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喵?”

    “喵你妹,傻乎乎的。”

    “喵?嗷呜…”

    “你再骂?”

    这臭猫,刚刚才腻腻歪歪地哄完她,怀中还温存尚在呢,结果随口嘴她两句也要计较。

    呵,女人…

    秦仁不跟女人或者母猫或者母狐狸一般见识,他看着手里这张极为特殊的身份证,除了惊讶于【民族:九尾】的信息之外,更在意的是旁边的寸照。

    微微歪起的脑袋…

    小巧可爱的脸型轮廓…

    两只毛茸茸的高高竖起的三角形耳朵…

    还有纯白中泛着淡淡银光的短发,微微打着漂亮而整齐的内扣,垂落在雪白的脖颈旁…

    ……

    老实说,如果这单纯只是一个蓉城大街小巷里常见的cosplay的那种猫耳少女,秦仁第一时间的反应还不至于太惊讶。

    不过这张照片却很特殊。

    因为除了头发猫耳等信息可见以外,照片上这个少女的面部五官,全都被一片马赛克挡住了。

    模模糊糊,是那种横向的有点儿涂抹感的马赛克。

    秦仁能第一眼看出这是一个猫耳少女,全是凭借整个头像的轮廓以及左边【性别:女】的字样。

    “哥。”

    在场的其他人中,鱼有容同学第一个凑过来:

    “这是…团团么?”

    “嗯…”

    秦仁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不知道。”

    话不能说满了,毕竟秦仁并不清楚带回来的卡片是如何运作的,照片上打码的人脸跟团团的猫脸也没法一起比证。

    “团团,过来。”

    “喵~”

    秦仁招了招手,只记主人好不记主人仇的懂事猫猫立刻就迈着妖娆的小碎步过来了。

    “瞧瞧,这是谁?”

    “喵?”

    团团顺着秦仁指的方向看了一会儿,然后露出嫌弃的眼神,小爪子把自己的身份证拍到了地上。

    “啧,别闹。”

    秦仁捡起来,重新拿到她眼前:

    “仔细看,仔细想想,这是不是你?”

    “…喵。”

    团团姑且再多看了一会儿,两会儿,三会儿…

    然后臀儿一翘,直接把身份证叼走,跳下去,叼进了某小母狗的窝里扔进去,头也不回地转身,还用后腿刨了两下。

    显然,她对身份证上的陌生形象不仅没有好感,貌似还因为觉得对方竖起来的耳朵是在对自己挑衅,因此直接将其拉黑。

    而作为积怨已久的老冤家,她这种把别人的家当作垃圾堆的举动,自然是成功惹到了还在窝里假寐的苏莉莉。

    “昂!”

    小母狗难得地在大白天瞪圆了她清亮的双眼,咧开嘴巴露出两颗洁白尖锐的小虎牙:

    “昂呜!”

    团团则是优雅地回头,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喵?”

    呀?原来你在里面啊,抱歉,光顾着扔垃圾,没看到呢~

    “……”

    哪怕是秦仁也能听出来,这绒布球想要表达的意思非常绿茶。

    “昂呜——!”

    “喵嗷——!”

    于是两个小毛球又日常开战,黑色和白色的毛毛薅了一地,鱼有容手脚麻利地去拿粘毛器和扫把,鱼灵儿开始收拾茶几上的香蜡摆设,洛瑶则是抱着可乐,熟门熟路地跑去叫唐波波看戏了。

    “唉…”

    秦仁无奈地摇摇头,默默去窝里把团团的身份证捡起来,又兀自研究了一会儿之后,只能姑且认为这是一张【半成品】。

    说白了,就是卡片也实在搜刮不到团团可以适配适用的身份信息,所以就生成了这么一个残缺的信息。

    毕竟【民族:蛇】这种信息多少还能有说法,可照片上放一个萌萌的猫咪小脑袋,就怎么都说不过去了。

    “九尾…”

    秦仁手指摩挲着上面的这两个字,眸光在马赛克照片上打量着。

    “不是猫耳,是狐耳吗…”

    无关紧要,都很可爱就是了。

    只是卡片给出了这样的一个模子,秦仁不禁会想,团团将来有一天会不会就真的变成这样,真地变成一个活生生的少女呢…

    ……

    扪心自问,曾几何时,在苏莉莉还没来,阿翠那的兔子也没有成精之前,秦仁就已经想过假如团团变成女孩子的情景。

    只不过当时因为还不知道她是狐狸,以为她就是个猫,所以想象会仅仅局限于自己看过的某些作品。

    可如果是狐狸的话,要说成精,秦仁就会忍不住想起自己真正接触过的,那些被称作狐仙的魔物。

    妖面人身…

    惨白的三角脸…

    浑身奇怪的膏药味…

    一点儿也不勾人反而渗人的细长双眼…

    ……

    作为狐狸,要是团团以后成了精,变成狐仙的样子,那秦仁可就…

    “喵…”

    正想着,打完架的团团跳过来,一片儿温热的小舌头舔了舔他宽厚的手掌虎口,用自己的方式,对发呆的秦仁表达了在意和关切。

    “没什么,在想事情罢了。”

    秦仁莞尔,整理着她脖子上被挠的乱糟糟的毛毛,待她蜷缩着小小的身子趴在大腿上之后,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当初刚捡到她的时候。

    ……

    那个时候的团团,也是一声乱糟糟的毛,却远不如现在这样干净。

    雨水下,泥地里,脏兮兮地,几根几根地粘在一起,黯淡双眸抬起来看向秦仁的那一眼,朝着秦仁气若游丝的那一声轻咛,无不触动着秦仁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而当她看到自己眼神里的犹豫时,那果断而绝望地一个低头,那个挣扎着起来要走向它处独自寻找食物的怜弱而倔强的背影,也是秦仁最终决定将她带回家的另一个原因。

    可怜,但不自怜。

    痛苦,但不放弃。

    这个稍稍有些特别的小东西,一转眼竟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比那些所谓高血统,纯血统的猫咪还要漂亮聪明了呢…

    ……

    “喵…”

    眼前的景象渐渐从回忆回到现实,抬起小脑袋的团团望着秦仁双眼里看不懂的柔情,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点儿害羞,刚想扬起大尾巴遮一下脸蛋儿,却觉身子一轻,整个猫已经被他搀着腋下提了起来。

    “喵?”

    大大的疑惑中,秦仁的面庞在她大大的蓝眼睛里越放越大,最后便觉粉嫩的小鼻子微微一暖,有些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眸子后,自己的脸上很快又被秦仁亲了一下。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就算成狐仙了,也都是我的小宝贝儿,知道吗?”

    “喵…喵~”

    坏了坏了,他…他好突然…

    这下人家是真地想害羞了,团团两只爪爪捂着小脸,在秦仁的怀里滚了一圈,又滚了一圈,雪白的肚皮露出来又被他揉了好一会儿,毕竟是第一次被他这样人模人样地亲亲+表白,心中着实越想越欢喜,也越想越难为情,最终羞答答地喵喵两声就跑到阳台深呼吸去了。

    “九尾…”

    秦仁望着她摇曳轻灵的背影,心底再次嘀咕起这个身份,视线在她圆圆的臀儿上来回打量。

    这才一根尾巴啊…

    还有八根呢…

    在他正琢磨着这个严肃的问题的时候,秦仁的双膝微微一沉,低头一瞧,竟然是另一个打完架,毛毛同样乱糟糟的家伙跳了上来。

    “哟?”

    这一位可是从来不黏人的,至少现在这个形态是如此,秦仁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稀客啊。”

    “昂…”

    小母狗莉莉不满地哼了哼,就这么趴在秦仁腿上一动不动,唯有背部微微弓起,似乎在提醒他什么。

    秦仁知道她的脾性,也不逗她了,拿起茶几抽屉里的小梳子帮她梳起来。

    “别生气了,反正她也打不赢你。”

    “……”

    苏莉莉没说话,黑溜溜的眼睛直愣愣瞧着阳台的方向,不知道在看窗外还是在看团团。

    直到当天夜深了,又到用餐的时候,照例溜上床变为色气萝莉的她,却忽然背对秦仁久久不说话,表现出了很奇怪的样子。

    “干嘛?这是要绝食啊?”

    秦仁打趣地捏捏她好玩的尾巴,手腕却被她挥动起来的尾巴甩的一疼。

    接着,她好看的脸蛋转了过来,颦起的眉儿下,那双红宝石样的双眼里,有着明显的不悦以及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情愫:

    “你亲她。”

    “?”

    “白天,你亲她了,那个狐媚子!”

    “……”

    ------题外话------

    ps:201-202的章说已经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