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李秀教铁牛磨豆子,铁牛学的很快,一会就掌握了方法,李秀把磨好的豆浆提到厨房,开始煮豆浆。

    铁牛磨完豆子后,就去了灶房,李秀教他怎样点豆腐,把需要注意的地方都告诉了他。

    这次李秀做了八板豆腐,吃过饭后,李秀取了些铜板交给铁牛说:“你看着卖,三文一个,五文两个都行,路上小心点。”

    铁牛点头道:“我会小心的,姐,我走了。”

    铁牛挑着豆腐走了快一个时辰才到李家村,把豆腐挑回了李家。

    林氏正在院子里的菜地里,看见铁牛说,“铁牛,你咋不把豆腐挑村里去,回家卖给谁啊?”

    李铁进了院子,神情沮丧的说,“娘,我从来没有卖过东西,该怎样卖啊?”

    林氏嗔怪的看着铁牛,“那还不简单,你就边走边吆喝,卖豆腐,卖豆腐喽!不就行了吗!快去别在家里磨蹭了。”

    铁牛只得挑着豆腐出了院子往村子里走去,路上试着张嘴吆喝两声,可就是喊不出来。

    铁牛刚在怪自己没用,就碰见村里的王大栓,见铁牛挑着挑子就问,“铁牛,你一大早挑着担啥东西,白花花的。”

    “大栓叔,我挑豆腐卖呢?”

    “你家哪来的豆腐,你唬我啦?”

    “我姐做的,在靠山村卖呢!那边人都喜欢。”

    王大栓摸了五文钱出来递给铁牛,“嗯,我知道,我有亲戚在那,是五文两块吧!给我来两块。”

    铁牛连忙放下挑子,接过钱,捡了两块豆腐放菜叶里,“是五文两块,叔,你拿好。”

    铁牛开张卖了五文钱后,觉得吆喝也不难了,就放开了嗓门,“卖豆腐,卖豆腐呢!”

    这下有人听见就拿着碗出来了,一听两块五文,觉得比镇上还少了一文,都拿钱买了。

    不到一个时辰,就把豆腐卖完了。

    还有村民没有买到,问过后知道明天还会来,就拿着碗走了。

    铁牛挑着豆腐框回了家,一进院子就兴高彩烈的对坐在廊下挫麻绳的林氏说,“娘,豆腐卖完了。”

    林氏抬头道,“这么好卖啊?你才出去没多久呢!”

    “嗯,一会就卖完了。”

    林氏笑着说,“去和你爹说一声,让他高兴高兴。”

    铁牛进屋,看见李老爹坐在床头,过去坐在他身边道,“爹您放心吧!姐现在住他二叔公家,过得应该挺好的。

    家里吃的米饭还有肉。爹,你不知道姐做的豆腐可好卖了,我挑到村里一个时辰不到就卖完了。”

    李老爹听后也高兴地说,“那就好,你要勤快点,你姐如今一个人带个孩子,不容易啊!”

    “知道了。爹,姐家里养了两头猪,还有十几只鸡。姐家里还买了一个大浴桶,在里面洗澡可舒服了。还有那个茅厕用过后舀点水冲一下,就一点都不臭。姐还种了麦子,油菜,院子里还种了花,……。“

    李铁把在李秀家看到的都和李老爹说了一遍。

    李老爹听后欣慰的说,“你好好跟着你姐,多学学,回你姐那去吧!”

    李铁应下后出门和林氏说了一下,挑着豆腐框回靠山村去了。

    李石锄完地里的草回来,听说李铁已经走了,垂头丧气的拿了竹篾开始编竹筐。

    李秀有两天没卖豆腐了,挑着豆腐走到村口黄角树就卖了一板。

    挑到村子里后,不到一个时辰就卖完了。

    李秀回去时,在村口树下的小集市买了二十个鸡蛋。

    这时卖肉的推着肉来了,又买了两只猪脚,一块肉,还有些大骨,挑着回了家。

    李秀回家歇了一会,去了地里。

    到沤肥坑里看了看,用锄头把里面翻了一下。

    割了些草扔在里面,又去担了些土和猪粪倒进去,再盖上草。

    拿着锄头去菜地里把疯长的野草锄干净,直到太阳晒得人火辣辣的疼,才扛着锄头回了家。

    午时快到时,铁牛挑着豆腐框回来了,乐呵呵的拿出钱袋递给李秀,“姐,豆腐卖完了。”

    李秀接过钱袋,拿了一块肥皂给他,“铁牛,你先把包豆腐的布和豆腐框拿沟边洗干净,回来把布晒院子里。”

    李秀进屋把钱倒在堂屋的桌上,数了一下李铁卖豆腐拿回来的钱,除了零钱有一百六六文。

    李秀把铁牛卖出来的钱记好,两人吃过饭,李秀问铁牛,“铁牛,李家村那边种豆子的多吗?”

    “多,山脚下和山地里,好多人家都种的豆子。”

    “那我们吃过饭回去看看。”

    李秀把猪脚和肉装竹篮里,捡了几块黄精拿了一包红糖装里面。

    铁牛拿着几根麻袋装箩筐里挑着去了李家村。

    姐弟俩到了李家,李秀把竹篮递给林氏,林氏红着眼接过竹篮,去了灶房。

    李石高兴的说,“姐,下次换我去卖豆腐行不?”

    李秀说,“你要卖豆腐还不简单,多做点出来就行了。”

    李石听后高兴的跑去告诉林氏去了。

    李秀进屋看了一下李老爹的腿,看见红肿消了很多。

    李老爹神情舒展对李秀说,“秀,你不用担心,我觉得好了很多,腿没以前胀痛了。”

    面对李老爹,李秀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只能干巴巴的说,“那你好好休息,我去买点豆子。”

    铁牛把收豆子的事对林氏一说,林氏道,“那还不简单,我去村里问问就知道了。”

    林氏去村里逛了一圈,就有村民跟在后面提着豆子来了。

    李秀还是按七文两斤的价钱收的,两斤豆子比镇上粮铺便宜一文钱,村民却觉得划算,他们自己拿去卖给粮铺才五文两斤。

    一下午就收了有五六石豆子。

    李秀和铁牛一起背了两石多回靠山村,剩下的铁牛卖完豆腐再带回李秀家。

    过了两天李秀的臭豆腐捂好了,李秀抽空去镇上买了几斤高粱酒回来,顺便买了五十斤石膏,又去李三娘那里拿了一袋鹅绒回家。

    李秀磨了些香料,把臭豆腐切成小方块,放酒碗里滚了一圈,拈出来沾上盐和香料放进罐子里,用沙袋盖在上面。

    铁牛和石头兄弟俩已经在李秀那里干了大半个月了,石头机灵的把豆腐挑到镇上去卖,镇上的香满楼和李秀订下了每天两板豆腐。

    李秀如今一天要磨三十多斤豆子,一盘磨磨豆子太耽搁时间了,李秀去石匠家又买了一盘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