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章 耍猴耍出了高度

    “药方是有,就怕监丞大人配不出来,因为这些药材实在是太难找了。”

    “笑话!我身为监丞,什么珍奇的药材没有?只要有药方,我就能配出药来。”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怪不得我。

    “既然如此,拿纸笔来!”

    吉邈大喜过望,他没想到李幕然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下来,“年轻人很识时务,只要你跟着我,下半辈子不用愁了。”

    李幕然确实把药方写出来了,只不过他写的是合成镇静剂所需要的化学制剂。

    吉邈满心欢喜接到李幕然递过来的药方,然而下一个呼吸他就傻眼了,“这……这些药材……老夫行医一声还从未听闻,这药方没有掺假吧?”

    “掺假?我之前就说了,这些药材太难找了,监丞大人如果不信,就当这是废纸一张。”

    “你可不要糊弄我,不然非但官坐不了,连你的小命都难保。”

    “怎么会,我还等着监丞大人给我荣华富贵,娇妻美妾呢。”

    “你知道就好!待丞相醒来,我自然会为你说好话,放你出来。”

    得到满意的答复之后,吉邈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帐篷。

    ……

    黄昏,中军帐

    “水……水……水!”

    昏睡了一天的诸葛亮悠悠醒转,感觉自己的喉咙如同火烧一般。

    伺候在中军帐的童子见丞相醒来,急忙奉上温水。

    一盏温水下肚,又洗了洗脸之后,诸葛亮顿时感觉神清气爽,精神为之一振,这种舒服的感觉,也只有在隆中高卧时才有,自从跟了先帝,就连睡觉都睡不安稳。

    “我睡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辰?”

    “禀丞相,您睡了五个时辰,现在已经是酉时了。”

    “都这个时辰了”

    “丞相已经数年没有这么安睡过了,这多亏了那位先生的神药。”

    诸葛亮点点头,他的药确实神奇,不仅解决了自己失眠的毛病,甚至连胃痛的症状都减轻不少,他的药的确称得上是神药,难道这是天佑大汉故而降下此人来给自己延寿,好让自己完成匡扶汉室的大业么?

    “快去把他给请来,我要当面谢他。”

    童子面露难色,“丞相,恐怕小人请不来。”

    “怎么?他已经离开大营了?”

    “先生还在大营,但是被关押起来了。”

    “为何?”

    小童心中一乐,吉邈啊吉邈,平日里因为给丞相用药的事,你把我当牛马般呼来喝去,没少受你呵斥,今日倒要让你好看!

    随后他将诸葛亮昏迷后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添油加醋诉说了一遍,惹得诸葛亮大怒。

    “吉邈着实气量狭小!伯约糊涂!令伯约立刻将他放了,请来见我,再把吉邈带来。”

    见自己的言语起了效果,小童乐开了花,径直出账而去。

    ……

    自从李幕然那得到药方后,吉邈就一头钻进了自己的营帐,半天都没有出来,可令他纳闷的是,自己翻遍了随身所带的所有药典都没找到李幕然所写的药材。

    “真是奇怪,难道这药方是假的?不……有谁不想要荣华富贵,娇妻美妾呢?更何况是他那样的年轻人,八成是这些药材太过稀有,随身携带的典籍并没有记载,且待回去后再行查阅。”

    “老师,丞相差童子前来传您前去见他。”

    “丞相醒了?”

    “说是酉时醒的。”

    酉时,吉邈掐指一算,到现在丞相已经睡足了五个时辰,以往,丞相在他的药调理下,即便睡上三个时辰都难上加难,没成想那两个小小的药片居然让丞相足足睡了五个时辰。这说明李幕然确实有点本事,这个药方上记载的药材一定是极为稀有的神药。

    一定要把药配出来!一定!还有,那个李幕然一定要不惜一切笼络在自己身边。

    打定主意后,吉邈将李幕然的药方小心翼翼地收起来,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整肃好衣帽,随即出了帐篷朝中军帐而去。

    当他来到中军帐之后才发现中军帐已经来了不少人,文官武将全都两边而站,随后他就看到了最令他吃惊的一幕。

    李幕然……他居然跪坐在丞相身侧,在跟丞相有说有笑,把酒言欢,好不开心。倒是两边的文武大臣们全都小心翼翼,连大气都不敢出。

    吉邈心生疑问,他们这是怎么了?

    “见过丞相!”

    听到吉邈的声音后,诸葛亮收敛了笑容,将酒杯重重放在了桌上。

    “我听人说,你咒我仙去了?”

    一听到这严厉的语气,吉邈预感到大事不妙,这是谁在丞相面前搬弄是非,数落我的不是?他偷偷看了一眼姜维,姜维板板正正,面无表情站在那里。又扫了一眼众人,也看不出个眉目,直到他看到丞相身边童子时,才找对人。

    是了,一定是他!这童子平日里就跟自己不对付,八成是他在丞相面前说了自己什么坏话,一个小小的童子,竟然敢跟自己这个堂堂监丞作对!日后有你好看。

    “卑职并非诅咒丞相仙去,实在是因为昨日场面过于混乱,丞相又突然晕厥,所以才导致误判,万望丞相赎罪。”

    “那鸿光又说你威逼利诱,令其交出药方又有何说?”

    “此事万万没有,卑职身为太医院监丞,如何会图谋他一小小药方,定然是他污蔑卑职,望丞相明察。”

    吉邈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李幕然前脚还对自己恭敬有加,后脚就在丞相这咬了自己一口。他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还让自己心甘情愿往里跳,还是小瞧他了。

    “这么说来,他是冤枉你了?”

    “卑职确实冤枉!”

    就在这个时候,平北将军马岱急匆匆来到大帐,“末将奉丞相令,前去监丞的大帐搜查,查到药方一副。”

    诸葛亮接过来扫了一眼后,旋即将药方撇到了吉邈面前,“这如何说?”

    直到这个时候,吉邈才慌了神,双腿一软,屈膝下跪,连连磕头求饶,“卑职……卑职……卑职并没有威逼利诱他,卑职只是想跟他交流一下医术心得,这药方……是他赠予卑职的。”

    见他到这个时候依然在狡辩,一向脾气好的诸葛亮被彻底激怒,“大胆!到了这个时候,汝还居然敢矢口否认,着实可恶,来人!将他拖出去,军棍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