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章 骑虎难下

    徐荣平静的看着城下的局势,微微颔首。

    于寻常之中见不寻常,虽然各队士卒配合看起来轻松,但达到如今这般默契的配合,其中耗费的精力和汗水难以想象。

    各方面细节都毫无破绽,精益求精、炉火纯青。

    乌桓军进攻的威胁度属实太低,弩手甚至为了减少箭矢损耗和避免弩机损伤, 直接放缓了射击的频次。

    每次都等到敌人爬至云梯三分之二左右的位置时再进行射击。

    身后的副手也没有干看着,除了必要的帮助填充箭矢、更换弩机外,他的脚边也放着一支装满箭矢的弩机。

    一旦出现意外或主射手手中的弩机卡壳,他会在第一时间顶上去。

    冲上去、中箭、掉落。

    冲上去、中箭、掉落。

    无数乌桓兵就不断重复着这一举动,连城墙的边缘都没有碰到。

    一切正如徐荣预料的一般无二,对于不善攻城的乌桓人而言, 高耸坚固的无定塞就是遥不可及的天堑。

    而面对这种绝望,便是一向英勇的乌桓人,心中也不由得退缩了。

    丝毫看不到半分希望的他们,再不愿无谓的送死。

    丘力居看着一名名倒下的族人,心如刀绞:“张大人,先收兵吧!”

    “不急。”张纯目光不停的打量着城墙上下,想找到些许破绽。

    与此同时,一群步卒扛着麻袋冲了上去,麻袋之中满满的沙土。

    这些士卒冲到城墙下,将沙土卸下,转而返身。

    丘力居见到这一幕,不禁面露纠结之色:“大人是打算填平前往城墙的路?”

    “不然呢,如此高的城墙、如此严密的防守,首领大人还打算爬云梯冲上去吗?”

    “这城墙可足有近十丈!”丘力居不禁强调道:“要想填平,得死多少人大人您应该清楚。”

    “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多,对面防守再强,也不过就几千人。而我们,足足二十万, 昼夜不歇的攻城定能将其拿下, 不过死上几万人罢了。”张纯眼中满是狠厉道。

    “只要拿下辽东,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看着一副枭雄作态的张纯, 丘力居心头大颤,目光之中隐隐多了些许怀疑和畏惧。

    他害怕了。

    他合作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仿佛察觉到了丘力居眼神中的不对,张纯回头微微一笑。

    “首领大人莫慌,辽东之富有你我皆知。只要拿下辽东,你我平分,共享富贵,岂不痛快!”

    “届时乌桓数年不用再担心生存问题,如今鲜卑内乱,再乘势而起,一统草原,定可建立超越匈奴、鲜卑的功业。相比之下,区区几万族人的性命算得了什么,每年乌桓饿死的人还少吗?”

    仿佛恶魔的低语出现在耳边,丘力居身体不禁微微一颤。面色变换,眼神转而变得果决。

    不得不说,张纯勾画的未来令他无法拒绝,内心的贪婪终究战胜了恻隐之心。

    “首领大人也莫心急,既然已经试探出了无定塞的防备坚实, 也就没必要那么拼命。把族人撤下来一部分, 给对方一定的守城压力即可。多派些族人填埋沙土, 用不了多久,定可将通往此塞的路填平。”

    “全凭张大人吩咐!”丘力居道。

    张纯满意的点点头,转而继续看向无定塞。然而丘力居没有发现的是,张纯眼中的不安和无奈。

    起兵作乱,有进无退。

    张纯看得出丘力居的小心思。

    如果进展不顺,对方随时可以将他的人头砍下交由朝廷,再说两句好话,表示自己被裹胁蒙蔽,以如今朝廷之局势,不会过多追究的。

    而他不同,他是主谋,一旦叛乱失败便是粉身碎骨,可谓如履薄冰。

    深知汉室底蕴之强大的他根本没有进军中原的想法,皇甫嵩、朱儁等人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他所想的便只是割据一方、以待局势。

    幽州之地多义勇之士,别看他顺风顺水的拿下了右北平和辽西,不过是因为这两地都是乌桓盘踞之地。

    说白了,现如今他所率领的叛军,还没有拿下一座真正的汉郡。

    是夜,乌桓人依旧在昼夜不息的填埋着土石,叛军大帐之中,张纯与一同叛乱的张举正在密谋。

    “现在情况如何?”

    “丘力居暂时被我安抚住了。但无定塞如此高耸,攻下来起码要一个月的时间,而且损失会极大,恐怕士气会出问题,而且迟则生变。一旦朝廷和李兴反应过来,就麻烦了。”张纯有些忧虑道。

    “我们都知道攻打辽东乃是下策,但这却也是不得不为之事。”张举叹了口气。

    “李兴此子战绩斐然,非意欲对付之辈。我们欲割据幽州,就必须要将之消灭。否则的话一旦朝廷来袭,必会腹背受敌。拿下辽东,进可攻、退可守,益处颇多,花费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我明白。”

    “近些时日注意些,我们麾下的兵力虽然不多,但也要全派出去。这时候最怕的就是丘力居那边出问题,一定要展现出我们的态度,以免令其产生异想。”张举道。

    “可我们手里总共才凑出了三万余兵马,一旦拼光了,如何入住辽东?怕只怕到时丘力居过河拆桥,我等平白为他人作了嫁衣。”张纯还是有些担心道。

    “他不敢。他若是敢,就不会打着我们的招牌叛乱了,此人看似莽撞,实则谨慎小心的很。他只想捞一笔就跑,让我们顶罪,不敢轻易动手的。毕竟他是乌桓人,辽东的百姓不可能服从他的管理。”

    “你有把握就好。”张纯对于张举的能力还是十分信任的。

    “多布探子,查看周围。李兴毕竟是沙场宿将,不会眼睁睁就看着我们将无定塞拿下。此战战后将无定城内所有士卒尽数杀死,铸造京观,威慑辽东之兵。若是真的一座座关塞打下去,别说我们麾下这二十万大军,便是再多几十万都难以拿下。”张举语气之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羡慕与无奈。

    “兄长,你说李兴此人是否同样有心自立为王?”张纯忽的道:“无定塞的城防你也看清楚了,别说是我们,就是朝廷南北军怕是短时间内也难以拿下,你说一座位于西南内腑的关塞,为何要如此费心打造?恐怕不仅是防备乌桓这么简单。”

    “贤弟所言不错,李兴此人恐也有自立之心。”张举幽幽的说:“而且他怕是为此已经准备妥当了。”

    “那兄长,我等能否与之共图大事?”李兴展现出来的实力令张纯不由得生出他想。

    “呵呵。”张举看着张纯,轻轻摇头:“很难!尤其是我等已经举起反旗,对方定不会引火上身。据我了解,李兴此人性格谨慎,谨小慎微。若非义军四起,朝廷确显倾覆之象,否则其恐不会出手。”

    “他不想反,我们就逼着他反!”张纯眼中满是狠厉:“散布谣言,引朝廷猜忌,逼其造反!”

    “此计确实不错,但攻塞在即,这些都只能是后话。”张举此时也有些后悔。

    这一计策他并非想不到,但当初前来辽东时并不知晓李兴会如此难缠。

    现在已经发兵,却被阻在塞外,已是骑虎难下,再行退兵,怕是人心就要散了。

    到时幽州官兵必不会再作壁上观,定然痛打落水狗。

    “先拿下无定塞,再谋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