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李秀春风满面的和铁牛往太平客栈赶,李秀走着走着觉得不对,奇怪的说,“咦!路上怎么一个行人都没有。”

    铁牛心里也觉得奇怪,“是啊!还早啊!怎么县城里就一个逛街的人也没有啊!”

    走到福运巷,远远的就见赖三站在客栈门口焦急的转来转去。

    李秀和铁牛加快步伐,赖三看见两人拍着胸口高兴的说,“哎呀!我都担心死了,忘记和你们说戌时过后就要宵禁了,幸好你们赶回来了。“

    李秀笑着说,“害你担心了,我们还在奇怪路上咋都看不到人啊!”

    赖三一脸庆幸的说,“宵禁后还在街上走,抓住会被关到牢里的,回来了就好咱们上楼说。”

    几人回到客房,赖三关心的问,“见到诚哥了吗?”

    铁牛说,“见到了,他写了和离书给我姐,我姐同意了。”

    赖三满脸同情地对李秀说,“嫂子,你咋同意和离呢?”

    李秀一脸平静的说,“我不愿和这种始乱终弃的人过日子,一见这样的人我就觉得恶心。

    再说他已经把虎子给我了,我有虎子就行了,日子是人过出来的,以前那么苦我都过来了,现在更加不怕了。”

    赖三笨拙地安慰道,“嫂子,你说的对,做人就该像你这样当断就断,再说虎子多孝顺啊!你就等着享福吧!”

    铁牛感激的对赖三说,“谢谢你,赖三哥,要不是你发现周诚在彭城,我姐还被蒙在鼓里呢!”

    赖三摸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我本来是想和周村长说的,想想又怕嫂子知道会出事,就和春花商量,哪知道春花转身就去和嫂子说了。现在这样也好,嫂子以后就安心过日子就行了。”

    铁牛道,“是啊!这样就安心了。咱们也累了一天了,早点歇息,明早去逛逛街,买点东西就回去了。”

    “好,那我就过去了,你们早点休息。”李秀去了隔壁,打开房门,又找伙计要了热水,简单的擦洗过后就睡了。

    翌日一早,在客栈里吃过早饭,赖三带着李秀姐弟去了街上,李秀见一家铺子门口伙计喊着:“快来看看啊!夏布换季大处理了。”

    李秀走进店铺一问,果然比镇上便宜,镇上这种料子要二十文一尺,这里只要十文。

    就是颜色有点老气,都是灰色的和深蓝色的,这正是李秀喜欢的颜色,李秀一口气买了五匹,才花了二两银子。

    李秀又选了些几种颜色鲜亮的,准备送给刘春花。

    逛到银铺给林氏买了一个金簪子,一对金耳环,还有一个金镯子,花了二十两银子。

    又去书铺里给虎子买了几本书,几支笔还有些纸和墨,用了十五两银子。

    给石头、虎子买了些糕饼,又去皮毛铺买了几张羊皮,两个羊皮水袋,还给每人买了两双羊皮靴子。

    李秀让铁牛给赖三也选了两双,赖三惊喜的接过靴子,“我们一起干活的师傅去年就买了一双,一直夸说这鞋穿着暖和得很。”

    掌柜听后笑道,“我们东家做这鞋都做了几十年了,都是回头客。”

    李秀付了银子,刚想走,伙计抱着一摞山羊皮进来了对掌柜的说,”刘掌柜,这毛还剪短吗?“

    刘掌柜说,“要,就照那天的剪就成了。”

    李秀叫住伙计,摸了一下羊毛,心想这个做牙刷倒是挺好的。

    李秀问刘掌柜说,“掌柜的,你能把剪下来的羊毛卖一些给我吗?”

    刘掌柜说,“那有什么,让伙计给你装一些就行了。”刘掌柜对伙计说了一下,伙计应下后进里面去了。

    不一会提着一小布袋山羊毛出来,递给了李秀。

    “掌柜的,一共多少钱。”

    刘掌柜道,“不用了,靴子穿着觉得好,以后多来照顾生意就行了。”

    “肯定还会来的,谢谢你刘掌柜。”

    李秀高兴的提着袋子,铁牛不解的问,“姐,你要这些羊毛有啥用。”

    李秀神秘的说,“回去做好你就知道了。”

    回客栈时路过铁匠铺,李秀去买了一张弓和一个箭囊还有五十枝箭。

    又买了一把砍刀,还有两个铜壶和一个铜盆,又花了三十多两。

    几人打包小包的回到客栈,退了房后,赶着牛车往回赶。

    天黑下来了,几人才赶到靠山村,赖三说,“嫂子,我就在这下了回家了。”

    李秀感激的说,“赖三兄弟,去我家吃过饭再送你回来吧!”

    赖三摇头道,“不了,一路上吃了那么多糕饼还不饿。”

    李秀把衣料递给赖三,“这料子是买给春花的,麻烦你带给她一下。”

    赖三摆手道,“我拿了鞋子都不好意思了,这些布料再不能要。”说完就提着包袱下了车。

    李秀把布给铁牛,让铁牛硬塞给了赖三。

    姐弟俩赶着牛车到了家,李秀跳下牛车,拍门道:“石头,开开门。”

    不一会就听见院子里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石头打开院门惊喜的说,“姐,哥,还以为你们要明天才能转来呢!我去给你们热水洗澡去。”

    虎子从屋里跑出来,扑上去一把抱住李秀,满脸濡慕的喊道,“娘,你回来啦!”

    李秀拍拍虎子的背心说,“娘回来啦!虎子想娘了吗?”

    “想,娘,你蹲下来一点。“虎子拉着李秀的手说。

    李秀弯下腰,虎子贴在李秀耳边说,“娘,你不知道,小舅舅做的饭菜一点都不好吃。”

    李秀笑道,“那咱们以后就让小舅舅多做做饭,就好吃了。”

    虎子想了一下说,“那好吧!”

    铁牛把牛牵进牛棚栓好,一把抱起虎子,“小虎子在家听话没有啊!”

    “听话了的,我和小舅舅一起做家务,喂猪喂鸡,打扫屋子了的。”

    石头提着热水出来说,“姐,你先去洗澡,我给你们热饭。”

    李秀说,“石头,不用热了,这一路嘴都没停过,肚子还饱的呢!铁牛你呢?”

    “我也不要,就想洗洗,走进屋去了。”铁牛抱着虎子进了堂屋,指着桌上的书说,“你娘还给你买了笔墨纸,还有羊皮靴子。”

    虎子从铁牛身上下来,拿起桌上的书看过后爱不释手的说,“先生家也有这本书,谢谢娘,谢谢大舅舅。”说完就着油灯就开始看起来了。

    “虎子先去睡觉,要不明天上课要打瞌睡的,书在这里又不会跑,明天放学回家再开行不。”

    虎子把书合上后又摸了摸,“嗯,明天放学回家再看。娘,我睡觉去了,您也早点休息。”

    “娘,知道了!你也快去。”

    李秀进卧房拿了内衣裤洗澡去了。

    李秀泡在浴桶里心里不停地想,该怎么和虎子说周诚还活着的事,还有自己和周诚和离的事,李秀觉得应该告诉虎子,不能让虎子从别人嘴里听到。

    想好后,李秀从浴桶里出来,把身上的水擦干,穿上袍子,把浴桶清洗干净,回屋睡觉去了。

    翌日李秀醒来时,铁牛和石头已经把豆腐做好了,李秀不好意思的说,“哎!我睡忘了,你们咋不叫醒我啊?”

    铁牛憨厚的说,“我想你坐车坐累了,就没有叫你。”

    兄弟俩的体贴让李秀心里暖暖的,笑咪咪的对铁牛说,“那我做饭去。”

    秀红着脸大声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