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翌日,李秀卖完豆腐刚回到家,林兰就来了。

    “秀娘,族长说让你去一趟。”说完又神情扭捏的说,“听说虎子他爹还在,你们和离了,是真的吗?”

    “是真的,和离了。”李秀平静的说完,进屋拿上和离文书,出来把门关上和林兰一起去了族长家。

    到了族长家,看见堂屋里族长和村长还有两位叔伯都在,李秀前去行礼后站到了一旁。

    “李氏,你和许氏说你与周诚已和离,周诚把虎子给了你,是否属实?”三叔公铁青着脸问道。

    李秀拿出和离书,递给三叔公道:“秀娘不敢欺瞒三叔公和众位叔伯。”

    族长接过和离书看了后,气得浑身发抖,把和离文书递给村长道:“你看看,我周家竟然出了个抛妻弃子的畜生。”族长说完后不停的捶着胸口。

    村长见了连忙上前揉着族长胸口说:“三叔,您消消气,我会让人去抓诚子他回来的。”

    族长指着李秀道,“如果我让周诚回来安心和你过日子,你可愿意。”

    李秀看着族长坚定的说:“三叔公,秀娘不愿意,他周诚已然抛妻弃子,我不愿再和他走下去。还请您和众位叔伯放心,虎子虽说已在我的名下,他是周氏子孙的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三叔公和村长还有几位叔伯商量后道,“罢了、罢了,强扭的瓜不甜。你实在不愿意就算了,当初你二叔公那房子本来就写在虎子的名下,虎子是我周氏的子孙,房子当然还是你们母子的,你就安心住着吧!”

    李秀行礼道:“谢谢三叔公和众位叔伯。”

    村长对李秀说:“李氏你就回去带着虎子好好过日子,周诚那边我们会让人去找他的。”

    “秀娘知道了,谢谢您村长叔。”李秀行礼后转身回家去了。

    到家后,铁牛和石头已经回来了,一见李秀就问,“姐,族长怎么说?有让你搬吗?”

    “没让搬……。”李秀把经过对兄弟俩说了一下。

    铁牛说,“周氏的族长和族人还是很讲道理的。”

    李秀说,“确实是,如今这事已经了了,明天就一起回去和老爹他们说一下,免得他们从别人嘴里听到后担心。”

    “是,应该回去说一声,不然还不知道被传成啥样?村里那几个长舌妇就靠这些活呢!”铁牛一脸害怕的样子。

    李秀晨炼后回到家,铁牛已经做好豆腐,开始做饭了。

    李秀打趣铁牛说:“铁牛以后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今儿回去让娘去帮你看看。”

    铁牛红着脸说:“还早呢!”

    李秀一边洗脸一边说:“不早了,你先想好喜欢什么样的,再让娘帮你找找看。”

    “我喂猪去了。”铁牛满脸通红,逃似的提着猪食桶出去了。

    李秀炒了个蒜苗肉片,鸡蛋炒韭菜,鸡蛋菜汤,端到桌上,喊道:“快点吃饭了,吃了到镇上去。”

    虎子从外面跑回来,气喘吁吁的道:“娘,你去哪儿了,我和小舅舅去抓鱼咋没见到你。”

    “娘就在山坡上,没有走远,你们抓到鱼了吗?”

    “抓到了,小舅舅说他昨天放了些面团在鱼笼里,今天的鱼好多哦!”

    石头提着水桶,高兴的说:“今天有两条大黑鱼,还有几条鲫鱼和鲤鱼,还有些小鱼是姐喜欢的,我就没抓回来,等从家里回来在去抓。”

    铁牛瞪着石头道:“以后不准浪费粮食,你忘了吃不饱的时候了。下次再拿面团去抓鱼,看我不揍你。”

    “哥,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石头垂着头,向铁牛认错道。

    虎子不安的拉着铁牛说:“大舅舅,小舅舅知道错了,不要再说他了。”

    “好,大舅舅不说了,虎子咱们不能浪费粮食,村里有的人家连糙米饭都吃不饱呢!大舅舅没有来找你娘那会,家里连糙米都没了,做人不能忘本。”

    李秀看着铁牛教训石头,没有说话,看他说完了,才笑着说:“这次就算了,下次不管是谁再浪费粮食就罚他一天不准吃饭。”

    石头和虎子都点头应下了,大家吃过饭,李秀收拾锅碗,虎子和石头喂鸡去了。

    铁牛牵着牛出去套车去了。

    李秀去屋里拿了几十两银子装好,再把给两个老人买的皮靴,羊皮和首饰装好,提着出去放到牛车上。

    想想回屋用竹筒装了些石灰,拿了两个陶罐,揭开酱缸舀了两罐酱油带着。

    铁牛把豆腐和一篮鸡蛋,还有那几条鱼搬到车上,又去搬了一筐木炭上去。

    “虎子,快来把帽子戴上,早上雾大得很。”李秀给虎子戴上帽子。

    石头看着虎子穿着榴红色的夹衣,又戴上一顶榴红色的风帽,映得小脸红扑扑的,石头对虎子说:“小虎子,今天真漂亮,等会到镇上给你找个媳妇儿去。”

    虎子扑到石头身上,对石头说:”小舅舅,虎子是男子应该说长得俊,女孩子才说漂亮。娘说虎子还是小孩儿还不能要娶媳妇儿,小舅舅才要娶媳妇儿。“

    “小舅舅也不娶媳妇儿,是你大舅舅要娶媳妇儿了。”石头指着铁牛小声对虎子说。

    “就你话多。”铁牛瞪眼道。

    铁牛和李秀把东西放好上了车。

    李秀对石头和虎子说:“你们俩走不走啊?”

    “走,走。”石头连忙拉着虎子爬到车上,两人坐在车椽子上看着铁牛赶车。

    雾大得很,稍远一点的地方远看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铁牛赶着牛车慢慢的往前走。

    虎子看了一会就回到车厢里,靠在李秀身上昏昏欲睡。

    “姐,我们去镇上开一间豆腐铺子行吗?这样就可以豆腐脑、豆花还有豆芽一起卖。”石头说。

    李秀想想说:“也可以,这样的话我们就自己卖酱油,还可以换个大石磨,再去买头骡子拉磨!”

    石头见李秀支持自己的想法,两眼发亮的说说:“我们也不能把村里的豆腐生意丢了,到时候村子里的豆腐就用牛车拉着去转圈卖。”

    李秀见石头一说起赚钱就神采飞扬的样子,就对他说:“好,你觉得怎么样做好就去做吧!以后那就帮着铁牛打理铺子,其他的等回家在商量。”

    “娘,那咱们也要住镇上去吗?那我上学怎么办?”虎子从李秀怀里爬起来问李秀。

    李秀摸摸虎子的头说:“还是在村里上啊!店铺就交给你小舅舅和大舅舅管了!”

    虎子放心的躺回李秀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