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4章 周卫国要娶媳妇了?

    “云龙兄,周兄,后会有期!”

    河源县城外,一条岔路口。

    楚云飞朝着李云龙和周卫国抱拳说道。

    “楚兄,后会有期!”

    说完,周卫国三人便分道扬镳,各自离开。

    ………

    第二天。

    太原日军司令部。

    “听说昨天李云龙和周卫国在河源县出现了?”

    筱冢义男看着山本一木,语气不急不缓的说道。

    “是的,近期在曲阳县到河源县一带出现了许多的小股八路部队,所以游击战为主。

    我们的据点屡屡遭到偷袭,我怀疑是周卫国的部队。

    据我们得到的情报分析,周卫国部队驻地离河源县应该不到十公里,离安阳县不到二十公里。

    而这次周卫国出现在河源县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山本一木不仅是准备对付李云龙,也在不断的派人搜集信息,寻找李云龙的特战团。

    根据他得到的情报,对周卫国的特战团驻地有了一个人大致的范围。

    “曲阳县?”

    筱冢义男听见山本一木的话,语气不禁加重了些。

    “没错,现在曲阳县的宪兵队长是石原村夫。

    前几天刚交上来一份情报,在曲阳县附近的据点和炮楼均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袭击。”

    “山本君,这次周卫国和李云龙出现在河源县是为了什么?

    会不会是你的计划暴露了?”

    “将军放心,据我的线报,这次周卫国和李云龙之所以出现在河源县完全是因为楚云飞。”

    “楚云飞?”

    筱冢义男再次从山本一木的嘴里听到楚云飞的名字,也是不禁有些兴趣。

    “没错,正是晋绥军三五八团的团长楚云飞。

    这次的清乡大扫荡,平田队长负责的主要就是三五八团防区的大孤山一带。

    楚云飞这次出现在河源县就是为了此事。

    而李云龙和周卫国和楚云飞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即是朋友,又是对手,这次周卫国和李云龙之所以出现在河源县,就是因为楚云飞之邀。”

    山本一木在得知周卫国和李云龙出现在河源县时也是一阵恼怒,要知道,在河源县城里面倒处都是两人都通告。

    可如今两人就眼睁睁出现在了他的眼皮底下,而且还闹出来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也没有抓住。

    “山本君,说说你的计划吧,那个朱子明可靠吗?”

    筱冢义男提起周卫国,也是不禁有些头疼。

    “将军,我有信心,还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这一次我一定会让新一团付出惨重的代价,对此我愿意立下军令状!”

    山本一木看着筱冢义男,眼神里充满了杀气,仿若凛冽的风暴,锐利逼人。

    “军令状就不必了,山本君,华北方面对我们第一军很失望,我希望这一次你的特战队能让大吃一惊!”

    “是!”

    …………

    秦家沟。

    距离上次周卫国从河源县回来已经有四天时间了。

    “唉王婶儿,你听说了吗,咱们周团长要娶媳妇儿了!”

    “周团长,那个周团长?”

    “还能有谁,当然是咱们特战团的周团长啊!”

    “真的吗?小翠,你听谁说的呀?”

    “我听王二狗他们民兵队都说了,好像就在后天。”

    “那姑娘是谁家的啊,这么好的福气。

    那周团长俺见过,长的白白净净的,倒像是个文化人,说气话来也中听,对咱们地方上的部队非常好。”

    “好像是团部的潇干事。”

    “那怪不得,我也觉得只有潇干事才能配得上咱们团长了。

    潇雅那丫头我见过,长的俊,而且啊心底还很好,帮了我不少忙。

    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儿,那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咯!”

    “唉王婶儿,你刚才还说谁嫁给咱们团长,才是那个姑娘的福气,现在咋又变了呢?”

    “你个小丫头片子,连王婶的话都敢打趣了啊!”

    ……

    秦家沟的村子里面一副喜气洋洋的景象。

    周卫国和潇雅就要结婚了。

    在前天,周父和潇雅的父亲刚到,随后在一起商量了之后便把时间定在了四天后。

    这会整个特战团都洋溢喜悦的气氛,就连村子里的小孩也是比平时的笑容更多了些。

    士兵的训练之余也是难得的多了些话题,放松了一些。

    特战团团部。

    “小雅!”

    潇冯山看着潇雅,眼神有些激动。(不知道潇雅父亲叫什么,这里是作者自己编的)

    “爹,女儿不孝,对不起,以后女儿再也不能在你身边陪伴你了!”

    潇雅看着潇冯山,眼泪婆娑,哭红了眼眶。

    当初她为了周卫国离家出走,独自一个人跑到金陵,潇冯山为此没少担心,不断的在派人寻找。

    直到后来知道她和周卫国在一起,才稍微放心了些。

    原本潇雅还想着等过一段时间潇冯山气消了就回去给他认错,只是没想到中途发生了这么多事。

    “爹不怪你,要怪也怪周文那小子,都是他,不然我一向听话的宝贝女儿也不会离家出走,第一次不听我的话。”

    潇冯山看看潇雅,心里也是百感交集,不是个滋味。

    潇雅从小就懂事,对于他的话从来没有忤逆过,但是为了周卫国,她第一次不听自己的话。

    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个姑娘家从上海一个人跑到了金陵。

    当时潇冯山听见消息差点被吓死,好歹总算是有惊无险。

    “小雅,我一开始不告诉你,给你重新取名南栀,就是为了让你开始新的生活,离开周卫国那个臭小子。

    只是没想到你们还是走到一起了,你别怪爹,唉~”

    “只是卫国他随时都要上战场,每一刻都在冲锋陷阵,充满了危险。

    万一……万一要是那一天他回不来了,那…你怎么办啊…?唉…”

    潇冯山看着潇雅,眼色有些担心,一脸的不舍与疼爱。

    他就潇雅这一个女儿,对于他来说,潇雅就是他的一切,可是想到马上就要便宜了周卫国,他心里就很不爽。

    当年周卫国逃婚的原因他可是清楚的知道是怎么回事。

    哪里是为了报效国家,为国为民,也就只有潇雅这么爱他才把他想的这么好,这么天真的一直爱着他。

    他可是知道当年周卫国是为了一个女孩枪杀日本浪人被捕入狱,心里放不下那个女孩,迫不得已离开上海,报考的中央军校。

    “爹,不会的,卫国不会有事的!

    我一直在他身边,如果万一有一天…卫国他离开了,那…我…我就陪着他一起,我们说好了喜欢的人不分开的…”

    潇雅说着说着,眼睛里又泛起了泪花,让原本还准备继续说什么的潇冯山也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心疼的看着潇雅,语气轻柔的说道:“唉!好了,小雅,别哭了,后天就是你们结婚的日子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看着潇雅对周卫国死心塌地的样子,潇冯山不由得心疼。

    “小雅,潇伯父!”

    就在这时,周卫国和周继先走了进来。

    “卫国,你来了!”

    “周伯伯。”

    潇雅看见周卫国和周继先走了进来,擦了擦眼泪,破为涕笑的看着周卫国,眼睛里全是幸福的目光,让人既心疼又担心。

    “潇兄,我们出去走走吧,这里就交给他们年轻人了。”

    “也好。”

    潇冯山看着潇雅和周卫国一眼,也是跟周继先离开了房间,走了出去。

    周卫国抱着潇雅,心里有一股浓浓的自责。

    这个宝藏女孩为他做了太多太多。

    在潇雅眼里,周卫国的一切都是对的,哪怕当初周卫国逃婚。

    她仍旧离家出走,自己在金陵打工,自己很少的工资全部用来给周卫国买东西,自己的一切总是毫无保留的交给周卫国。

    “阿土,你怎么了?”

    潇雅感受着周卫国有些紧张的身体,用手轻轻拍拍周卫国的后背,语气轻柔的安慰道。

    “小雅,你未婚夫真是个傻子!”

    “不,不许你这么说,我的阿土才不傻呢,嘻嘻,我的傻阿土一点都不傻!”

    小雅抱着周卫国,脸上始终挂着幸福温暖的笑容,仿若世间所有的美好都在这一刻悄然绽放,尽显芳华!

    …………

    另一边。

    赵家峪,新一团。

    朱子明来到村口一片空旷的田地里,最右环顾四周。

    确定没有人发现以后,这才偷偷从衣服里掏出一张小纸条,放在石头下面,随后整理整理衣服,若无其事的离开。

    此时,在新一团团部。

    “待会打扫完把水缸的水挑满了!”

    魏大勇从正在打扫院子的段鹏身边走过,语气高傲的说了一句。

    段鹏听见魏大勇的话,心里也是不禁一阵郁闷,小声嘀咕道:“水缸的水俺早就挑满了。”

    “俺说的是房东张大娘家的水缸!”

    魏大勇听见段鹏的话,也是继续强调道。

    “房东家的水也归我挑?”

    “当然,帮老百姓办事是我们八路军的优良传统,你不知道吗?”

    段鹏也算是看出来了魏大勇在一直刁难欺负他,不由得说道:

    “俺是来投奔李团长的,又不是来投奔你花和尚的,团长都没说我啥,你在这命令我。”

    “你个新兵蛋子,不知道要听老兵的话吗?”

    魏大勇看着段鹏一脸不服气的样子,也是语气有些激动。

    “你个花和尚才比我多当几天的兵,你就在这里装老兵?”

    “就算我比你早当一天,那也是老兵,小子,我知道你会些拳脚功夫,怎么样,来练练?”

    魏大勇看着段鹏不服气的样子,挑衅的说道。

    “来就来,谁怕谁。”

    “唰!”

    “彭!”

    说完,魏大勇率先出手,凌冽的拳法直奔段鹏。

    段鹏看着魏大勇的攻势,手上也不含糊,一掌拍开魏大勇的拳头,左脚如同迅雷一般,快若闪电,向着魏大勇的面门扑去。

    “砰!”

    “哈啊!”

    “蹬…蹬!”

    两人猛地一碰,各自向后退了几步,这才注意到趴在院墙上看了半天的李云龙。

    “打啊,继续打啊!”

    李云龙看着二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仿佛没事人儿一般。

    “嘿嘿嘿,团长,俺刚才在和段鹏切磋拳脚呢,这小子果然有两下子。”

    魏大勇看着李云龙,笑呵呵的说道,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团长,这个花和尚,总是想着欺负俺!”

    段鹏看着李云龙,语气不满的说道。

    “那你就任凭他欺负呀?”

    “揍他啊!全团你揍谁都不行,唯独魏和尚除外,你们两打架不违反纪律,我说的。”

    李云刚才看着段鹏和魏大勇的比试,也知道两人都功夫应该差不多,很放心让两人切磋。

    “真的,团长?”

    段鹏看着李云龙,一脸惊讶。

    “没错!我说的,你揍他不算违反纪律!”

    李云龙靠在院墙上,语气随意的说道。

    “是!”

    魏大勇也是看着段鹏,两人都眼里都有些跃跃欲试,有一股棋逢对手的火光。

    李云龙说完,随后这才转身走进了屋里面。

    ………

    另一边。

    三五八团。

    “团座,日军撤兵了,二营前面和我们对峙的第四混成旅三团,今天早上全部撤军,原因不明!”

    方立功走进楚云飞的办公室,语气有些意外的说道。

    “团座,二营来电询问是否将防线向前推进五公里,我们也来个步步蚕食?”

    “可以,就算十公里也行,我们背靠大孤山,依靠战略纵深,进可攻退可守,至于两翼的安全就更不用担心了。

    东边是李云龙的新一团,西边是独立团孔捷的游击区。

    ”

    楚云飞听见方立功的话,一点也不意外,分析着说道。

    “团座,我对目前的军事态势还是有所担心。”

    “担心?你是对八路不放心吧?”

    楚云飞看着方立功,反问道。

    “没错,特别是我们旁边的李云龙团,在以前和我们打了十多年,双方积怨已久,并不是一句一致对外联合抗日就可以解决的。

    李家镇兵变,李云龙看起来是为了帮忙,实则趁火打劫,钱铂均手下的装备全被他收缴了。”

    楚云飞听着方立功的话,语气也是不禁重了些。

    “你说的没错,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之间必定有一战。

    但是还不是时候,现在我们任何一点摩擦都会导致我们国家国防力量的损失,这是日本人最希望看到的事。

    民族的利益高于意识形态,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这批装备在李云龙也好,反正也是抗日,放在李云龙手里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他们也不容易,粮食弹药都得靠自己解决,军政部巴不得他们自身自灭,也够难为他们的。”

    楚云飞说着,也是不禁对周卫国和李云龙有些佩服,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仍旧能取得如此耀眼的战绩。

    “嗯,也只好这样了,我在斟酌一下,去向第二战区写份作战报告,到时候多报一些战损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