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16章 新时代的择偶标准

    林万鑫最终还是没能逃离山海精神病院。

    看到他被救护车送回来,王院士眼睛都直了。

    老师诚不欺我,这林万鑫果然是个精神病患者啊。

    “院长,院长!”

    “小王啊,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现在不是院长,叫我老杜就好了。”

    “对不起,一时激动忘了,老杜,你也太厉害了吧,真被你说准了。”

    “那当然了,我一眼就看穿他不是正常人,妥妥一神经病。”

    “还以为我已经学业有成了,没想到,老杜,以后我就跟你学习了。”

    另一边。

    随着林万鑫事件的发酵。

    白沙疯人院的热度再一次碾压了一切。

    八名白沙疯人院活动的参与者,现在已经有六个成为了山海精神病院的住户。

    这玩疯的概率已经超过了一半无限接近百分之九十了。

    甚至还有人开出了盘口,就赌苏佳荔和李蓉会不会也被玩疯。

    不少原本对这个活动还不怎么感兴趣的人,在得知这么多花边消息的时候,也有些耐不住了。

    你胆子很大吗?

    那你敢去玩一次白沙疯人院吗?

    你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吗?

    那你敢去挑战一次白沙疯人院吗?

    你是神经病还是正常人?

    那你敢去体验一下白沙疯人院吗?

    万事不觉,白沙疯人院。

    一时间,白沙疯人院的梗在网络上红透了半边天。

    作为初次挑战失败的林万鑫等六个人的名场面也在网络上各种梦幻联动。

    “大哥,怎么没打中啊?”

    “让子弹在……”

    “头,头都在天上飞。”

    ……

    ……

    ……

    “我赌你的枪里……”

    “有鬼,有鬼啊!”

    ……

    ……

    ……

    “哥们儿,这瓜……”

    “飞起来了,飞了,飞了。”

    ……

    ……

    ……

    “松果痰逗五连鞭,一鞭,二鞭,三鞭,四鞭……”

    “小酮痔不讲武德,怎么还没倒下。”

    “其实,我有闪。”

    ……

    ……

    ……

    各种梦幻联动数不胜数。

    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此外,这些素材不光被鬼畜玩得飞起。

    白沙疯人院,更是在相亲市场里占据了极大的份额。

    有车,有房,有存款的三项标准已经落伍了。

    要找对象,就一定要找能通关白沙疯人院的男人。

    为啥?

    原因很简单。

    首先,参加白沙疯人院被玩疯的概率,无限接近于百分之九十。

    这意味着,能参与完白沙疯人院,还没疯的人,已经是万里挑一了。

    心理健全有没有?

    绝对不会是什么妈宝男,幼稚男,之类的社会巨婴。

    抗压能力极强有没有?

    在那么高压的环境之下,都能够保持心智稳定,这说明他有着极强的抗压能力。

    绝对不会因为喝醉酒撒酒疯,也不会因为一言不合就家暴。

    妥妥的好男人啊。

    以上这些,都是软件条件。

    而在顺利通关之后获得的一千万巨额奖金,直接就把硬件条件拉满了。

    谷</span>  一千万在手,房子不就有了吗,车子不就有了吗,存款也解决了呀。

    只要不沾赌毒,这辈子小康生活妥妥的啊。

    咦,是不是漏点掉了什么?

    对,还真漏了一个。

    我黄某人,坚决与赌毒势不两立。

    那啥,兄弟,这电影什么番号来着,求分享。

    总的来说,作为一个普通人,一千万几乎是一辈子都挣不来的钱。

    妹子们,都指望着能从通关玩家里找一个如意郎君。

    而汉子们,则都希望能顺利通关,成为人生大赢家,获得优先择偶权。

    总而言之,白沙疯人院火翻了天。

    山海精神病院也彻底出圈了。

    当然了,有人欢喜有人愁。

    炒股的哥们儿,已经在天台上排队了。

    “呜呜呜,兄弟能插个队不。”

    “滚,你特么有我惨?”

    “兄弟,我买酒水,酒水跌停;我买复习资料,复习资料跌停;我买……”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兄弟我也是。”

    “还有我,没想到现在真人逃脱类股票居然火了,失策,失策啊。”

    “啥都别说了,兄弟们,排队吧,一个一个来。”

    天台上,一群炒股的哥们儿齐聚一堂。

    而天台下,几个保安已经吓坏了。

    “哎哎哎,楼上的在干嘛?”

    “卧槽,这是跳楼吗?”

    “好家伙,精神病真的会传染啊。”

    “尼玛,我今天看电视就看到,山海精神病院有一群神经病跳天台。”

    “还等什么,快给精神病院打电话。”

    “歪?治安巡查吗,我要举报,这里,这里有一群精神病跳天台。”

    ……

    ……

    ……

    相比起东城区的欢乐。

    永眠镇,则是一片诡异和恐怖。

    经过一番讨论和商议,那名男婴最终被永眠镇的几个大姐轮流收养了。

    以后每家人,都轮流照顾他一个月。

    如果孩子的父母来找,就还给他们。

    如果一直没有人来认领,就由大家一起将孩子抚养成人。

    而作为救孩子回来的李蓉,她则成了孩子的干妈。

    李蓉笑了笑,也开心的答应了。

    反正不需要她养,也不用她承担什么责任,做好事被人夸,不香吗?

    由于男婴没有衣服,也没有名字和生日,完全就是一个空白。

    大伙儿只能先给他取了个名字。

    由于是李蓉捡回来的,就跟着李蓉姓了李。

    “姑娘,你读书多,要不你来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啊,这个,不太好吧。”

    “来嘛,来嘛。”

    “那我就随便说了啊。”

    “要不,就叫李林吧,是在树林里捡到的。”

    “哎,不错啊,大学生就是有文化。”

    “不过还得给孩子一个小名儿。”

    “对对对,取个贱名好养活。”

    “李狗蛋?”

    “我看叫李二狗不错。”

    “李摔盆怎么样,破盆子破摔。”

    “我看,要不然就叫李拜佛,从小拜佛,肯定有佛者保佑。”

    “那还不如叫李开光呢,让菩萨给孩子开个光,走哪儿都有灵气。”

    听着一众山村大姐给孩子取小名,李蓉哭笑不得。

    哪有叫狗蛋,摔盆的。

    甚至连开光拜佛都来了,这就和老一辈给宠物狗取名一样。

    什么花花、黄黄、黑黑、小花、小黑、小白之类的。

    最终,孩子被刘大姐抱回了家,由她来养第一个月。

    刘大姐家里,正好还有五岁大的儿子,想着两个孩子在一起玩,也不会寂寞。

    殊不知,刘大姐家的一场厄运,已经悄悄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