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章 争风吃醋的太医

    诸葛亮皱了皱眉头,感觉这小兵的话有点不可信,“既然汝不是从天而降,兵荒马乱之中又怎么出现在我军营寨?汝是哪里人?姓甚名谁?”

    “我姓李名幕然,字鸿光,世居此地,以替人治病为生,前几天进山采药迷了路,误闯营寨,望丞相赎罪。”把三国志读得滚瓜烂熟的他随口给自己捏造了一个虚无的身份。

    “哦~原来是位医者,既然如此,汝可愿为我诊视一番?”

    听到他的话,诸葛亮心中略动,如今大战频频,兵士们死伤较多,如若此人能留在军中,救治那些受伤的兵士,倒不失为一大助力,也可借机试探一下他是否在说谎。只是以他不过三旬的年纪,不知道医术如何,且先试他一试。

    李幕然眉毛一挑,这大约是不相信我的话,想要试探试探我,你要是找个别人来试探,我还真有点答不出来,毕竟我学的是西医,不是中医,望闻问切这些靠经验积累来判断的手法我还真不行。至于你嘛,嘿嘿……

    “且容我一试!”

    李幕然嘴角微翘,大步走上前,有模有样地将手指搭在了诸葛亮的尺脉上,左手想当然地就想学电视里老中医那样捋捋胡须,好装作经验老到的样子。

    可还没碰到下巴,他的手就尴尬地停在了半空,平日里每天都用剃须刀刮胡子,哪来的山羊胡?

    “丞相高看他了,一个胎毛还没褪掉的后生,连切脉都那么生疏,能有什么医术?”

    听到有人说风凉话,李幕然才注意到营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位苍然鹤发的老者,额头前凸,眼眯成了一条缝,大腹便便,身上一股淡淡的中药味。

    “这位是?”李幕然刚搭上诸葛亮尺脉的手指又缩了回来。

    “老夫吉邈,现为太医监监丞,专为丞相治病。”

    哦~原来是诸葛亮的御用医生,这人语气充满了不屑,刚进来就说了一通阴阳怪气的话,大概是怕我抢了他的饭碗吧,等等……吉邈?东汉太医吉平有两子,其中一位就叫吉邈。曹操做大汉丞相时,吉平谋划干掉曹操,结果计划泄露被杀,满门抄斩,难道他就是吉平的儿子?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年岁并不能代表什么。”

    “听汝这么说,是认为汝的医术比老夫强?”

    李幕然剑眉一挑,这是不服气要跟自己硬杠啊,我堂堂一个经过系统医学教育的人,会怕你?

    “别人嘛不敢说,但肯定是比先生强上那么一点!”

    吉邈自从来到蜀地,向来自认为是医术第一,如今被一个不知名的后生无视,那忍得了这口气,“丞相,他要是能诊断出一二来,老夫愿放下身份,拜他为师。”

    诸葛亮见这年轻人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把吉邈激得失去了气度,眉头一皱,他堂堂一太医院监丞,却跟一个后生晚辈斗气,气量有点小了。

    “拜我为师就不必了,如果我能诊断出丞相的病因,就请监丞自行辞官,如何?”

    “好!好!好!倘若汝只是卖弄口舌之辈……”

    “人头送上!”

    “年轻人,你太狂妄了。”

    ……

    李幕然也不跟他再费口水,也不假装诊脉了,直接开口说道,“丞相近来饮食欠佳。”

    “哈哈哈……都看到了吧,诸位,这就是他的诊断?丞相饮食欠佳就连黄发小儿都能看得出来,这就是一个不学无术之徒!”

    众人也都一脸疑惑,只有诸葛亮不言不语。

    “丞相最近咳血较多,且胃部时常剧痛,如厕见血……”

    在听到这些对他病症的详细表述之后,吉邈的笑容逐渐凝固,变得严肃和震惊起来。这些病症,也只有他和丞相本人才能知晓。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连望闻问切都不过一遍就能做出极为正确的判断,不得不让他收起了一些对这个年轻人的轻视。

    诸葛亮听到这话后,忍不住点了点头,这年轻人应该有些医术功底。

    见到众人的反应之后,李幕然有些得意起来。

    和魏国、吴国相比,蜀国本来就国弱兵弱,五虎上将全都没了之后,将才凋零,所谓“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说的就是这个时候。

    诸葛亮一心想要北伐中原,匡扶汉室,奈何后方有个无能的皇帝,前方又有可用之才,六出祁山,劳心劳力,连司马懿都知道他“食少而事繁,其能久乎?”自己这个未来穿越者,又怎么会不知道?

    想到这里,李幕然心中越发得意,跟我比医术,恐怕你这官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姜维听到李幕然的诊断之后,大喜过望,自降汉之后,丞相对他如师如父,眼见他身体每况愈下,心急如焚,如今丞相禳星成功,若此人真能施展妙手回春之法,让丞相病体康复,覆灭魏国指日可待。

    当即,他单膝跪地,双手抱拳,眼眶含泪地说道,“先生大才,请恕我等先前无礼,如能治好我家丞相的病,则汉室幸甚!天下幸甚!”

    “这……”

    李幕然看了诸葛亮一眼,此时的他精神还好,脸上也有稍许血色,看上去没有那么病恹恹的。但接受过后世教育的他心里很清楚,诸葛亮这种状态类似于病人离世前的回光返照,禳星成功只是大大提升了他的精气神。

    如果不及时用药,悉心调理,油尽灯枯的那一天早晚会到来,更别提什么北伐中原,匡扶汉室了。

    诸葛亮见李幕然面露难色,眼神随之黯然,他自己也算半个医者,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清楚,如果没有什么高超的医术或者长时间将养,折寿是避免不了的。死并不可怕,只怕这短短十二年光阴太短,难以完成先帝的嘱托。

    李幕然沉吟间,吉邈的冷嘲热讽又在耳朵边想起,“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算你诊断出了丞相的病症,可知病因?如何下药?伯约真是糊涂,不来求我,反倒去求一个来历不明,医道深浅不知的后生晚辈,这不是舍美玉而求顽石吗?”

    李幕然心中腾然火起,哎呦我去!这老头还真跟自己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