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约半个小时后,孔晚青终于收回凤凰真火,然后将“新生儿”月兔安置在了玉骨梧桐树中:“好了。”

    因魂力即将告罄而提心吊胆生怕出现意外的云鹤狠狠松了一口气,缓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问孔晚青:“情况怎么样?”

    “融合很成功。”孔晚青伸手擦去额头上的细汗:“但月兔的魂体毕竟受损过,可能需要好生温养一段时间。”

    云鹤伸手下意识拂过冰冷刺骨的梧桐树,轻声呢喃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啊。”

    孔晚青将视线从玉骨梧桐树上移开,掀开衣袍径直盘坐在冰面上:“你刚才消耗不小,先去休息吧,月兔这里有我守着不会有事。”

    云鹤属风,风巽五行属木,不冻寒潭虽然是整个极北之地灵脉汇聚的灵脉之眼,但终归属性不和,待久了于他无益。

    “嗯。”云鹤没有拒绝,只是最后看了玉骨梧桐树一眼后才转身朝着紧闭的殿门走去。

    “轰”

    厚重的殿门重新关上,不冻寒潭凝而不散的寒意在寒潭之上凝成了一层薄薄的冰,孔晚青的袍角散落在冰层上,如同一朵清冷孤绝的花。

    许久以后,闭目调息的孔晚青睁开眼,在寒意浸染下愈发摄人的黑眸无喜无悲:“你应该明白,他从来没有真正怪过你。”

    听到孔晚青的声音,团在玉骨梧桐树中的月兔动了动,尚且还是个胚胎的她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与玉骨梧桐一念相通的孔晚青却能很轻易的明白她的意思。

    孔晚青勾了一下嘴角,眸中浮现的笑意冲散了他身上的寒意:“如果他知道你醒了,会高兴的。”

    月兔身上粉白色的光芒微微闪烁着,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好,我答应你。”孔晚青轻轻点头:“但你以后不可如当年那般胡来。”

    月兔身上的光芒一暗,片刻后才微不可查的闪烁了两下。

    在不冻寒潭中孔晚青便是只剩一口气都能迅速复原,更别说此次他不过损失了部分精血与魂力罢了,都没等他和月兔交谈完他就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但修炼本就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孔晚青一直在不冻寒潭中修炼到月兔的状态彻底稳定下来了才传信联系云鹤。

    ……

    时隔半月,后殿的大门再次打开。

    一直等在冰神殿中的雪帝放下手中的冰晶蔷薇站起身:“哥,你还好吧?”

    看到雪帝,孔晚青周身比半月前更甚的寒意悄然收敛,下意识伸手揉了一下少女柔软的发顶:“别担

    心,我没事。”

    雪帝仰头看着孔晚青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那张俊脸,面色有几分罕见的薄红:“哥,我已经长大了,你不可以再摸我头了。”

    孔晚青笑着收回手:“看来阿雪确实长大了,都知道要害羞了。”

    雪帝脸上的薄红更甚了几分:“哥!”

    云鹤看了一看雪帝又侧头看了一看孔晚青,也知道此时自己继续待在这里有些不大合适,索性抱着缩在怀里的粉白色小兔子悄悄溜出了冰神殿。

    “好了不闹你了。”孔晚青在雪帝恼羞成怒之前终于笑着岔开话题:“我闭关的这段时间极北之地的情况怎么样?”

    “极北之地没什么事,倒是星斗大森林那边有不小的动静。”雪帝看了一眼云鹤离开的背影,微不可查地皱眉:“五百年来帝天除了出手巩固自己的魂兽之主地位之外一直都在星斗森林核心区潜心修炼,但近一年他不知道到又在发什么疯,竟然带着几只凶兽去落日森林大闹了一番。”

    “落日森林?”孔晚青微微挑眉:“鹿神族那边情况如何?”

    落日森林是鹿神族领地所在之处,又是青霜所庇护的地方,帝天虽强,但在青霜的地盘上应该没占到什么便宜。

    “虽然不知道帝天到底在疯些什么,但总归没如他的意。”雪帝顿了一下才继续说:“只是青霜前日派人给你递了消息,说她感应到生命之神传人的气息要离开落日森林一趟,归期未定,请你替她看顾一下鹿神树。”

    说着,雪帝翻手取出一块青金色的玉牌。

    玉牌两面光滑没有半个字,只有在斜对阳光时方可见里面那只栩栩如生的白鹿。

    孔晚青沉默地接过玉牌后轻轻摩挲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雪帝看着孔晚青,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只身一人将天罚挡在天外的人。

    ——直到这个时候,雪帝才恍然发现孔晚青闭关不过半月时间,身形竟拔高到和从前相差无几了。

    怪不得方才摸自己头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

    不过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哥哥现在这具身体的骨龄半个月前好像才十五六岁吧,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变成十七岁了?

    难不成又用了那个加速时间流速的那个阵法?

    ……

    “阿雪,你且自己照顾好自己。”孔晚青在心底默默估了一下时间,略带歉意的目光看向不知道想到些什么的雪帝:“我还有事要做,要暂离极北之地一段时间。”

    回过神的雪帝没有试

    图挽留,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哥你放心去吧,极北之地有我在呢。”

    孔晚青和雪帝说话时并没有刻意降低声音,所以一直在殿外等着的云鹤一听到这话立刻走了进来:“我们要走了吗?什么时候动身?”

    孔晚青将视线从雪帝身上移开,径直朝着冰神殿外走去:“即刻便走。”

    “行吧。”云鹤抱着粉白小兔二话不说立马抬腿跟上:“我们是先去天斗城还是先去落日森林?弗兰德院长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鹿神族那边又情况未明,你打算先去哪边?”

    “先去天斗城。”走到冰神殿外的雪地时,孔晚青侧目看了一眼在云鹤怀里睡得正香的月兔:“至于你……在月兔化形之前哪儿也别去,就待在极北之地照顾她吧。”

    “……行吧。”云鹤看了孔晚青一眼又低头注视着怀里轻轻动着三瓣嘴的懵懂小兔,倒也没再坚持:“那你自己注意着点,有事玉符联系。”

    孔晚青没有回应,倒是云鹤在说完后依旧不放心,干脆从身上扒了一片青色羽毛塞到孔晚青的手里:“你的实力虽然远比我强,但你身上的隐患不除我始终放心不下,别嫌我啰嗦,我实在是……罢了,我不啰嗦了,你且去吧。”

    “嗯。”孔晚青一向不喜道别,将云鹤的青羽贴身放在胸口处后便立即化作一道流光离开了满目空茫的极北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