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人出了太平客栈,赖三带着李秀和铁牛,走到县城东街一条幽静的巷子,李秀见巷子口写着永福巷。

    赖三带头进了巷子,走了大概一刻钟,指着前面那座宅子说:“就这家。”

    李秀拿了一两银子递给赖三说:“赖三兄弟,你先去街上逛逛,喝喝茶,等会咱们客栈见。”

    赖三连忙推开:“嫂子,你太见外了,我哪能要你银子。”说完就转头走了。

    李秀转头看着那座青砖大院,只见两扇紧闭着的大门漆得是通红鲜亮,高高的门楣上方还有砌着几层寓意吉祥的砖雕。

    铁牛担忧的看着李秀,李秀看着他神情平静的笑了笑,铁牛见后放下心来。

    李秀说:“铁牛,等会敲门进去后,你装着被里面那些东西迷花了眼。露出一副见啥都想要的样子,见啥都觉得稀奇的样子。姐跟在你后面,现在你去用力拍门,拍得越响,声音叫得越大越好。”

    ”姐,我应该怎么做才不会穿帮。“

    “你想想村里,镇上那些无赖子的样子,就知道了。”

    铁牛点点头,想了一下走到门口,拍着门嘴里大声喊着:“姐夫,开开门啊!我是你大舅子铁牛,我带我姐来找你啦!”

    铁牛用力地拍门,把门拍的‘咣‘’作响。

    里面有人应大声道:“来了、来了、谁啊?门都让你拍坏了。”

    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瘦小男子跑出来开了门,满脸不快的看着李秀几人:“你们找谁?这是周诚周老爷家。”

    铁牛推开男子:“让开,你爷爷找的就是周诚。”

    李秀伸头缩颈地跟着铁牛往里走。

    男子踉踉跄跄的站稳后,转身就往里跑:“老爷,老爷有人闯进来了。”

    周诚从屋里出来,铁牛几步上前一把拉住周诚,放大嗓门喊道:“姐夫,你还活着没死啊!还住在这么好的大房子里。真是太好了,这下我姐总算不用过苦日子了。”

    李秀斜着瞟了周诚一眼,心想: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可惜就是烂了心肠。

    李秀扭捏着小跑过去,披头散发的上前上前一把抱住周诚:“诚哥呜呜呜呜……。”

    李秀抱着周诚,把鼻涕蹭得周诚一身都是。

    周诚一把推开李秀,一见李秀蓬头垢面的样子,再看着自己这身上一道道鼻涕印子,呕的一声差点吐了出来。

    一转眼看见李秀姐弟俩张着嘴,看着院子里,那一副没见过世面的蠢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绝对不能让这些烂人缠上自己。

    周诚青着脸说:“你们怎么来了?睡让你们来的?”

    “诚哥”李秀哀叫一声,两眼含泪地又想上前抱他。

    周诚退后道:“你别过来,就站那说。”

    铁牛气愤的道:“我姐听说你不在了,为了你差点死了,谁知你在这吃香的喝辣的。你可不能把我们扔下自己过好日子。”

    说完摸着肚子说:“姐夫,我肚子饿死了,有啥好吃的让人快点端出来。”

    又指着看得目瞪口呆的仆妇说:“快去把好吃的端过来,我是你们老爷的大舅哥,不听话小心我卖了你们。”

    这时隔壁墙头有人小声的说:“这个恐怕是乡下的正头娘子,如今找过来了。”

    另外一个人道:“你看她那个样子,和那外室比起来差得不是一点半点的。“

    “我见过他那外室,那小腰扭得,啧啧……”

    周诚抬头看见院墙上有人,觉得情形不对,吩咐下人说:“去弄些好菜好饭来。“

    看着李秀姐弟满脸不耐烦的说:“你们跟我来。”

    铁牛满脸欢喜的跟在周诚后面,不停用讨好语气夸着周诚本事好,置办下这么好的宅子,夸他自己福气好有了这么有钱的姐夫。

    李秀缩着脖子跟在后面,不时偷偷的抬头东看西看。

    周诚满脸嫌恶的看着李秀姐弟,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摆脱李秀,哪怕她答应做妾都不能要。

    周诚冷冰冰的对李秀和铁牛说:“你们坐着等会,饭菜马上就来了,我去去就来。”

    周诚一走,李秀对着铁牛竖了一下大拇指,小声说:“如果周诚等会来找你,你看着办,只要虎子能跟着我就行。”

    铁牛斗志昂扬地说:“知道了。”

    周诚去了方芸娘那里,方芸娘羞答答看着周诚,学着李秀的样子扑上前娇声说道:“诚哥,…。”

    周诚皱着眉,满脸愁容地道:“你还看笑话,我还不是为了你。你看这都找上门了,快想想办法,让他们走人。”

    方芸娘眼神阴狠地说:“我看那大舅哥是个贪财的,不如咱们给他些银钱,让他劝那黄脸婆答应和离。”

    周诚听后眉开眼笑地亲了一下方芸娘:“还是你有办法,我是一刻也不想看到他们呆在这儿了,我这就去。”说完就找铁牛去了。

    周诚到了饭厅门口,就见李秀姐弟正在狼吞虎咽,桌椅上撒满了菜。

    李秀嘴角还挂着饭粒,满嘴满手都是油,傻笑着说:“诚哥,真好吃,嘻嘻…。”

    铁牛一见周诚,不顾嘴里还含着一块肉就去拉周诚,一张嘴里的油流了下来,铁牛用袖子横着擦了一下嘴:“姐夫,你也来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姐夫,以后我要天天这样吃。”

    周诚连忙避到门外站着,忍着满心的厌恶问铁牛:“吃饱了吗?”

    铁牛不停点头:“吃饱了,从来没有这样饱过。”说完还打了个嗝。

    周诚扭过头,对铁牛招手说:“你出来,我们说说话。”

    铁牛看了一眼李秀,就跟着周诚走了。

    周诚把铁牛带到隔壁屋,进屋坐下后,周诚对铁牛说:“铁牛,你想发财不,发财后就能天天顿顿吃好的,穿好的。”

    铁牛大声说:“想,做梦都想。”

    周诚道:“你只要帮姐夫办件事,姐夫就能让你发财。”

    “只要能发财,别说一件,一百件都行。”铁牛拍着胸脯说。

    周诚露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铁牛,我和你说实话,这宅子和下人都是我现在的夫人的,夫人这几天回娘家去了。要是被她知道我在乡下娶过媳妇,这些东西她娘家都会收回去的。你帮帮姐夫,姐夫会感谢你的。”

    铁牛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周诚:“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让我把我姐带回去吧?那不成,我要在你这天天吃好的。”

    周诚耐下性子道:“只要帮姐夫忙,姐夫给你银子,你想吃多久就吃多久。”

    铁牛满脸惊喜的问“真的想吃多久都行?”

    周诚点头:“对,想吃多久都行,你让你姐回去,不再来找我。只要你帮我把这事办成。”

    铁牛拍着胸脯说:“包在我身上,姐夫你说办成就让我发财,你给我多少银子。”

    周诚伸出两根手指,铁牛看后满脸欢喜的说:“两百两啊?”

    周诚说:“姐夫哪来的两百两,是二十两。”

    铁牛不停摇头:“不成,二十两能吃个啥?不成,一百两还差不多。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让我劝我姐和你和离。你以为我傻子啊!一百两,你给我我就帮你,不给我就和我姐在这不走了,还有虎子那个贪吃的娃也要带来一起吃。”

    周诚一咬牙:“一百两就一百两,我去写了和离文书,你去叫你姐按手印。”

    铁牛道:“我姐不会答应的,虎子那个贪吃嘴是我姐的命,除非你答应把虎子也给他。”

    周诚想:一个奶娃子,让这样的娘带着会有啥好的,给她就给她,我还有宝儿呢!周诚想好说道:“好,虎子也一起给她。你等我,我这就去写和离书去。”

    铁牛说:“你放心,我姐最听我的话了。”

    周诚急匆匆的去了卧房找方芸娘,心喜若狂地一把抱住她说:“成了,让你说中了果然是个贪财的,他要了一百两银子。”

    方芸娘娇笑两声道:“那有什么办法,给他吧!就当是一个铺子的租金没收到吧!”

    周诚三两下写好和离书,拿出印泥按了手印,想想道:“我得去找个中人,省得以后麻烦。”

    方芸娘道:“那还不简单,你去隔壁找上次帮我们办房契的那人不就成了。”

    周诚恍然大悟:“对啊!你看我这脑子都让他们给气糊涂了。”

    周诚拿着和离书出去,见铁牛还在那等着,就把和离书递给铁牛说:“你拿去给你姐,让她按个手印就成了。”

    铁牛接过看了一下,意思大概是,彭城县龙门镇靠山村,周氏周诚和李氏秀娘夫妻感情不合,两人自愿和离,两人共同育有一子小名虎子,归女方名下,下面是周诚的签名和指印。

    周诚见铁牛看得认真的样子,嗤笑道:“铁牛也识字啊?“

    铁牛笑笑道:“我就认得李字,别的就认不得了。”说完摊开手道:“银子呢?先给银子。”

    周诚气得转身就走,不一会就拿了一袋银子递给铁牛道:“拿着,赶快去办,等会还要找人盖印。”

    铁牛打开袋子,只见里面有二十锭银子,铁牛拿出来,挨个咬了一下:“嗯,是真的。你等着我啊!”

    铁牛回了隔壁,拿着和离书和银子递给李秀大声说:“姐,你帮我按个手印,咱们有银子拿。”

    李秀接过和离书,看过后低着头眉开眼笑。

    铁牛等李秀看完,故意大声说:“姐,我又不会害你,就让你按个手印。”

    说完拉过李秀的手,在那两张和离书上写着李秀娘三个字的字上按下手印。

    按完低声道:“姐,他说还要拿去盖大印呢!”

    李秀眨了眨眼,铁牛拿着和离书出去了。

    周诚接过和离书,如释重负地对铁牛说:“你在这等着,不要乱跑。”

    过了大概有小半个时辰,周诚拿着和离书回来,递了一张给铁牛:“拿着,把你姐带着滚回乡下去,不要在这哭哭啼啼的丢人现眼。”

    铁牛接过和离书放好:“哼!到底是谁丢人现眼哦!你把你周家老祖宗的脸都丢没了。”

    周诚楞住了:咋回事,这人咋转眼就变了?

    铁牛走到隔壁屋对李秀说:“姐,和离书拿到了,我们走。”

    李秀站起来理了一下头发,把手里的姜扔地上,看都没看周诚一眼就走了。

    周诚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秀姐弟,哎!揉了揉眼,哭哭啼啼,死活赖着不走的场景呢?

    李秀娘姐弟俩怎么满脸笑容,志满意得地提着银子走了。

    周诚想;肯定有哪不对,李秀娘不该是这个样子的,这里面肯定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