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22章 传说中的大王

    白发老妇人站在那里喜滋滋地欣赏着十七和十二两人害怕却不敢离开的样子。

    待满足了她个人的恶趣味后,将两人让了进来,“别磨蹭了,这里可不是惯孩子的地方。”

    两个人虽然心里害怕,却也不敢不听从对方的吩咐,两人缓缓地挪进了屋子里。

    “继续往前走!”白发老妇人往嘴里灌了几口酒,宛如幽灵一般跟在两个人的身后。

    十七和十二两个人就像是两个没有牵线是木偶,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进去那个屋子。”她淡淡地吩咐道。

    两人不敢多说,轻轻推开眼前的房门,“呕·······”一股腥臭扑面而来,两人弯腰大吐特吐,差点将隔夜饭给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

    “进去!”白发老妇人语气凌厉地呵斥道。真是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嫌弃“大王”?!能成为大王的食物,是你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还敢嫌弃,真是找死!

    不管两人愿不愿意,该进去还是得进去。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两个人越往里面走心里越害怕,越害怕越往里走。因为她们根本停不下来。

    一个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小屋子,怎么走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走到尽头呢?!

    而且,约我深处走,那股腥臭味更浓,甚至还夹杂这浓烈的血腥味儿。

    “婆婆·······”十七声音颤抖地问道,“这花·······花篮怎么会放在这个地方?”

    “是啊,婆婆。”十二也壮着胆子问道,“这·····这到底是什么······什么花儿?”这腥臭问儿真是让人受不了。

    白发老妇慢悠悠地跟在身后,就像是赶鸭子一般。

    十二和十七两人越往前走,腿越哆嗦。忍不住手拉着手,相互有个照应。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她们觉得快支撑不住时,眼前豁然开朗。一个矮小的房子里突然出现一个仿若醉梦楼两个排练大堂般大小的水池。

    水池里的水呈墨绿色,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腥臭味儿。

    这什么地方?怎么这么恶心啊?!

    十七和十二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转身便往后跑。

    “站住!”白发老妇人手里的酒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铁拐杖,她冷声呵斥道,“这里岂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还别说,这酒壶换成拐杖,气势都不一样了。

    “婆婆········”十七和十二满眼无助地看着眼前人。

    可惜,对方是个铁石心肠,根本不将两人的乞求放在眼里。她撇撇嘴,眼里满是不屑。

    “嗯·······”水下突然传出一个如砂砾摩擦般刺耳的声音,“竟然有两股鲜嫩的味道。”

    “哗啦”一声,一个扁平的,宛如鲶鱼的头冒了出来。勉强被称为脸的地方,上面有一对绿豆般大小的眼睛。

    两个鼻孔像是用绣花针挑开的小洞。嘴巴处就是一堆褶子。

    这么个丑东西,怎么就被奉为“大王”?!它到底有什么本事?

    白发老妇人语气恭敬地对着水池里的怪物道:“王上,这是给您的食物。”

    “大王”晃晃脑袋,绿豆般的小眼睛在两个人身上溜了一圈,“气味倒是不错,就是丑了点儿。”

    居然还挑三拣四的?!

    老妇人垂着头,躬着身子,不敢多说一个字。

    “不过,倒是可以将就一下。”他摇头晃脑,目光猥#亵地在两人身上扫过。

    话音未落,一个长长的躯体从水里冒出。猝不及防地将十二卷入水中。

    啊······

    十二和十七同时发出一声惊叫。

    “嗯,我喜欢这个味道!”它将身体卷到进去,用力地嗅着。接着,不可思议地一幕出现了。那恶心玩意的尾巴竟然伸进了十二的裙子里······

    啊·······

    十二又惊又羞,整个人都不好了。十七也是如一滩烂泥一般瘫坐在地上,整个人早就吓傻了。

    “孽畜!”

    洛明川也是第一次见这样恶心的场面,虽然心里发憷,却不能认怂。

    “小贱人!”白发老妇人手中的铁拐杖一挥,便将她拦住。

    别看她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手上的招式却十分凌厉。她微眯着的眼睛里闪着一丝不屑的光芒,语气轻蔑地说道:“小贱人,刚一进门我便察觉到了。”

    “老虔婆,别往脸上贴金了!”洛明川轻哼一声,“若是果真如此,你能让我进到这里?”

    “有何不可?!”白发老妇人十分自信地说道,“反正多你一个不多。”

    “哟,这个姿色不错!”那恶心玩意一边舒服地直哼哼,一边抽空扫了洛明川一眼,“别弄坏了。”

    “是,王上!”白发老妇人恭敬地说道。面对洛明川时,语气中多了一些自得,“你是个有福气的。”

    “那是!”洛明川冷哼一声,“我今天过来就是让大家沾沾我的福气的。十七,你还不走?!”她恨铁不成钢地冲着如一滩烂泥一般瘫坐在地上的人吼道。

    “啊?!”十七缓缓地抬起头,如梦初醒一般,“十三?!”你怎么来了?你竟然会武功?!你·······

    “快走!”洛明川大声呵斥道。磨磨蹭蹭的,要留下来过年啊?!

    十七现在脑袋嗡嗡的,听到“快走”两个字后,便同手同脚地向来时路跑去。

    “找死!”

    这个地方可是有来无回的。白发老妇人转过身,抬手便是一掌。

    洛明川脚步一错,便将十七护在了身后。一抬手,硬生生地接下了对方的一掌。

    “也不过尔尔嘛!”看着老妇人后退好多步才停下来,语气轻蔑地嗤笑一声。

    小贱人,竟然辱骂我?!真是可恶!

    自从来到这处小院子后,就没有人敢对她不敬。

    她手下用力,那铁拐杖舞得虎虎生风。

    几个回合下来,洛明川对她的底子也摩挲地差不多了。至于不一下子将人拍死,那是因为她还不知道该如何对付水里的那个恶心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