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要是被绑架了,你眨眨眼睛啊

    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哪怕这种活着暂时可能要背负很大的痛苦。江湖多事,华山派没有通知其他门派前来祭奠。停灵七日之后,在华山中选了一个风水宝地,将宁中则、成不忧入土为安了。

    即便是劳德诺也没有剔除他华山派弟子的名号,包括他的孙子也仍旧留在华山习武。对外宣扬劳德诺与左冷禅力战而死。

    “小师妹你恨三师兄吗?”宁中则的墓前,方泽向岳灵珊问道。

    岳灵珊抬起头看向方泽,十**岁的姑娘,眼中多了一些忧郁,反问道:“那二师兄恨他吗?”

    方泽转过身来,背对着岳灵珊,沉声说道:“我恨!”

    岳灵珊不解,“既然恨他,为何又要顾及他死后的身名?”

    “我恨他这么多年的师兄弟,却仍然不相信我的为人。师傅在他二次归山的时候对他用过移魂**,他确实对当年王家沟被屠一事,一无所知。但左冷禅这次找上他,告诉他我父母之死和他有关,他却怕了,他居然做了左冷禅的内应。小师妹,你说他怕什么?”方泽说完有些意兴阑珊,望着天边的云彩,怔怔发呆。

    岳灵珊没有想到这一层,所以她想不明白,为何劳德诺归山之后,却又复叛,既然叛了,为何又要为非烟妹子挡那一剑,最后更是牺牲性命救了她的一命。

    现在听到方泽这样说,她也想得明白了,她缓缓蹲了下去,双手抱膝,喃喃地说道:“他怕二师兄报复他,将他逐出华山。不不不,他是怕的孙子在华山没有立足之地,所以想向左冷禅讨要辟邪剑法。”

    方泽道:“是啊,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小师妹,你听听他为自己孙子改的名字,呵呵,姓劳名苦,他是时时刻刻提醒我,他劳德诺劳苦功高!只是他也忒把我看轻了一些,十几年的师兄弟他居然怕我因左冷禅之事,迁怒于他。”

    “二师兄且不提他了,不管他救了多少人,娘惨遭横死,他难逃罪责!我不恨他,却也休想让我原谅他!”岳灵珊眼中泪光闪现。

    方泽轻轻点了点头,劝慰道:“山上风大,这几日你也熬得狠了,随大师兄回去吧!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嗯,二师兄也早些下来。”

    等岳灵珊和令狐冲他们领着华山弟子走远,方泽喃喃说道:“三师弟是为亲孙子绸缪,师傅您老人家呢?若只是为我,弟子有些担待不起!”

    岳不群从山坳处现出身来,在妻子墓前,默然良久。方泽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并未出言打扰。

    岳不群神情萧索,几次欲言又止,终究化作一声长叹。

    “弟子武功天下第一,元宵之日,华山之巅,我准备独战十大高手。师傅对弟子有信心吗?”

    岳不群望了方泽一眼,面露犹豫之色,还是没有说话。

    方泽又道:“战完十大高手,弟子准备前往京城,会一会西厂厂公何若虚和他手下的高手!”

    “不可!”岳不群艰难地从喉咙里崩出两个字,声音沙哑,令方泽一时有些错愕。

    方泽对着岳不群怒目而视,大声说道:“什么时候我们师徒谈话,要如此试探来试探去的?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对徒弟眨眨眼睛啊。弟子现在武功天下无敌的……”

    方泽一腔愤懑无处发泄,运转离泽神剑,对着十几丈外的一座小山头,“刷刷刷刷”就是一顿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几百剑后,饶是方泽内功深厚也有些气喘嘘嘘,只听“轰轰隆隆”一阵乱响,小山头上滚下来一颗万斤巨石。巨石借着下冲之势,径直对着坟墓而来。

    “连石头也来欺负我!”方泽大喝一声,双脚重重往地上一跺,立时陷入地面尺余深,同时双臂往前一推,竟然想要螳臂当车。

    岳不群大惊失色,大叫一声:“小心!”正准备上前帮忙。靠近方泽之际,方泽内力一弹,便将岳不群弹到一边,同时开口说道:“不用!”

    万斤巨石借着下冲之力,又何止万斤,方泽手臂甫一接触,便感觉一股大力袭来,震得全身骨头都差点散架,双脚陷入地面已经没腰,险险阻住了巨石。

    方泽运转神力,大喝一声:“起!”同时身体拔离地面,双手上举,竟然将巨石举了起来。一步一步,地动山摇,走到悬崖边上,大叫一声:“去也!”巨石带着风声坠落无底深渊。

    “师傅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说出来,弟子一肩担之!”方泽虽然气喘如牛,但这一股豪气却直冲霄汉。

    “差一点……京城……去得……”岳不群好像很久没有与人说话,说起话来结结巴巴。

    方泽心中疑惑,仔细观察,终于发现岳不群胡子后面的脖颈之上,竟然有一处剑伤,像是被人正面一剑正中咽喉。

    岳不群见到方泽看他伤口,也没有躲闪的意思,反而解释道:“就一剑……入咽喉半寸……他没有取我的命……伤了声带……”

    方泽沉声问道:“他是谁?他要干什么?”

    “何若虚……护龙内卫……十一年前,天降异象,破军降于王家沟……护龙内卫屠村……左冷禅设计骗劳德诺的……他不过从何大哪里得来的消息……”岳不群艰难地将这段话说完,目光灼灼地看着方泽。

    方泽听完只觉得天雷滚滚,半晌说不出话来。莫名有些心虚地说道:“师傅你看着我干嘛?过完年我都二十二了,真要有什么破军星,今年也不过十一岁吧。”

    岳不群收回目光,点点头道:“何若虚想不明白……但你是王家沟唯一的活口……所以你杀他何家堡的人……他也不出手对付你,只有你才能将破军引出来……你去京城不是与何若虚为敌,是与整个天下为敌……去得……也去不得……”

    方泽听完这一席话,茅塞顿开,看着岳不群有些愧疚地说道:“师傅,你信这些吗?”

    岳不群喉咙开始渗血,张开嘴半天却说不出一个字,索性抽出长剑,在地上写道:“为师虽然学的是道家武功,但一直钻研的是儒家的学问,子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不信的,不信的。”

    方泽又道:“那师傅何苦独自在外奔波,与弟子一起壮大华山不好吗?”

    岳不群有些欣慰地看着方泽,又在地上写道:“你我师徒一明一暗,大事可期!明面上一举一动全在何若虚掌控之中。我走了,你好生看顾华山!”

    方泽知道难以扭转岳不群的心意,只能对着师傅的背影发出一声长叹。哪里知道岳不群在刚刚被方泽削断的山头哪里驻足良久,然后挥剑写道:“山头一破,此地风水就败了!得另觅风水宝地!”写完之后就飘然而去。

    方泽看到石壁之上的字有些无语,“说好的子不语怪力乱神呢?”他伸出长剑轻轻一挥,石壁便被削下来一块,字迹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