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千七百七十三章 天柱化身

    天柱的气息!夜无伤不敢置信地看着第九狱天守。

    第九狱天守的身上,怎么会释放出天柱的气息?

    “轰!”

    而在这时,第九狱天守身上的气势,疯狂暴涨,冲天之势,滚滚浩荡,好似山崩海啸,要将一切全都淹没。

    “吼!”

    天罡地煞夜龙似乎感受到了非同寻常的气息,在空中发出一声怒吼。

    “嘭!”

    下一瞬间,一声巨大的闷响传出,恐怖的力量降临,天罡地煞夜龙庞大的身躯猛然在空中一沉,竟是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喀喀喀……”随即,裂纹迅速扩大,呈蛛网状向着四面八方开裂。

    “这……”夜无伤被眼前一幕惊呆,难以置信地看着,眼神颤抖着,竟吓得脸色惨白,连后退都忘了。

    “糟了!”

    聂天见状,心头一颤,背后星魂双翼一振,如一道流光,快到极致,向着夜无伤冲了过去。

    “两个小辈,这是天柱的力量,你们承受得住吗?”

    高空之上,传来第九狱天守高高在上的惶惶天音,恐怖的威压从天而降,化作无穷无尽的惊涛狂浪,疯狂压下。

    “吼!”

    天罡地煞夜龙终于承受不住,仰天发出最后的怒吼,庞大的龙躯轰然一爆,化作狂浪,向着四面八方疯狂冲击。

    “怎么可能?”

    夜无伤眼眸颤抖,无法相信眼前一幕,惊骇一声。

    三生族至高双印:天罡死印,地煞灭印,再加上七夜冥族最强的夜龙血脉,在天柱之前,竟也是如此不堪一击吗?

    “轰隆隆!”

    狂暴的力量,轰鸣不已,化作恐怖的绞杀之力,向着夜无伤压来。

    夜无伤眼眸颤抖,终于反应过来,想要逃,却是惊骇地发现,四周虚空被恐怖的力量充斥,竟遭封禁,让他丝毫动弹不得。

    “可恶!”

    夜无伤怒骂一声,奋力挣扎,却根本无法移动半分。

    绞杀之力如同最无情的风暴,一旦临身,就算他有夜龙血脉,下场也必然是尸骨无存。

    “夜无伤!”

    危急一刻,聂天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剑影破空而来,锋利至极,所到之处,披靡一切。

    “就是现在!”

    夜无伤眼眸剧烈一颤,察觉到时空松动了一些,惊喜一声,夜龙血脉再次爆发,硬生生地破开时空禁锢。

    他身影极快,抓住时机,迅速狂退数百米之外。

    “轰轰轰……”恐怖的风暴从夜无伤身边掠过,对他的身体,造成极大的冲击。

    只是眨眼之间,他整个人便已经变得血肉模糊。

    “哗!”

    就在他快要抵挡不住的时候,一股雄浑绵柔之力席卷而来,如一只大手,将他硬生生地拉出风暴漩涡之外。

    “好险!”

    聂天带着夜无伤,狂退数千米,这才稳住身形,心有余悸地看着高空之中的狂暴力量。

    许久之后,狂暴的力量才渐渐消散,第九狱天守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高空之上。

    “夜无伤,你没事吧?”

    聂天深吸一口气,看向夜无伤,后者全身血肉模糊,看上去受伤不轻。

    “没事。”

    夜无伤沉沉点头,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身上的血污暗淡了不少。

    他只是看上去伤得很重,实际上只是皮肉之伤,并无大碍。

    不得不说,幸亏聂天出手及时,若是在慢一点儿,他必然要被狂暴的天柱之力,直接绞杀。

    天柱之力,实在太恐怖了,那种绞杀一切的力量,让夜无伤心有余悸。

    但是为什么,第九狱天守的身上,竟然有天柱之力!“天柱之前,你们两人竟然还能保命,看来是本座小看你们了。”

    第九狱天守俯视聂天和夜无伤,目光之中,竟透出一种欣赏之意。

    这么多年来,能逼得他使用天柱之力者,少之又少。

    而在天柱之前,有能力保命者,更是极其罕见。

    “第九狱天守,你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天柱的力量?”

    夜无伤望着第九狱天守,冷冷开口。

    “呵呵。”

    第九狱天守冷笑两声,淡淡道:“小子,如果本座说,本座就是天柱,你信吗?”

    “你是天柱?

    ?”

    夜无伤眼眸颤抖着,难以置信地看着第九狱天守。

    第九狱天守不应该是狱天龙门的守护者吗?

    怎么会是天柱呢?

    天柱,是一个人?

    “确切地说,是天柱的化身!”

    第九狱天守再次开口,说道:“十二天柱是七大狱界的基石,让七大狱界能够长久地保持稳定。”

    “而狱天龙门,就是十二天柱所形成的一个缓冲区域。”

    “你们在狱天龙门中历练,只不过是十二天柱在挑选合适的人选,成为天柱祭品而已。”

    “天柱祭品!”

    夜无伤和聂天同时一愣,一脸震惊地看着第九狱天守。

    之前的时候,聂天就已经从恒山剑宗的口中得知,参与天柱计划的人,极少有人能活下来。

    剑宗说,那些去执行天柱计划的人,都是以自身性命,修复了天柱。

    怎么到了第九狱天守的嘴里,天柱计划的参与者,就成了天柱祭品了呢?

    “十二天柱支撑七大狱界,但却存在一定的不稳定性。”

    第九狱天守淡淡一笑,说道:“这么多年来,为了稳定天柱,七大狱界的武者,每过一段时间,就要以最优秀的一批年轻武者的命为代价,稳定天柱,不让七大狱界崩塌。”

    “你们说,这样的做法,不就是让那些天柱参与者,成为天柱祭品吗?”

    “这……”聂天和夜无伤对视一眼,一时说不出话来。

    其实,为了稳定天柱而牺牲,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祭品。

    以自身为祭,稳定天柱!“既然是你天柱化身,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

    夜无伤看着第九狱天守,冷冷问道。

    天柱化身,是否就是天柱呢?

    代表天柱的意志吗?

    “没人知道天柱的真相,本座告诉你们这些,便是等同于,宣布了你们的死期。”

    第九狱天守面色低沉下来,话音落下的同时,身上一股滔天之势,汹涌而起,恐怖浩荡之势,好似在高空之上,掀起了万丈狂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