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天气好,日头足,李秀把收回来的鹅绒拿出来准备洗干净,李秀算了一下家里的鹅绒也有二十多斤了。

    李秀把鹅绒洗干净后抓进罐子里,往罐子里倒满加了碱水的水,大火煮开。

    煮开了后再煮一刻多钟,把浮在上面的油脂和脏东西撇出来倒了。

    把煮过的鹅绒倒进纱布袋里,拿到河沟边清洗干净。

    回来后再用化开的肥皂水洗,洗干净后再漂洗干净,装纱布袋里挂在院子里暴晒。

    铁牛回来看见院子里挂着十来个袋子,奇怪的说,“姐,在里面晒的啥东西。”

    李秀在灶房里回道,“晒的鹅绒。”

    铁牛走到厨房,对正在炒菜的李秀说,“姐,爹说二十八开镰割谷子,今天二十七了。”

    “好,割谷子那几天就停了豆腐生意,我来送香满园的。送了回来再去李家村。”

    “不用,我和石头行的,你做完豆腐还要收豆子和胡豆。”

    “就那么点豆子和胡豆,用不了一个时辰就扯完了。芋头让它在地里有空再挖。你把晒的芋头杆还有芋头挖点起来带回去。”

    “那我这就走挖,等石头回来我们就回去了。”

    “知道了。”

    李秀炒好菜,凉拌了一个黄瓜,端到桌上摆好后,石头挑着豆腐框回来了,“姐,饭好了没,肚子饿死了。”

    “好了,你去芋头地那叫铁牛回来我们开饭。”

    石头跑进厨房,“姐,钱袋给你。”

    不一会兄弟俩提着一箢兜芋头回来了。

    吃过饭后,李秀说:“石头去屋后摘点黄瓜,在挖点嫩姜和芋头一起洗干净,一起带走。”

    两人听后,拿着锄头和竹篮去屋后,不一会

    两人就提着箢兜去河沟边。

    铁牛蹲在沟边的石条台阶上,洗芋头和嫩姜

    石头跳进沟里,把鱼笼从沟里拉了出来,“

    哥,你看今天收获多,有两条大黑鱼,还有几条鲫鱼。”

    石头把大鱼抓出来,小鱼倒进沟里,把鱼笼又放了下去。

    石头提着木桶飞奔回院子里,“姐,今天又笼住两条大黑鱼。”

    李秀从屋里提着一篮鸡蛋出来,看了一下桶里的鱼,“你把黑鱼带回去,还有这些鸡蛋也带回去。”

    石头看着满满的一蓝鸡蛋,“姐,你把鸡蛋都给我们了,你吃啥?“

    “一天都有十几个鸡蛋,哪吃得完。”

    等铁牛回来,把东西收拾好,准备走时,李秀拿出钱袋递给铁牛,“这些银子拿回去交给爹。”

    铁牛推开钱袋,“姐,不能再拿银子,修房子的钱都还没还上,哪能再拿银子。”

    李秀见他执意不接,只好放下了。

    送走了两个弟弟,李秀去地里割了些牛皮菜回来开始煮猪食。

    猪食煮好后,把院子里的豇豆和四季豆摘下来,洗干净后用开水煮了一下,晒在簸箕里等天气冷了,菜蔬少的时候吃。

    虎子背着书包回来了,看见李秀就说,“娘,学堂里放假了,先生让我们回家,帮家里干活。”

    “哦,那你们是放农忙假了。”

    “嗯,先生说一年的收成就看这几天了,让我们回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那好啊!娘有些事要教给你做,你能做好吗?”

    “能,娘,你说啥事,我保证做好。”

    “舅舅回家打谷子去了,你外公腿还没有好,娘想去帮忙打谷子。

    还有镇上的香满园在咱家定的豆腐,也要送去。

    娘把在村里卖的豆腐,放在村口的黄角树下,虎子能不能帮娘看着豆腐摊卖一下,等娘从镇上回来。”

    “虎子能做的。”

    “好,谢谢你乖儿子,走咱们去屋后摘南瓜去。”

    李秀和虎子来到屋后,摘了两个脸盆大的老南瓜,还有一个水桶那么大的冬瓜,还有十几个佛手瓜。

    李秀家的佛手瓜结得太多了,吃都吃不完大多都煮来喂猪了。

    翌日一早,李秀把豆腐做好后,忙着把猪和鸡喂了。鸡就不放出去了,省得把鸡蛋下在外面。

    母子俩吃过饭后,李秀把豆腐框挑到村口,让虎子在那看着,回到家给鸡槽里添了一瓢水,从鸡窝里捡了五个鸡蛋出来放好,挑着豆腐去了镇上。

    李秀挑着豆腐框以最快速度往镇上赶,到了香满园,把豆腐交给伙计,收了钱后又去了猪肉摊,买了几斤五花肉,两只猪脚,几根大骨,还有一付肥肠放在豆腐框里。

    到了镇口,刚好看见周二赶着牛车要回村,李秀搭上牛车回到村口。

    看见虎子正在给人捡豆腐,李秀站在那里,看他把豆腐捡起来,放进那人的竹篮里,收了钱还数了一下,才放进兜里。

    李秀走过去,虎子抬头看见李秀,“娘,你回来啦!你看豆腐都快卖完了。”

    “哎呀!真的快卖完了,虎子真能干。”

    “娘,今天都没人在这卖东西,就我们家来了。”

    “他们都忙着割谷子呢!剩的这几块不卖了,咱们带外公家去。”

    “好,去外公家喽。”

    李秀把剩下的几块豆腐,挑回了家。

    去看了一下鸡窝,里面又有几个鸡蛋,李秀捡出来拿去放好。

    李秀抱了一大捆青草放进猪槽里,往鸡食槽里添了一盆鸡食。

    把大肠洗出来用菜叶包好放进背篼里,

    把肉还有猪脚、骨头、豆腐、还有佛手瓜也装进去。

    进屋拿了十五两银子,和虎子一起到李家村去了。

    母子俩走走停停午时快到,才到了李家。

    进了院子,看见林氏在灶房做饭,李秀把背篼提进灶房放在桌上,对林氏说,“这儿有肉和菜,你看着做,天气热坏得快,就不要省了。”

    林氏看见背篼里的肉菜说:“铁牛他们昨天回了就带了那么多的肉和鸡蛋,还有菜。你今天又买这么多,咋吃得了啊!”

    李秀道,“你把肉和骨头用盐腌好,午饭就用芋头烧大肠,再煎几个豆腐,别的你自己看着办,我去看看老爹。”

    虎子已经在厢房里陪着李老爹说话了,李秀进去说,“虎子,你还没有去灶房和外祖母打招呼呢!”

    “我这就去。”虎子听话的往灶房去了。

    李秀拿出钱袋,递给李老爹,“这些两银子给您。”

    李老爹推开钱袋,神色坚定的说“秀,爹不能再要你的银子,修房子的钱还不知到几时才能还上呢?”

    李秀把钱袋放在他手里道,“您就不要推来推去的了,你把这些钱拿去把家里的亏空还了,再请人把屋后那块坡地买回来开出来种冬小麦,先把家里的日子过起来。这些钱我会从铁牛和石头,在我那干活的工钱里扣的。”

    李老爹说,“那些地刚开出来来,哪能种麦子,就算是要种哪来的这么多肥啊?”

    “肥你就不要担心了,会有办法的。”

    “好,就听你的,铁牛和石头说,你那两亩地都打了十几石麦子。兴许能种出来。”

    “那我田里去了。”

    李秀去灶房对虎子说,“你在家里陪外公玩,娘割谷子去了。”

    虎子点头道,“娘,你去吧!我不会乱跑的。”

    李秀找林氏拿了一把镰刀,去了李家的田那,到那看到铁牛和石头已经割了一大片出来了,

    李秀拿着镰刀就下了田,动作熟练的割着稻杆。

    石头发现旁边的稻子一片片的倒下,吃了一惊,抬头看见李秀,高兴的对铁牛说,“哥你看,姐来帮我们了。”

    铁牛一看,也高兴的说,“那你还不快点。”

    姐弟三人都加快了速度,剩下的一点一会就割完了。

    李秀看了一下稻穗,估计一亩田的稻子晒干后,最多有三百多斤,怪不得没有粮食吃,这产量简直是太低了。

    李秀看见铁牛和石头把割好的谷子捆好,往家里挑,心想应该教他们用拌桶打谷子。

    吃过午饭,歇了一会,姐弟俩又去另外一块田里割谷子。

    到酉时割完谷子,挑回家,又把谷子打下来。四个人一起忙到亥时末才把谷子打下来,堆在廊下。

    虎子和李老爹一起睡了,铁牛打着火把把李秀送回了家。

    回到家打开院门,就听见猪饿得嗷嗷直叫。

    铁牛说,“姐,你去泡豆子,烧水洗澡,我去喂猪。”

    姐弟一个喂好猪,一个烧水泡豆子,事情做完后,洗漱好就分头睡觉去了。

    翌日一早李秀起来,发现铁牛已经把豆腐做好了。

    李秀煮了些疙瘩汤姐弟俩吃过后对铁牛说,“你把豆腐送到镇上,就直接回李家村,我把猪和鸡喂了就过去。”

    铁牛应下后挑着豆腐框走了。

    李秀手脚麻利地把鸡和猪喂了,把鸡窝里的鸡蛋捡回屋放好,关上门就去了李家村。

    就这样忙了四五天才把谷子割完打完,晒到晒场。

    几人又回到李秀家,把地里的黄豆和胡豆还有芝麻、芋头收回家。

    连着忙了这么几天,姐弟三人就累得又黑又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