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过几日后,李秀揭开草帘子的一角,看见豆曲已经长出黄绿色的菌丝,豆曲已经发酵好了。

    李秀把草帘子揭下来,抱到院子里曝晒。

    铁牛见后过去和李秀一起把竹扁端到院子里,放到竹架上面晒制豆曲。

    豆曲晒出去后,李秀让石头留在家里,告诉他一旦发觉天色不对,就要把豆曲及时的收进去,万一沾了水,豆曲就泡汤了。

    幸好接连五六天,都是大太阳,豆曲连着爆晒了几天后就晒好了。

    李秀边做边教铁牛和石头,教他们怎样把豆曲上面的霉用手轻轻搓掉。

    豆曲上的霉搓掉后,把豆曲倒进酱缸里,姐弟俩去挑了几担山泉水回家,把山泉水烧开后晾冷,晾冷后倒进酱缸里把豆曲浸湿。

    李秀把浸过水的豆曲,舀出来倒在竹扁里摊开,端进屋盖上草帘子再次发酵。

    次日一早李秀揭开草帘子,看见豆曲长出了白色的菌丝,散发出阵阵豆香味。

    石头挑着豆腐走后,李秀在家把豆曲倒进院子里的大缸里。

    挑着水桶去挑了几次山泉水回家倒进锅里,把香料,甘草按比例抓出来磨细和盐一起分批倒锅里,大火熬煮出香味后舀出来装在桶里,晾冷后再倒进酱缸。

    水刚好过豆曲,用竹竿搅拌均匀,放在院子里曝晒。

    夜里用蒙了一层油布的竹盖盖上,早上起来搅拌一次,一旦发现天色不对,就要及时盖上盖子免得豆酱沾水后变质。

    头几天每早搅拌一次,过后两三天再搅拌一次,直到把豆酱晒制好。

    李家的荒地已经丈量过了,那一片丈量出来后有五十多亩,村长卖了个人情,给李家算的整五十亩。

    铁牛在村里请了十几个老实肯干的汉子,一个人一天二十文的工钱。

    人请好后,铁牛还每天夜里去李秀家,早上早早的起来做豆腐,把豆腐挑回李家村,让林氏出去卖。

    李秀心疼铁牛,让他不要这样太辛苦,可怎么说都劝不住这头憨牛,真的是一天都不愿耽搁。

    铁牛和那些汉子一起用了十几天就把荒地全部开垦出来,撒上肥。

    铁牛还请那些做工的把捡出来的石头,竖着铺了一道在五十亩地的中间,把地隔成两块,周围用石子铺成石子路。

    还挖了些花椒树、蔷薇和木槿还有玫瑰枝条种在荒地四周,把几十亩荒地全都围上了。

    铁牛还把沤肥的法子教给大家,大家看过铁牛家肥坑里的肥后,十分感激铁牛的无私分享,帮着在山脚挖了一排粪坑。

    豆腐一卖完铁牛就和林氏去山上挖落叶肥,背下山倒进粪坑里。

    割些野草砍断后倒进肥坑再倒些粪水进去,再倒些土在上面,担几担粪水倒在土上盖上草。

    母子俩忙了几天才把那十几个沤肥坑装满。

    这天李秀刚把豆腐卖完回到家,收拾好豆腐框把豆腐布洗干净,准备开始做饭。

    忽然就刮起了大风,天也阴了下来,李秀刚把酱缸盖好压上石块,雨店就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雨势很大,院子里的阴沟都流不及,不一会就院子里就集满了水。

    幸好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样子雨就停了,太阳又出来了。

    铁牛和石头两个浑身湿淋淋的到了家,石头甩着手上的水说:“姐,我们要是早一刻钟或是再晚一刻钟,也淋不到雨了,唉!刚好那个时辰,淋了个透心凉。”

    铁牛憨厚地笑笑说:“你就当是给你洗澡了。”

    李秀拿了帕子递给铁牛和石头说:“你们去洗个热水澡,把衣裤换了,我再煮点姜汤给你们喝。”

    “好,我们去了。”兄弟俩拿着帕子洗澡去了。

    吃过饭,铁牛对李秀说:“姐,去不去山上看看,捡点核桃和板栗回来。”

    “好啊!去拿两根麻袋出来,再拿把砍刀,咱们这就去。”

    石头和铁牛背着背篼,拿了一根长竹竿一起出发去了山里。

    山上随处可见找核桃和板栗的半大孩子。

    李秀静静地看了一会这些孩子,捡到板栗核桃后欢呼雀跃的样子,带着铁牛和石头朝更高山头走去。

    走了大半个时辰后,总算找到几颗板栗树,石头三两下爬上树坐在树杈上喊,“姐,你们走开点,当心板栗掉下来砸到头。”

    铁牛得着急,蹭、蹭蹭的几下就爬到另外一颗树上去了。

    李秀在周围转了一圈,站在一处陡坡上,看见坡下有一条水沟,沟边长满了藤蔓,像是毛梨子藤,李秀垫着脚看下去,有点远不怎么看得清楚。

    这时一只野兔从下面的一点草丛里钻了出来,李秀拿起砍刀对准野兔扔了过去,一下就打中了野兔。

    野兔顺着陡坡滚了下去,李秀下去捡起砍刀,看见那只野兔背一块大石头挡住了,李秀下去捡起野兔。

    站在石头上面,看下去,这下看清楚了,下面水沟边长满了毛梨子藤。

    李秀快速的跑了下去,藤条顺着沟边长着的灌木爬,藤上挂满了毛梨子。

    顺着沟边往下走,都是毛梨子藤。

    李秀想;已经多少年没有喝到过野生的毛梨子酒了?家种的毛梨子,酒酿出来后始终没有野生的口感好。

    李秀想起奶奶酿的毛梨酒,每年八九月份,李秀就和隔壁的姐姐去山里摘毛梨子背回来,和奶奶一起酿酒……

    “姐,你在哪里?姐…“山坡上响起了铁牛和石头的呼喊声,打断了李秀的回忆,兄弟俩焦急的呼喊声,在山谷里不停回荡。

    李秀连忙爬上去一点,喊道,“我在这里…。”

    铁牛最先看见李秀,大声喊道,“姐,你吓死我们了,转过背就找不到你了。”

    李秀’嘿嘿’干笑两声,几步爬上去兄弟俩说,“捡了多少板栗了?”

    石头高兴的说,“两根麻袋都装满了。”又埋怨道,“要不是找你,背篼都装满了,姐,你去下面干啥。”

    “捡野兔去了。”李秀一看手里只有砍刀,拍了自己一下,“哎呀!把野兔忘下面了,走,去捡上来。”

    铁牛憨笑着说,“姐,刚才去找你在那边发现两个好大的野蜂窝,树上挂了两块脸盆大的蜂巢。”

    石头听见兴奋的问,“在哪?快带我去,咱们给它弄回家。”

    李秀拦住石头,“被野蜂蛰了可会送命的,等回家去姐做个东西,给你带着就不怕了。先下去把野兔捡回来,省的被野兽叼走了。”

    三人下到半山,那只野兔还在石头上。

    李秀指着下面的毛梨子对兄弟俩说,“明天只做香满园的,咱们到下面去摘毛梨子。”

    石头说,“姐,我们那边山上也有,那东西不好吃,耙了的还好很解渴,硬的吃了嘴里不舒服。”

    李秀笑了一下,“明天来把这些毛梨子都摘回去,说不准到时候能挣不少钱。”

    兄弟俩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铁牛说,“姐要摘就听姐的,咱们快点回去,要不虎子放学回来找不到人了。”

    石头点头,“对,对咱们快点回家。”

    说完转身带头往山上爬去。姐弟三人到了上面,把麻袋放在背篼什么系好,李秀和铁牛背着板栗,石头提着野兔,拿着砍刀,大家匆匆忙忙的往回走。

    刚下了坡,就看见虎子背着书包,手里拿着一朵花朝家里走,有时还停下来把花拿到鼻子前闻闻。

    石头跑过去举起手里的野兔,“虎子,你看兔子。”

    虎子听后也往前跑,到了一看,撇嘴道,“死兔子,我才不要。小舅你们从哪回来。”

    “我们上山打板栗去了,有两麻袋呢!。”

    这时李秀他们也到了,虎子把花递给李秀,“娘,给你花。”

    李秀接过那朵玫红色的月季,“真漂亮,谢谢儿子。”

    石头已经打开了院门,几人进了屋,李秀道,“虎子,把鸡圈门打开,把鸡放出去。”

    李秀和铁牛放下背篼,把板栗倒了出来,没有剥出来的板栗毛刺刺的。

    虎子一见这么多板栗,叫着要一起剥板栗。石头叉着腰说,“虎子你写作业去,哥你去把兔皮剥了,姐做饭吃,我把板栗剥出来,咱们分头做事快一点。”

    说完就把脚踩在一颗板栗上,脚底板在板栗壳上搓了搓板栗壳就掉,板栗露了出来。

    铁牛敲了他一下,“算你会安排,等会把板栗壳倒茅坑里。”

    “小舅舅好厉害呀!”虎子拍着手说。

    石头缩着脖子,嘿嘿直笑。

    铁牛把兔子剥出来,清洗干净,拿到灶房递给李秀。

    李秀把兔子剁成小块,肏了一遍水,用了些八角,大香还有花椒姜蒜爆炒熟后,拿出竹筒舀了一勺芥末放在里面,翻炒了两下,铲进盘子里。

    这一竹筒芥末还是上次收的那些芥菜籽磨出来的,李秀还是第一次放在菜里。

    晚饭莴笋炒肉片,炒白菜苔,还有青菜汤和火爆兔块,大家都吃得挺尽兴的。

    夜里李秀找了块纱布出来,裁剪后缝了一顶,前世养蜂人用的那种蜂帽。

    翌日一早,李秀让石头去镇上卖豆腐。

    把虎子送去学堂后,李秀和铁牛拿了两根麻袋和两个竹篮装背篼里,提着个大水桶、拿着斧头和砍刀,还有那顶蜂帽,朝昨天去过的那片山林走去。

    到了那片山林,姐弟俩直接下到了山坳里,放下背篼,提着竹篮就开始摘毛梨子。

    “姐,这些毛梨子硬邦邦的,摘回家恐怕还要捂几天。”

    “是啊!山里温度低,毛梨子还没有熟透,摘回家还需要捂几天才行。”

    姐弟俩都是干活麻利的人,摘了大半个时辰就把两背篼和麻袋装满了。

    李秀砍了两根木棒递了一根给铁牛,姐弟俩拄着木棒把毛梨子背上了山。

    上山后,李秀把蜂帽递给铁牛,“铁牛,我在这等你,你带着帽子野蜂就蛰不了你,你也不要把蜜全部取完了,给它们多少留点,以后还可以来取蜜。”

    铁牛接过帽子,拿着砍刀走了。

    李秀站在那里,树林里凉风习习,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景象,树枝上还有不知名的小鸟叽叽喳喳地在枝头跳来跳去。

    李秀找了块石头坐着等了一会,铁牛提着木桶回来了。

    李秀见木桶装满了蜂蜜,一阵阵花蜜的清香味扑鼻而来。

    “铁牛,咱们快走万一惹来熊瞎子就麻烦了。”李秀忽然想起这些蜜可是熊的最爱。

    “哦,那咱们马上就走。”

    姐弟俩把麻袋放在背篼上面绑好,铁牛蹲下去背起背篼,李秀过去帮着铁牛站起来,把木棒递给他拿杵着,让他先走。

    李秀力气大,背上背篼拄着木棒一用力就站起来了,一手提着一只木桶,一手拿着斧头大步往回走。

    快到家时,石头赶来了,连忙从李秀手里接过木桶,“姐,你太厉害了,背着这么多东西,还提着一桶蜂蜜,这桶蜜恐怕有三四十斤。”

    进了院子,放下东西,铁牛坐在那里累得气喘吁吁的,连话都不想说。

    石头连忙去冲了两碗蜜水,递给姐弟俩,“姐、哥你们快喝点水。”

    李秀咕咚咕咚两口把水喝了,抹了一下嘴说,“都怪我太慌了,忘了灌两竹筒水带着。”

    铁牛喝完水,缓了过来说,“姐,这哪能怪你我也没有想到,还有我以后得多练练,一个大小伙子,力气还没你大。”

    李秀嘿嘿笑道,“我这是天生的,你可不能和我比。石头去烧火把饭菜热来吃了,再煮几个鸡蛋放着,咱们带着下午吃。”

    “好勒,我这就去。”

    石头去热饭菜去了,李秀把兰花放在水缸旁边,等下午回来再种。

    铁牛去抱了些稻草铺在里厢房里,和李秀一起把毛梨子倒在上面。

    石头去灶台上的水罐里舀了一盆热水,让铁牛和李秀端去擦洗一下。

    吃过饭歇息了一会,姐弟三人又继续去摘毛梨子了。

    三人又用了一两天时间才把毛梨子摘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