吧!”李秀拍拍虎子说。

    李秀把花苗从竹篮里拿出来,把蔷薇和玫瑰种在猪圈旁边的墙角处,把菊花和大丽花种在栀子花的旁边。

    种好后,洗手去了灶房,揭开锅盖看见面已经发好了。

    李秀把面从盆子里挖出来,揉了一会,切成块,搓成条,切开擀成饺子皮。

    李秀开始包饺子,一个个元宝一样的饺子放在蒸格上面。

    李秀煮好水饺,调好蘸料,把小桌端到廊下摆好碗筷,喊道,“虎子,吃饭了。”

    虎子从厢房里跑出来,看见盘子里的水饺,“

    娘,这是啥好吃的。”

    “这是水饺,娘下午去镇上买的面粉做的。尝尝看,好不好吃。”

    虎子见李秀夹起水饺,在蘸料里蘸了一下,才吃。也学着样,蘸了一下,放进嘴里,“

    好吃,娘,你咋想到这样做的,真好吃。”

    “喜欢吃,以后再做,咱们种了两亩麦子呢!”

    “嗯。”虎子又夹了一个,吃得眼睛眯起来,眉毛都飞起来了。

    吃过饭,李秀想起泡的皂角,端出来一看,已经泡得软乎乎的。

    李秀端去换了两次水,李秀把皂角放进臼窝,捣碎后,倒进罐子里熬。

    熬煮了一会,拿了根竹片挑起来看到皂角水已经熬黏稠了,滤出汁液,倒进装有碱水的罐子里,舀了些猪油进去,开始煮。

    煮热后用木棒搅拌均匀,加了点盐在里面搅拌匀,倒进模子里。

    把几个模子都装满了还有剩,李秀把剩下皂液倒进皂角碎里,搅拌一下,拿了几个竹筒出来,倒进竹筒里,装了十来个竹筒才把剩下的皂液装完。

    母子俩洗漱后,回卧室躺在床上。

    李秀问虎子,“儿子,你先生咋想到给你花苗啊?”虎子翻身趴着,看着李秀得意的说,“今天先生抽大家背课文,只有我很流利的背出来了,还把释义也默写了。先生问我要什么奖励,我就要了花苗。娘,先生家的后院里种了好多花。”

    李秀奇道,“你为啥要花苗,不要别的东西啊?”

    “娘你喜欢花啊!”

    李秀看着虎子,眼睛湿润了,搂着虎子说:“

    宝贝,娘谢谢你。”

    虎子高兴的在李秀怀里,供了一下:“娘,我心里欢喜的很。”

    “嗯。”李秀搂着虎子,轻轻拍着虎子,轻轻哼着歌。

    李秀卖完豆腐,回到家还没到午时。

    李秀随便吃了点东西,拿了两根麻袋放背篼里,背着背篼,拿着锄头去了那片灌木林。

    到了灌木林,李秀一刻也没有耽搁,开始挖掘黄精。

    李秀挖出一株黄精,拿在手里看过后,觉得这些起码有五年以上的年份。

    李秀选出年份比较久的黄精,取下根茎部分。

    挖出来的那些年份较短的,李秀整株放在一边,准备拿回家种在院墙下面。

    黄精开的花也很美,花朵黄绿色的,花朵像一串串风铃似的悬挂在叶下。

    李秀回到家,把麻袋里的黄精倒在廊下。

    背篼里的黄精种在院墙下面和屋前屋后的墙脚下,还有篱笆墙下。

    翌日李秀停了豆腐生意,又接着去了三天把那一片黄精差不多都挖出来了,只留下很少的几株。

    挖回家的黄精堆满了廊下。

    李秀用了两天的功夫把黄精须根除掉,清洗干净,用水煮过之后晾晒起来。

    豆腐生意已经停了三天了,黄精已经全部制好,晒起来了。

    李秀开始泡豆子,准备明天开始做豆腐。

    翌日一早李秀就起床了,磨好豆子做豆腐。

    把饭做好后开始喂猪,放鸡,母子俩吃过饭,李秀挑着豆腐,送虎子到学堂门口,再去卖豆腐。

    卖完豆腐就在家精心晒制黄精,连着几天都是好天气,黄精已经全部晒干了,李秀估计有一千多斤。

    翌日李秀把豆腐卖完后,回家背着几十斤黄精去了镇上。

    李秀到了仁和堂,小伙计刚到门口站着。

    小伙计看见李秀背着背篼,站在门口,露出笑容道,“大姐,你赶集来啦!”

    “是啊!小兄弟你们林掌柜在吗?”

    “在的,你稍等啊!我去叫掌柜。”小伙计三两步迈进内堂。

    李秀放下背篼,看着药柜上面刻着的药名。

    林掌柜从里堂走了出来,笑咪咪的说:“李娘子又采到啥好药材了?”

    “林掌柜,不是啥好药材,就是些黄精,我带了些样品来给你看看。”

    “好,取来看看。”

    李秀从背篼里拿出几块黄精,林掌柜接过去看过后说:“东西是好东西,年份也够久,只是黄精价钱不高。”

    李秀道:“我有十几石,品质不会差于这些,林掌柜,你收吗?”

    林掌柜笑道:“收,担我最多也只能给你十五文一斤。”

    李秀喜道:“成,那请你让人去我家拉。”

    林掌柜指着小伙计说:“就让小刘和你一起去吧!”

    小伙计跟着李秀去了她家,这些黄精整整装了十几根麻袋,称过后,有一千六百多斤,李秀卖了二十四多银子。

    李秀送走小刘,刨出小罐子,算了一下,加上这次卖黄精,就药材就卖了一百一十两银子。

    李秀算了一下,豆腐已经卖了快一个月了,平均每天都有一百三十多文的收入,一个月也才三两多银子。

    果真是应了那句,人无外财不肥,马无夜草不壮。

    李秀除去这段时间用的家里还剩现银一百两,李秀打算等打了谷子,去多买点粮食回来放着。

    想好后,李秀把钱放回洞里,掩藏好,开始做蚊帐。

    到虎子回家,李秀把蚊帐和帐顶做好了。

    虎子到家放下书包,就去菜地里割牛皮菜去了。

    李秀把帐顶盖在床架顶上,四周垂下有七八寸长,看着刚合适。

    李秀打开蚊帐,把缝在蚊帐上的布带系在床架四周的横梁上。

    系好后,李秀下床看着挂在床上那顶淡湖蓝色的蚊帐,看起来让人觉得很清爽。

    李秀把另一张床的蚊帐和帐顶收好放进衣柜里,虎子提着一捆牛皮菜回来,对李秀说,“娘,菜地里的菜长虫子了,我捉了好多虫子喂鸡。”

    “知道了,明天去撒点灰在上面,你写作业去,娘去烧饭。”

    “李秀把牛皮菜拿到河沟边洗干净,回家切细倒进罐子里,和豆渣还有潲水一起煮。

    李秀往灶膛里添了两块柴,就去了灶房开始做饭。

    李秀拿出在村口买的排骨和黄精一起炖汤,把米蒸在上面,往灶膛里添好柴,去了屋后。

    检查了一下油菜地和麦田,看过没有虫害后,掐了一把长在地边上的油菜,又看了一下撒的芝麻,已经长出来了。

    李秀把瓜棚上的瓜藤清理了一下,免得太多反而接不好瓜。

    李秀掐了点葱叶和香菜,拿回家洗干净,揭开锅盖看饭已经蒸熟了。

    李秀把饭端起来,看排骨也熟了,舀出来,把锅洗干净,炒了油菜,叫上虎子吃饭。

    夜里响起雷声,不一会下起雨来。

    李秀一早起来,发现下雨了。

    想了一下,还是把豆子磨了,做成豆腐后端进里厢房,把豆腐捡出来放在竹排上,盖上稻草开始捂臭豆腐。

    吃过饭,穿着用油布做的雨衣背着虎子,踩着泥泞的泥巴路,把虎子送到学堂。

    看着虎子进了教室,李秀才转身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