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翌日去了李家,李秀见李老爹的腿已经好了许多,脸色也红润了。

    林氏也显得神采焕发的,连说话的声音都温和了许多。

    坐了一会后,李秀和铁牛他们一起去了屋后坡地,地已经全部开出来平整好了。

    李秀对铁牛说,“中间这一片向阳的地全部撒上麦子,四周荫凉的地方就种些药材。像我院子里种的那种黄精,还有毛梨子树,也可以挖点回来钟上。”

    铁牛发愁的说,“姐,挖回来能种活吗?还有药材种子哪去找啊?”

    李秀从荒地里出来在田埂上找了一下,找到一颗板蓝根,扯出来对林氏说,“这种草叫板蓝根,也是一种药材。

    您在家有空闲的时候,可以去找些这个回来,还有山上那些金银花,小菊花,益母草这些都是药材,都可以挖回来种上。”

    林氏接过板蓝根,“这东西好认,我一有空就去,益母草我倒是认识。”

    石头得意的说,“金银花我知道,毛梨子我也知道哪里有,这两种我去挖。”

    “好,就交给你去。”林氏乐呵呵的说。

    几人从地里回来后李秀说,“铁牛,明天把麦种挑过来后,石头就留在家,趁天还不冷和娘一起找些药材,记得连土一起撬回家,这样容易种活。”

    石头点头应下了,铁牛说,“姐,你先回去,我在家帮着找,晚点去你家。”

    李秀说,“好,不要太晚出发,走夜路不安全。”

    吃过饭后,林氏对李秀说,“秀你忙就把秋衣拿过来,我给你做。”

    李秀点头应下,回了家。

    回家后,李秀把酱缸盖子揭开。

    进屋把才拿回来的鹅绒洗干净,挂在院子里,再把熟桐油提出来,把上次用剩下的一匹多浸过水的细布抱了出来。

    又去抱了两张晒垫出来铺在院子里,把布拉出来摊在晒垫上,用羊毛刷子沾上桐油薄薄的刷了一层在布上。

    把已经刷好桐油的布拉起来晾在竹竿上面,用了两个多时辰,才把那些布全都刷上桐油晾起来。

    提着竹筐和剪刀去了屋后菜地,瓜架子上挂着七八个像水桶一样的大冬瓜。

    还有十来个面盆大的金黄色的老南瓜,李秀用手托着瓜,拿剪刀把瓜剪下来放进竹筐里。

    拿着锄头到种生姜的那坨地,开始挖生姜,农家肥下的足,挖出来的姜芽子胖乎乎的。

    李秀挖了两垄出来堆在那里,把土抖掉放在旁边堆在一起。

    李秀把南瓜和冬瓜提回屋,另外拿了一个竹筐去地里把姜捡起来装里面,提回屋放好。

    院子里的油布已经晾干了,李秀把布卷好抱进卧室,放在衣柜里,打算过些日子做鹅绒被芯和鹅绒服。

    虎子蹬蹬的跑进院子,“咦,我娘哪去了?”

    进屋放下书包,跑到堂屋门口,“娘,我肚子饿了。”

    “你有想吃的吗?娘,给你做。”李秀从卧房里出来。

    虎子望着李秀说,“没有,娘您随便做,您做的我都喜欢。”

    李秀揉了虎子的小脸一下,“哎哟!这小嘴是吃了蜜了吗?就知道灌你娘迷魂汤。”

    虎子一本正经的说,“哪有,舅舅们也说娘做的东西好吃。”

    李秀想了一下,“娘今天摘了几个老南瓜,就给你蒸南瓜馒头吃。”

    “嗯,那我写功课去了。”

    李秀去灶房拿了一个南瓜,把皮刨了,切成一条一条的。舀了一瓢水在锅里,把南瓜条放在蒸屉上,还放了个鸡蛋在里面盖上盖子,才开始烧火蒸南瓜。

    过了两刻钟,李秀把鸡蛋拿出来,用冷水凉一下,拿去给虎子,“儿子,你先吃个鸡蛋填填肚子。”

    虎子高兴的接过鸡蛋,“谢谢娘。”

    李秀摸了虎子头一下,回到到灶房,把蒸屉从锅里取出来,南瓜条晾冷后倒进盆子,用勺子碾成泥,再去舀了些面粉倒进南瓜泥里,把老面用温水化开倒进去,捡了几个鸡蛋打散,把面和好,揉成团用布盖着放进锅里的热水里发酵。

    发酵好后,取出来揉了几下,切好放在蒸屉里醒了一会,烧火开始蒸。

    馒头蒸好了,李秀揭开盖子,蒸屉里金黄色的南瓜馒头胖嘟嘟的。

    李秀把馒头捡出来,装在篾箩里,开始煮绿豆稀饭。

    绿豆稀饭,凉拌黄瓜,鸡蛋炒韭菜,豆腐乳。

    李秀叫来虎子母子俩开始吃饭。

    “娘,这南瓜做的馒头真好吃,又松又软。”

    李秀得意的说,“当然好吃了,你也不看看谁的手艺。”

    虎子点头,“嗯,我最喜欢吃娘做的东西了。”

    铁牛兄弟俩天黒透了才到李秀家,李秀说,“

    锅里有稀饭,还有馒头和菜,你们吃点不。”

    “吃,肚子都饿了。”石头摸着肚子说。

    铁牛吃过饭对李秀说,“姐,我们今天挖了些金银花和毛梨子种在篱笆墙里面,都是连土一起种下的。还有黄精也找了一些,娘还挖了些板蓝根和益母草。姐,以前认不来药材,这一看山里还挺多的。”

    “嗯,就顺着篱笆墙里种,也能种不少了,明天让石头在村里卖,我去镇上,我打算把姜挑去卖了,姜有点多石头挑不动。”

    李秀一早就到了镇上,把豆腐交给香满园的赵管事后,又把姜拿出来问赵管事买不买。

    赵管事看过后说,“姜倒是蛮好的,只是我们要的多,你要是只有一两斤就算了吧!”

    李秀说,“就是有点多,大概有八九十斤。”

    赵管事看了李秀一眼,“你让你弟弟送过来吧!”

    李秀笑道,“我已经挑过来了。”

    李秀把豆腐框端下来,两边箩筐里装的都是姜。

    赵管事看了一眼李秀,心想看不出来这么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竟然挑了一石多东西。

    赵管事竖起大拇指说,“李娘子这把子力气,还真是看不出来啊!”

    “乡下人干活练出来的。”李秀笑道。

    伙计拿来称称过后,两箩姜一共九十六斤,十五文一斤,卖了一两多银子。

    李秀接过钱,想了想问赵管事,“你们饭馆有酱油吗?”

    赵管事道,“酱油都是从彭城拉过来的,这边没有。”

    李秀问,“要多少钱一斤。”

    赵管事说,“那东西贵,听说有几百文一斤的,我们店里用的要四五十文一斤,差点的都要二三十文,你想买?”

    李秀摇摇头,“不买,谢谢你赵管事。”

    赵管事摆摆手,进屋去了。

    李秀把剩下的两板豆腐挑去卖了,去书铺里给虎子买了两刀纸,又称了三十斤纸背着去了那家包子铺。

    包子铺的老板娘看见李秀,热情的招呼道,“

    妹子,买包子还是馒头?”

    李秀说,“我想问问老板娘,你们要麦子吗?我家刚收的新卖”

    老板娘道,“多少钱一斤,你有多少斤?”

    “还有六石的样子,你看你能给多少钱一斤。”

    老板娘想了一下,“十一文一斤,咋样?“

    “行,你跟我一起去拉吧!”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把牛车赶出来。”

    老板娘赶来牛车,和李秀一起去了靠山村。

    李秀卖了六石麦子给老板娘,把麦子帮她装上牛车后送走了她。

    李秀进屋添够十两银子给铁牛说,“你去别的村买点粮食回李家村,让爹娘不要不要再煮糙米饭吃。”

    铁牛说,“交了赋税后还剩了几石粮食,他们就是舍不得吃。”

    “那是因为家里粮食太少了,他们又节省习惯了,趁今年收成好粮食便宜,你去买点粮食回家存着,和他们说不吃就会坏掉,这样一来他们就舍得吃了。”

    “对!他们最怕粮食被白白糟蹋了,我这就去。”铁牛拿着银子去买粮食去了。

    九月中旬,李秀把地里的青菜和白菜还有芹菜扯了,捞成酸菜晒起来。

    姐弟三人把屋后的两亩地,还有李秀才开的那块地一起锄了一遍,撒上肥把麦种和油菜种撒了下去。

    菜地又撒上麦种后,又只剩下屋后的那一小块了种菜了。

    李秀请周二帮着把又把以前关小鸡的那块地犁出来,姐弟三人平整出来撒了菜种和油菜籽。

    又去了李家村,划出三十亩种麦子,留下几亩种油菜,撒了油菜种子。

    铁牛去村里请了两个帮工,加上姐弟三人忙了小半月总算是把种子撒了下去。

    林氏看着地里播下的种子,忧心忡忡的说,“

    种倒是种下去了,肥也不用愁了,可这水就麻烦了,得要去那么远的沟里挑。”

    李秀看了一圈,“周围就没有其他的水源吗?”

    铁牛指着半山,满脸可惜的说,“螺丝崖上的暗洞里倒是有水,就是流不下来。”

    李秀听后眼睛一亮,“走,看看去。”

    铁牛带着李秀爬上半山,把李秀带到一个山洞前面,“姐,里面有水。”

    李秀走进去一看,山洞很浅只有有三尺多深。

    洞里的崖壁上有一个碗口大的裂缝,水从裂缝里流了出来,流进下面那个洗澡盆大小的水潭里,再流进下面的暗洞里。

    李秀捡了块石头扔下暗洞,竟然没有听到石头着地的声音,心想这个暗洞可能深不见底。

    李秀站在洞口看了一会,看到下面的竹林,心里一动,“有了,咱们回去砍些南竹,我有办法了。”

    姐弟俩回家拿着砍刀,去砍了几捆南竹回家。

    李秀找来一根长木棒,一头削成子弹头的样子,穿进竹筒把竹节打通,和铁牛一起把打通竹节的竹管扛到山上,教铁牛把竹管一根接一根比照粗细对接,一直排到山洞口。

    又回家找了些布条在每根竹管的连接处缠了一圈布条,把缠着布条的竹筒套进另外一根竹筒里,用麻绳把两头的连接处捆绑固定住,把竹筒一直接到山洞里。

    李秀用砍刀把山洞里的那根竹管斜着削掉一截,把竹管埋进水潭里,水从竹管里面流了下去,流到地里。

    铁牛和石头看着水真的从螺丝崖流下来了,惊喜的说,“姐,怎么你就能想到这样的办法?我们咋就没想到啊!”

    石头高兴的跑回去,把林氏和李老爹拉到坡地,指着流着的水说,“爹,娘你们看。”

    “哎呀!我的天耶!秀,你咋想到的啊!这下不用愁没水了,还要愁这些水流得到处都是啊!”林氏表情夸张的说。

    李老爹与有荣焉的看着李秀,这是我老李家的闺女,比人家的男儿还强。

    “怕水到处流,那还不简单,挖一个蓄水池就行了呗!”李秀大手一挥豪气的说。

    李秀让铁牛兄弟俩在地里找了块低洼处,挖了个水塘蓄水,林氏高兴的帮着把挖出来的土垒在水塘周围,李秀抱着一块大石头,把垒上来的土夯实。

    地种好了,水源的问题也解决了,李秀对铁牛和石头说,“趁香满园还要两天才开业,你们在家歇两天,帮着把家里收拾收拾,再过来开工。”

    兄弟俩点头同意了李秀的安排,送走了李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