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李秀打开箱子,把金条拿出来放进包袱里系好,对林东城道,“林老板,小妇人这就告辞了。”

    林东城道,“好,李娘子慢走。”又对林掌柜说,“林叔,送一下李娘子。”

    李秀谢过林东城,跟着林掌柜从后门出去上了骡车。

    过了小树林快到转弯时李秀说,“林掌柜,劳烦你了,我就在这里下去。”

    “好,那您慢走。李娘子,刚才忘了告诉你地窖修在灶房里。”

    “谢谢林掌柜。”李秀对着林掌柜欠身行礼道。

    “李娘子客气了。”林掌柜赶着骡车往镇上去了。

    李秀到了家,铁牛和石头正在门口张望,看见李秀回来,兄弟俩都松了一口气。

    李秀进屋把金条藏好,出来对兄弟俩说,“我把毛梨酒的酿制方子卖了,咱们如今在镇上有了一栋两进的宅子,还有一些银子。”

    铁牛担心的看着李秀,“姐,他们逼你卖的吗?”

    李秀笑了一下说,“我愿意的。你们不要担心,咱们运气还算好,仁和堂的东家还算是仁厚的,给了姐好些银子,还有一座宅子,只是我们以后不得把方子透露给任何人知道。”

    石头说,“姐,那以后我们还能酿来卖不?”

    “不能了。”

    “那多可惜啊!”石头叹气说。

    铁牛拍了他一下,“可惜啥?人家给了房子给了银子,万一遇到那横的不讲理的,硬抢你也没有办法,你想想咱们村的二柱家吧!”

    石头听后,不禁打了个冷颤,“是哦!这些有钱人都是拿咱乡下人不当人的,二柱家也是倒霉,遇到的那人和仁和堂的东家相比,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李秀不解的看着铁牛,铁牛解释道:“姐,前年二柱家的牛病得快死了,二柱家请人把牛杀了后,在牛肚子里取出一块叫牛黄的东西。二柱听人说牛黄拿是到县城里,价钱肯定比镇上高不少,就拿着牛黄去了彭城,谁知银子没有卖到,反倒被人诬陷说拿假货害人,二柱被人把腿都打断了,牛黄也没了。”

    李秀听后沉默了一会,对兄弟俩说,“石头去弄几条鱼回来,铁牛逮只公鸡杀了,庆祝咱们运气好遇到好人,有了银子还有了房子。”

    兄弟俩高兴的提着桶出去了。

    李秀把板栗倒了些出来,用匕首在板栗壳划了一道口子。

    想着铁牛的话,李秀心情有点沉重,手里的刀机械地划着板栗,心里却在反省,这大半年来都顺顺当当的。

    王大狗被教训后没了踪迹,陈氏也老老实实的没有作怪,可却忘了她和他们都是同一个阶层的人,所以才这么顺当。

    这段时间的顺当让她有点失去警惕,忘了这个世道是个弱肉强食的世道,她一个人倒是好说,可如今有了家人还有一个宝贝儿子,稍有不慎就会拖累他们落入万劫不复之地,李秀决定从此以后谨慎行事。

    下定决心后,李秀快速的把撮箕里的板栗划完,拿去用盐水煮了一会,捞出来凉了一下把壳撕开,板栗肉上面的那层膜,也跟着壳一起撕掉了。

    不一会铁牛和石头提着桶回来了,桶里装着一条草鱼,一条大头鱼。

    铁牛指着桶里的鱼说:“姐,这么大的两条鱼已经够吃了,再说那些鸡还在外面,也不好逮,要不下次再杀把。”

    李秀指着碗里的板栗说,“把鸡唤回来再逮,你看我板栗都剥好了。”

    铁牛只好去抓了些米碎,去外面把鸡唤了回来,趁鸡回来吃食时,抓了只公鸡杀了。

    大家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红烧草鱼,酸菜鱼,板栗烧鸡,炒油菜。

    虎子摸着小肚子,靠着李秀说,“娘,我吃得好饱,你看我都长胖了。”

    李秀捧着虎子已经长红润了的小脸,磨着牙说,“哎呀!这是哪家的小孩,肉嘟嘟粉嫩粉嫩的,看着就想咬一口。”

    虎子捂着脸害怕的说,“舅舅快来,狼外婆来了。”母子俩笑闹起来。

    铁牛和石头满脸笑容的看着李秀母子,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不错。

    第二天,姐弟三卖完豆腐,一同去了镇上,走到南镇口,找到第三家找到了那间铺子。

    铺子门板上漆的新漆油亮油亮的,站在街上看起来,整个铺子门口显得宽阔亮堂。

    李秀拿出钥匙打开旁边的小门,姐弟三走进铺子里。

    “这铺子真大啊!“石头赞叹着,用手摸了摸墙壁:“姐,你看这墙,粉刷的又白又光。”

    铁牛也不住的点头:“嗯,真不错。”

    李秀觉得这间铺子看起来,起码有八九十平了。

    李秀见里面有一道门,推开后看见里面有一条,大约四尺宽的过道。

    靠右手是隔开的两间屋子。

    李秀推开靠着铺子的那间,里面放着两张木板床和一张桌子,李秀想可能是守夜或者伙计歇息用的。

    另外一间要大点,里面放着一套桌椅,大概是接待顾客用的。

    李秀见过道尽头还有一道门,刚推开门就闻到一股桂花香,石头走后面吸了吸鼻子:”好香啊!“

    打开后,里面是一座宅院,院子里有一颗金桂树,树上开满了淡黄色的桂花,院子里花香扑鼻。

    院里地上都铺上了青石板,在左边角落处还有一口水井,靠着院墙砌了一排花坛,里面种满了菊花。

    屋子也是中间三间正房,两边各两间厢房的布局,屋檐下的廊柱底部还刻着莲花。

    门窗全都漆成了朱红色,堂屋门敞开着里面有一套红漆桌椅。

    两边房间是空着的,墙面粉刷的雪白雪白的,连窗纱都是素白色的。

    姐弟三又去看过两边厢房,里面空荡荡的,厢房看起来没有正房那么宽敞,窗户上的窗纱也是素白色,阳光照进屋子里看着亮堂多了。

    姐弟三人从屋里出来,去了院子左边的那条过道,走过去看见还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一排五间房子,还有一口水井,靠右手边还有两间牲口棚子。

    靠左手有道红漆大门,石头跑过去把门打开,看见门口是一条小巷,靠右边斜对着有一条宽巷。

    大家回到院子把门关上,铁牛说:“姐,这房子他们真的给你了啊?”

    李秀点点头:“房契都过户给我了,我看过了的。”

    铁牛放下心来:“那就好,这么大这么好的房子,恐怕要一百多两银子了。“

    “姐,你过来看,这边还有间灶房。”石头在那边喊叫。

    李秀忽然想起林掌柜说地窖在灶房里。

    李秀去了灶房,石头说:“姐,这还有一道后门,后面有一条巷道。

    李秀说:“林掌柜说灶房里有地窖,咱们找找看。”

    铁牛和石头听后,连忙分头寻找。

    李秀到处看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心里懊恼不已,怎么就忘了问一下,到底挖在灶房哪里呀?

    最后找到灶膛后堆柴的地方,看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蹲下去用木棒在地面敲了敲,听见了空响声,李秀仔细查找,发现一道细缝。

    掏出匕首慢慢的挤进细缝里,石板果然松动了:“铁牛,石头你们过来看。“

    兄弟俩连忙过来,看见李秀把石板撬了起来。

    铁牛连忙把石板搬开,看见下面有一道木梯斜着放在地窖口。

    铁牛取出火折子吹燃后说:“姐,咱们下去看看。”

    铁牛说完率先下了木梯,李秀和石头跟在后面。

    地窖里有一人多高,地面和四周铺着石板,里面还放了十几排木头架子,整个地窖看起来有一丈多长,六尺多宽。

    石头好奇地说:“姐,你说他们修这么大的地窖干啥用的?”

    李秀想想道:“可能堆一些贵重药材的吧!他们不是开着药铺吗!走咱们上去了。”

    姐弟三人回到灶房盖上石板,铁牛说:“姐你打算开铺子卖豆腐啊?”

    “还没有打算过要开啥铺子。”

    “那你打算做啥?”石头问李秀。

    李秀这会听见铁牛问,才想起都还没有考虑过拿着铺子干啥用。

    看着兄弟俩都看着自己,李秀苦恼的道:“姐到现在都没想过到底卖啥?回去商量商量再说。”

    石头说:“看也看了,咱也知道这房子挺好的了,就回去了吧!”

    “好,那就回吧!”铁牛爽快的转身就往外走。

    李秀走在后面去把堂屋门关好,才往外走。

    到了街上,李秀对石头说:“走,去买匹布给你们做几件衣服。”

    十几岁的小伙子正事爱打扮的时候,连一向节约的铁牛都没有反对。

    李秀又去了那家店铺,老板娘看见李秀就笑眯了眼,热情的问:“妹子,这两个小哥是你弟弟吧!长得可真俊。天凉了,今天来想买些布还是被子啊?”

    李秀说:“看看有合适的都买一点。”

    李秀对铁牛和石头说:“喜欢什么颜色的,你们自己选。”

    又对老板娘说:“丝绵便宜点了没有,你上次那种浸水的布还有吗?”

    “妹子,丝绵现在涨价了,给你还是照老价钱,那种布我本来留了几匹给娘家的,就再分两匹给你吧!”

    “就分我三匹吧!丝绵…让我算一下,就买五十斤吧!”

    老板娘进去抱了几匹浸水的布出来,李秀选了一匹枣红色的,一匹湖蓝色的,还有一匹酱红色的。

    给李老爹和林氏各选了一匹细布,又买了些布做内衣裤。

    铁牛选了一匹深蓝色的,石头选了一匹天青色的。

    结账时一共花了十六两多银子。

    老板娘用麻布袋把东西装好,又送了一大袋布头,还有一些做被子和缝衣服的针线。

    姐弟三人一人提着两根麻布袋,走到镇口顾了一辆骡车回家了。

    谢谢红色玫瑰的月票和大家的推荐票,还有大家的指正,我会努力改进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