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虎子从两个舅舅来了后,也活泼了许多。

    不过还是像个小大人似的,还把两个舅舅也拉着一起认字学习。也愿意夜里和石头一起睡一张床。

    石头喜欢抓鱼,到李秀家后,编了鱼笼放在河沟里,网了许多鱼虾回家。

    李秀把吃不完的虾晒成干虾放起来,鱼就让虎子给族长还有村长家送去。

    兄弟俩每次卖完豆子回来,就去帮着砍柴,割草,还顺便捡些菌子回来晒干。

    砍回来的柴把家里的柴房都堆满后,兄弟俩就去竹林里砍竹子回家编东西,李秀家的竹椅,筲箕,竹扁还有凉席,兄弟俩编了一堆

    李秀让他们在厢房搭了好些竹架,还做了些衣架和几个鞋架,还有放在院子里晾晒用的竹架。

    李秀在端午前的割了许多艾草回家,还让铁牛带信回家让林氏割了不少晒干放着。

    营养和药物跟上后,李老爹的腿也慢慢的好了起来。

    李秀很满意目前这平淡温馨的日子。

    可在内心深处隐隐约约的有些不安,李秀总觉得周诚没死,李秀有点担心,想独自置办些产业,不想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不愿去赌一个男人的心。

    李秀和李家人接触了一些日子,觉得李家父子三人性格忠厚,勤恳。

    林氏和其他大多乡下妇人比来,算得上是通情达理,良善之人。

    只是性格有些暴躁,可能也是因为太穷了,被生活逼迫所致。

    李秀打算再看一段时间,就拿钱给李老爹,让他把房子修修。

    李秀打算等新豆收获后就开始酿制酱油,新豆酿制的酱油味道更纯更香。

    想好后,李秀让兄弟俩多编些竹扁放着以后用。

    转眼就快到端午节了,虎子学堂里也放了五日假。

    端午节前几天,豆腐特别好卖,镇上的香满楼增加了一倍的量,姐弟几人忙得连饭都来不及吃。

    到了端午这天,李秀把祭拜用的酒菜准备好,和虎子一起送去了祠堂,虎子捧着酒菜进去祭拜了祖宗和二叔公夫妻。

    族长在祠堂里见到李秀精心准备的酒菜,对李秀周到的准备很满意。

    祭拜完后,族长送虎子从祠堂里出来时,李秀发现族长看虎子的眼神像看着一个金娃娃一样。

    李秀心里有点不安,虎子把祭祀过的酒菜端出来后,母子俩一到家李秀问虎子,“虎子你在祠堂里太叔公都和你说了些啥?”

    虎子想了一下,“太叔公说,先生告诉他说,我学习很刻苦认真,这次月考我得了优。让我不要自满骄傲,要好好念书。

    娘,我一直都在好好念书,你看我从学堂回来后,还教会娘和大舅还有小舅认字算账了,小舅还会背九九歌。”

    李秀松了口气,“嗯,我儿子最能干了,念书也最努力了,但是太叔公说的也没错啊!因为人一旦骄傲自满后,就学不到东西了。就像娘上次和你讲的那只兔子一样。”

    虎子听后挺着小胸脯,看着李秀说,“我才不会像那只兔子,我要做状元郎,还要给娘挣一个诰命夫人回来,让大伯娘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你,让娘不要再这么辛苦。”

    李秀听后心里一阵酸楚,一把搂着虎子,“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先生说的,男儿就该顶天立地,光宗耀祖,孝敬父母,可我只想孝敬娘,只想让娘过好日子。”

    李秀抱着虎子喃喃的说,“可娘只想虎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做你想做的事。”

    虎子趴着李秀身上,母子俩就这样静静地呆了一会。

    过了一会,李秀吸了吸鼻子放下虎子说,“咱们今天还要去外公家呢!舅舅还在家等虎子去带虎子抓鱼去。“

    虎子听后高兴地拉着李秀说,“娘,那咱们这就走吧!”

    李秀笑道,“等娘去拿点东西,总不能空着手去啊!”

    李秀拿出买好的肉和鸡蛋、糖和两块布装进竹篮里提着,把院门关好,牵着虎子往李家村走去。

    爬上山坡,虎子就走不动了,母子俩坐那歇气。

    “哇”的一声,石头从旁边的灌木丛后钻了出来,张牙舞爪的做着吓人的样子。

    虎子看见石头,张开五指扑过去,嘴里喊着,“小老虎来了,你还不快逃。”

    石头一把抱起虎子,架到肩上,甥舅俩笑闹着跑下了山坡。

    李秀提着竹篮,嘴角翘着跟在后面。

    等李秀到了,看见虎子和李老爹在厢房里,李老爹满脸慈爱的看着虎子,一老一幼坐在那不知道说着什么。

    李秀把竹篮放在堂屋的桌上。林氏已经做好了饭菜,石头和李秀一起帮着端菜摆桌子。

    铁牛馋着李老爹从屋里走出来,一家人坐在院坝里吃了个团员饭。

    吃过饭后,李秀拿出二十两银子,对李老爹说,“铁牛和石头在我那干活,我会按收入给他们分钱。你们把这些钱拿去,把屋子和猪圈请人重新修,再买几头小猪喂起来,从我拿豆渣回来喂猪。”

    石头听后忙说,“爹,猪圈和茅厕就照着姐家里那样修,咋弄的姐都告诉我了。”

    林氏感激地抹着眼角,“秀,谢谢你,要不是你,这个家可能就散了。”

    李老爹红着眼,抖着嘴唇道,“秀啊!爹谢谢你,爹对不起你啊!”

    李秀看着两老又激动又愧疚的样子,沉默了一会道,“都过去了,大家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李家人听后都松了口气,铁牛和石头高兴的说,“姐我以后会努力干活的。”

    虎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叹了口气,“大家应该高兴点,今天过节哎!”

    李秀笑着说他,“小人精。”

    李家屋后种了许多芥菜,林氏让石头去割了满满一背篼,让几人背回了靠山村。

    李秀回家用开水把芥菜放滚水里淖过水,晾冷后放进坛子里,压了一个石头在上面,盖上盖子放些日子就是酸菜了。

    端午节过后,李秀停了几天靠山村和李家村的豆腐生意,只送豆腐到镇上去卖。

    李秀用这几天的时间带着兄弟俩,去山上砍了许多桉树,青冈树还有各种灌木回家,顺着屋外墙脚堆得慢慢当地的,准备过了八月后烧木炭。

    还砍了些木料回来,在里厢房里搭了一个阁楼出来。

    李秀把艾草和谷子,还有豆子都搬到阁楼上面存放。

    日子飞快的过去,六月底李秀娘家的房子修好了。

    石头房子石头院子,麦秆盖的房顶,房子修好这天李老爹高兴的眼泪直流,口口声声说是沾了闺女的光。

    转眼到了七月,李秀屋后的麦子和油菜都快成熟了。

    李秀发现油菜没有前世的饱满,麦穗也没有前世的长。

    李秀以为自己长时间没有种地的原因,没有种好,问过铁牛兄弟俩,两人说从来没有种过油菜,不知道好不好。

    但是麦子兄弟俩都说比以前家里种的好多了,说李秀家的麦穗看着就沉甸甸的。

    七月十四这天,李秀去镇上买了黄纸和元宝回来,送到祠堂,统一用一种铁质模具,用木锤敲打出元宝的形状,用纸包上,写上封包,在七月十四这天夜里,在祠堂门口祭拜烧纸。

    李秀回家后,偷偷的给李秀娘烧了些元宝纸钱,心里默默的对李秀娘说,“虎子很好你不用担心,你就放心去个好世道,投个好人家。”

    这时一股清风吹来,吹着纸钱打着旋飞走了。

    七月十八李秀开始割油菜了,铁牛和石头两个卖完豆腐就赶紧回来帮忙。

    李秀把油菜割下来,放进一张床单大小的粗麻布里,铁牛和石头抬回家,晒进晒垫里。

    油菜不多,三个人半天就收完了。

    第二天一早就开始割麦子,太阳火辣辣的,人好像在蒸笼里一样,热得汗水顺着脖子流,衣服像在水里捞起来一样。

    麦穗划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幸好只有两亩地的麦子,三个人用了一天多点功夫就割完了。

    铁牛发现,李秀家的麦穗都很饱满,瘪籽很少。

    吃饭时就问李秀,“姐,你家的麦子是咋种的,麦穗都这么饱满。”

    李秀怎样浸种和下种麦子的方法和他说了,铁牛听后说,“明年我把家里的田也照姐的法子种。”

    李秀道,“为啥要等明年?可以种冬小麦啊!”

    铁牛和石头听后都露出了惊奇的神色,“姐,冬天种小麦能活吗?”

    李秀知道自己不经意把前世的种植习惯说出来来了,只好把一切又推给了老乞丐。

    “咋不行,冬油菜,冬小麦都能种,这都是那个老乞丐说的,你看我小麦就照他教我的种的,你们不是都说好。”

    铁牛不说话了,他知道李秀娘以前把吃食给乞丐吃,还挨了几次打。难道老乞丐真的是个有本事的人,那他咋成乞丐了呢?铁牛想不明白。

    大家都忙着收麦子,就分头忙去了。

    两亩地的麦子收回家,堆得小山一样。幸好家里晒垫多,家里放不下,李秀把晒垫扛到荒地里,把家里晒不下的麦子担过去,摊开晒在那里。

    油菜晒干后,用连枷把油菜籽敲打下来,油菜壳倒进茅厕和粪坑里沤肥,油菜杆堆在柴房里烧火用。

    李秀称了一下,一亩油菜只收了两百多斤斤油菜,只有前世的一半产量。

    接下去麦穗也晒干了,麦子也要用连枷敲打,有的还要用手抓住用木棒敲打,才能把麦子从壳里弄出来。

    李秀称过后有一千三百多斤,亩产只有六百多斤。

    铁牛和石头高兴的说,“姐,这麦种好,打了这么多麦子出来。

    以前家里那两亩旱地也种过麦子,累死累活的才打了七八百斤,赋税一交自己就没剩下多少。”

    李秀却一点都不满意这点产量,和现代亩产一千多斤比起来,亩产量太少了。

    李秀叫石头编了筛子,筛选出颗粒大饱满的麦粒留着做种,选出来的麦种只有两石多。

    李秀让铁牛送了一石麦种和一石麦子回李家。

    李家房子照着李秀家一样也修了猪圈,挖了沤肥坑,养了地龙。

    林氏买了三头小猪,二十多只小鸡,铁牛每天从李秀家带回豆渣给林氏喂猪喂鸡。

    林氏把地龙照李秀说的方法,洗干净放罐子里煮过后,晒干磨成粉拌在豆渣和谷糠里喂鸡,喂猪。

    李家只有三亩良田和四亩旱地,还有七亩良田是佃的官田。

    四亩旱地种的高粱,三亩水田和七亩官田种的谷子,谷子要到八月才收割,高粱要九月去了。

    李秀磨了些面粉出来,给族长家和村长家还有虎子先生那,各送了二十斤去。

    自从那次送麝肉去过周家后,李秀就没再让虎子去周家给刘氏送过吃食,也免去了与周家人的接触。

    铁牛和石头到李秀家帮着卖豆腐以后,兄弟俩吃得苦舍得下功夫,每次都让李秀多做点豆腐,兄弟俩挑着豆腐转遍了周围的村子。

    算下来,每个月除了本钱,有十五两银子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