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到家后,李秀对铁牛兄弟说:“你们两个回去把老娘接过来,留一个在家照顾老爹。

    天气凉下来了,我和娘把被子、棉衣做出来。

    还有你们走的时候顺便把筒骨捡几根带过去,再捡点糕点。”

    石头皱着眉头说:“糕点就不用了,提过去他们也舍不得吃,都放坏了。”

    “天气冷了,不会那么快就坏了。”李秀去捡了一些绿豆糕和枣糕包好,又去捡了几根筒骨,一齐装到竹篮交给铁牛提着。

    铁牛接过竹篮说:“姐,我们走了。”

    “嗯,走吧!路上小心点。”

    “知道了!”兄弟俩挥挥手快步的走了。

    李秀把布抱进屋,扛了一张晒垫出来,再把堂屋的桌椅拉到墙角。

    把晒垫铺在堂屋里,把衣柜里的鹅绒和油布抱了出来。

    李秀算了一下,前后一共买了四十多斤鹅绒了。

    这里冷多了,家里每人都需要两身羽绒衣。

    想想以前买的羽绒大衣,一件最多也才用了六两羽绒。

    这么多羽绒做完衣服,再做羽绒被应该应该足足有余了。

    那些丝绵就一人做两身夹衣,剩下的拿来做被子和褥子。

    李秀把剪刀和针线都准备好,等着林氏来做,主要是她不知到底该怎样把鹅绒絮进去。

    东西都准备好了,李秀去院子里查看过酱缸把盖子盖好。

    寒露都过了,太阳下山后就会再起雾,酱油沾了水汽就会坏掉。

    李秀去灶房开始准备做饭,把大骨洗干净淖水后炖冬瓜圆子汤,又剁了些肉碎,炒了一盘烂肉豆腐,再做一个韭菜炒鸡蛋。

    刚把饭菜做好,虎子拉着林氏进来了:“娘,外婆来了。”

    李秀笑着叫林氏道:“娘,您来啦!“

    ”嗯,来了。”林氏笑着应过后,又沉着脸拍了李秀一下:“你这死丫头嫁到靠山村这么些年了,我还是第一次来。”

    李秀讪笑着说:“现在来也不晚啊!”

    又对虎子说:“虎子去拿洗脸盆来,舀点热水给外婆洗把脸,马上吃饭了。”

    铁牛递给李秀一个竹筒:“姐,娘知道你喜欢吃芥末,特意磨了的。”

    “谢谢娘。”李秀接过放到碗柜里,对铁牛说:“去把桌子端到院子去,咱们在院子里吃。”

    吃过饭后,林氏就拉着李秀做针线活去了。

    虎子要和铁牛一起收拾锅碗灶台,喂鸡喂猪给豆芽浇水。

    刚把碗筷捡进灶房,就被铁牛赶去读书去了。

    林氏看到李秀拿出鹅绒,生气的说:“这是哪个缺德鬼,卖这东西给你做衣服,穿热了臭哄哄的,还跑得浑身都是毛。”

    李秀尴尬的笑着说:“是我自己去买回来弄的,你闻闻一点都不臭,我都处理好了的。还有这些布我都用桐油刷过了,这样就再也不会跑毛出来了。”

    林氏低下头,在袋口闻了一会:“嗯,是没有怪味了。你不知道前些年也有人找了些鸭毛鹅毛絮袄子,暖和倒是暖和就是穿热乎后浑身都臭哄哄的,身子还痒得受不了,从那后再没人弄来穿过了。”

    李秀神色肯定的看着林氏说,“娘您放心我弄的这些鹅毛穿上保证不会发痒的。”

    林氏把布摊开,按照李秀的要求,一个时辰不到就把衣裤裁剪好了。

    天黑下来后,大家轮流洗过澡,虎子坐在廊下背书。

    林氏和李秀点着油灯做针线,铁牛泡好豆子后,就带着虎子先去睡了,李秀和林氏做到戌时过才熄灯睡下。

    天蒙蒙亮李秀和铁牛就开始磨豆子做豆腐,林氏帮着扫地、洗衣服、做饭。

    石头辰时就到了李秀家,“娘,我来了。”

    “你姐他们早就已经挑着豆腐走了,你咋不早点来?”

    “我从家里走过来,那不就晚了吗?”石头三两口把饭吃了,挑着豆腐框往镇上去了。

    林氏在家把猪和鸡喂了,猪圈打扫干净,洗过手又开始做针线了。

    只见她把鹅绒絮进裁剪好的布里面,把布边用线锁好,袄子前后片用隐针纵横行几道。

    这样行过后鹅绒在里面就不会坨成一坨,不仔细看还看不到针脚。

    身子做好后,林氏把袖子絮好鹅绒和肩膀对接缝好,再缝上门襟一件鹅绒袄子就做好了。

    李秀卖完豆腐和豆芽回到家。

    拿起林氏做好的袄子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心里赞叹不已:这做工、比现代的机器加工的还好。

    李秀指着袄子的布料对林氏说,“娘,这层布刷过桐油,穿着怕对身体不好,咱们再在里面膛一层布料,外面再做一件外套,这样一来清洗也方便。”

    林氏听后,想想道,“好吧!就听你的,反正现在也不差那几尺布了。”

    林氏用手卡了一下袄子的尺寸,一会儿就裁剪好了,递给李秀说:“这些简单的针线活就给你来做。”

    李秀笑着接过来,自嘲道:“谁叫我学艺不精呢!”

    林氏白了李秀一眼,“你还怪学艺不精,那时你整天黑着个脸,教你针线,你还不耐烦还要摔摔打打的。

    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了,被村里那几个多嘴婆娘挑唆着回家作死作活的,你说你那时候咋这么糊涂啊?”

    李秀听后无话可说,只能低下头装傻。

    林氏和李秀在家忙了大半个月,才把两家人的丝绵夹衣和鹅绒袄子做好。

    林氏还帮着李秀给族长、刘氏、许氏还有村长各做了一件鹅绒袄子。

    这才开始做丝绵被、鹅绒被、和丝绵褥子,被套和毯子。

    林氏回家时,李秀又把那些布头和剩下的那些丝绵让她带回去做冬鞋、鞋垫。

    李老爹看见林氏带回来这么多的衣裤,袄子、夹衣裤还有被褥:“这得花多少钱啊?你也是的几十岁的人了,也不知道让孩子省着点,挣点钱多不容易啊?你看几个孩子起早贪黑的。”

    李老爹话没说完眼睛就红了:“都怪我无能,还让嫁出去的闺女帮衬娘家。”

    林氏红着眼劝慰说:“闺女有本事了,咱们两个也跟着享几年福,再把身子骨养好,少给秀添麻烦。”

    李老爹抹了一把脸,看着林氏说:“要不是秀回来,咱们两个老骨头都喂了茅草了。如今铁牛和石头也用上了好衣好食,有空得和两个小子说说,好好听他姐的话,好好干活,不要偷尖耍滑,做人要知道惜福。”

    林氏嗔怪的对李老爹说:“现在那两个小子,早把她姐的话当成了圣旨,秀说都不用说,就早早的起来磨豆子,发豆芽去卖。你看屋后那些坡地兄弟俩管的多好,咱就不要多嘴多舌的,省的惹人厌烦。”

    林氏麻利的去抱了一捆稻草,梳理干净后搀着李老爹出去,两人一起编了几张厚厚的草垫。

    林氏把草垫抱到床上铺在下面,再把褥子铺上去铺上毯子。

    林氏把被子打开对李老爹说:”你看床上这些都是丝绵被子和褥子。

    还有这些被套,秀说以后洗被子就把被套取下来就洗了,不用整个都洗省的被子褥子洗旧了。”

    又拉出鹅绒被说,“这床是秀弄的鹅绒做的被子,这东西盖上才暖和,我汗都出来了。嘻、嘻…咱们也过上地主家的日子了。“

    李老爹摸着床上这些垫的盖的:“地主家恐怕也没有哦!你可不要到外面显摆,免得惹人眼红。”

    林氏翻了个白眼道,“这还用你说,你再编几张草垫子让铁牛给秀送去。我去做布壳给虎子和秀做冬鞋和鞋垫,还有那个叫拖鞋的。”

    林氏把东西归置好就到灶房里打浆糊做布壳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