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变故

    对于青阳的恩人,胖道士宋锡仁自然是笑脸相迎,不光是宋锡仁,那徐颉,苏清影的身影也在其中,更有那素来不苟言笑的王梓亦脸上还强行挤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意。

    赵铎望着这副笑容,无奈向前拍了拍王梓亦的肩膀道

    “王仙长,若是不想笑,那便不要笑了”。

    听到这话,王梓亦好似如释重负一般收回来笑容。

    山下,孙靖远和赵青岚坐在小溪旁,赵青岚说着这些日子的趣事,孙靖远只是坐在一旁,嘴上挂着微笑,在一旁看着这个有说有笑的女子。

    远处树林中的婢女小锦偷瞄了一眼这并肩而坐的两人,嘴角浮现笑意

    “这才该是小姐该有的模样嘛,自从这小道士回了青阳,就没见过小姐这般开心的模样了”。

    岁月静好,只是短暂,一晃眼便是日进黄昏,赵铎的身影在夕阳的余晖下缓缓出现。

    孙靖远一脸不舍的从赵青岚身旁站起身子

    “赵大哥,事情办妥了?”。

    赵铎颔首道

    “多谢孙掌教,有了这些功法典籍,相信那些玄甲铁骑将来会成为公子最大的助力”。

    孙靖远笑道

    “瑾瑜的事便是我的事,栖雨楼和青阳门同气连枝,自该互相帮衬的”。

    赵铎眼神看向赵青岚

    “赵小姐,是时候该回去了,若是回去的晚了,赵老爷那里该不好交代了”。

    赵青岚看了一眼孙靖远,有些不情愿道

    “靖远,那我回去了”。

    孙靖远虽是不舍,但还是点了点头

    “天色已晚,青岚你一路小心”。

    赵青岚笑道

    “放心吧,我有赵大哥看护,自然不会有事的”。

    孙靖远不放心,气机一路跟着赵青岚踏入秦州城门后才收了回来,再一抬头,瞧着漫天的星空,微笑一声道

    “都这么晚了”。

    孙靖远回到山门时,徐颉早已坐在正阳宫庚角上参悟着天道。

    “师兄”

    孙靖远对着徐颉行了一礼,徐颉回以微笑

    “师弟,今日算是尽兴了?”。

    孙靖远脸上微红,道了一句

    “师兄莫要取笑我了”。

    徐颉道

    “师弟,有情有爱才是人,这等事情,没什么觉得害羞的,有人爱,是好事,你爱的人恰好也爱着你这才是最难得之事,靖远遇到赵小姐乃是你的大气运,好生珍惜才是”。

    孙靖远郑重行礼

    “多谢师兄赐教”。

    徐颉摆了摆手道

    “你我是师兄弟,师兄弟之间无需这些”。

    孙靖远走后,徐颉望了一眼镜月宫的方向

    “所爱之人,也爱着自己,这等事情,多么难得”。

    一声叹息,透着些许无奈,也透着一分悲伤。

    顾家剑冢。

    顾檀薇仍旧是对剑冢之事不闻不问,而且向来对剑冢所有琐事都亲力亲为的顾淮宁也宣布闭关,这一下顾家剑冢又陷入了一团乱局之中,那些剑冢中本就安分之人的心思又开始活络了起来。

    顾宁之,本称为剑冢之中五十年难遇的天才,自小便是被剑冢长辈捧在手心,受万千宠爱于一身,这等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天之骄子,自然是觉得自己本该拥有这剑冢的一切,包括剑主之位,之后后来忽然出现的上任剑主独女顾檀薇打破了其的一切幻想。

    一时间,剑冢中风向全部转变,剑冢之中的长老,老人都将心思花在这位新任剑主的身上,顾宁之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光环,因此他开始将这一切转变都归咎于这个忽然出现的剑主身上,他恨不得将这个新任剑主立即诛杀,在其身上用遍世间所有残忍的刑罚,如此才能一泄心头之恨。

    自从顾檀薇做了剑主之后,族中老人先是充满期待,之后到了失望,最终已经对这位多年游荡在外的剑主不抱以任何希望,眼瞧着族中的风向又在朝着自己一点点的转变,顾宁之那颗桀骜的心思又重新逐渐膨胀开来,顾宁之想要趁着那位终日压制着自己的顾淮宁闭关一举拿下剑主之位,届时就算是顾淮宁破关而出,大局已定,绕是他顾淮宁也只能默认这一切。

    顾宁之的心思,顾檀薇早已洞悉,自从那一日顾檀薇和顾淮宁说了那一句“不破不立”之后,顾檀薇早已有了决意,她要重组沦为一盘散沙的剑冢,不为别的,只为将来栖雨楼和听潮阁一战时,栖雨楼还有剑冢作为倚仗,当然这份小心思,人老成精的顾淮宁自然看得透,但其看破不说破,能与栖雨楼联手,对于剑冢也不失为是一件好事,所以,这各怀心思的叔叔和侄女二人有了一致目标,这才联手准备肃清剑冢有二心之人。

    二人商议之后,顾檀薇仍旧保持原本样子,顾淮宁则宣布闭关,只是为了给剑冢之中那些有二心之人一个机会,所谓不破不立,唯有将剑冢置之死地,这剑冢才能重获新生。

    这份打算,顾檀薇早就去了一封书信给栖雨楼,楼主萧昀对下的命令只有寥寥几字

    “一切听顾怜蕾吩咐便是”。

    栖雨楼上下高手尽数回到楼中,楼主萧昀也是向小大夫叶暮芸求了一副可以短时间让自己恢复功力的药方,为的就是在顾檀薇实施计划时全力支持顾檀薇。

    叶暮芸自然是不愿让萧昀冒这分险,她心知若是萧昀因为自己的药方而又个三长两短,那她再无颜面留在楼中,此生或许再与萧瑾瑜无缘,二人僵持几日,最终二人之间定了约定,不到万不得已,萧昀不得用药,而且此去剑冢,要叶暮芸亲自随行才可,萧昀拗不过这倔强女子,无奈同意,这才将叶暮芸亲手炼制的丹药拿到手中。

    一切都在筹谋之中,如顾檀薇所料,这些时日里,顾宁之暗中联络了剑冢之中几乎所有可以为他所用之人,最终众人商定,三日后,动手挟持顾檀薇,要挟这个新任剑主禅位给顾宁之。

    密谋的众人离去之后,顾宁之一把将手中白瓷杯捏的粉碎

    “顾檀薇,昔日你夺走的一切,我顾宁之都要收回来,昔日你给的一切屈辱,我顾宁之定让你加倍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