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章 南归已定

    丑时,大约是后世的凌晨四点,实在熬不住的李幕然回到了自己的营帐,躺下来准备小憩一会儿。年龄越大,这身体素质就越差,当初上大一、大二那会,晚上去网吧通个宵,第二天即便不补觉也没这么困过。

    但是,他前脚刚躺下,后脚大营就嘈杂声四起,还夹杂着一些兵士们哭爹喊娘的哀嚎。

    不用想,宗预这次夜袭肯定失败了!

    【中军帐】

    李幕然揉着有些酸涩的眼睛进来,看到站立两边的将士们一个个哭丧着脸,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正中的诸葛亮的神色也没那么自然,在看到李幕然进来后,他的眼神颇为复杂,这个年轻人……神色如常,难道他早已预见到了宗预会大败?

    “禀丞相,宗预等人均已回营。”

    “让他们进来吧!”

    得到传唤后,第一个进来的宗预头盔没了,盔甲和战袍上沾满了鲜血,左臂缠着绷带,衣服被撕扯得有些破烂,好不狼狈,看来真的是经历了一番苦战。

    第二个出现的马岱情况比他好点。

    后续进来的张翼、廖化还是出去的样子,看来是没经过厮杀。

    “宗预,你先说吧。”

    “禀丞相,末将率军夜袭营寨,抵达魏军大营时,魏军大营除了大营四周零散的火把光芒之外,里面一片漆黑,臣率军冲进大营后本想火烧营寨,乱了魏军阵脚,一开始确实确实挺顺利,烧了魏军不少营帐。未料冲到距离魏军中军大帐还不足百步的时候,火光骤现,喊杀声四起……末将深陷重围,幸有马岱将军从后接应,末将浴血厮杀,率军冲出重围,所带人马,折了千余,损失惨重。”

    说到这里的时候,宗预声音已经带哭腔,情绪明显有些波动。

    李幕然紧跟着说道,“宗预将军冲出魏军大营后,魏军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紧闭营寨,任由马岱将军接应宗预将军离去,两边设伏的人马也都无功而返。”

    “末将无能,一夜之间折损千余人马,自请丞相军法处置!”

    “处置?是处置你还是处置我呢?这事并不怪你,且先回去养伤。”

    一听到丞相这句话,宗预傻眼了,之前他曾夸下海口,如不胜愿受军法处置,原以为这次自己肯定会被问斩,即便不问斩,也会被打一百军棍以儆效尤。谁知道丞相却没有任何处罚。

    “丞相为什么不处置末将?”

    被丞相宽恕,任何人都应该感到庆幸,没想到这宗预还反问个为什么,这个宗预简直是憨到家了。

    “无他,责任确实不在你,下去吧!”

    “是……”带着满脑袋问号的宗预只得退出了大帐。

    随后,诸葛亮再一次把注意力放在了李幕然身上,“鸿光虽然人在军营,但对战况的判断极为正确,这是为何?”

    “很简单,论排兵布阵,用兵打仗,司马懿不及丞相,故而两军深沟高垒对峙大半年之久,司马懿基本采取守势,又因为丞相善于设伏兵,所以不会轻易出击,所以张翼、廖化二位将军就扑了个空。丞相生平谨慎,不肯用险,司马懿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直到这个时候,诸葛亮终于确定,这个李幕然真的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无论是他的医术还是对战争形势的判断,都不像是他这个年纪的人应该具备的。

    “事已至此,诸位认为我们应当继续坚守还是先撤回南中?”

    “丞相,司马懿坚守不出,我军在这里空耗钱粮,又加上寒冬将至,末将以为不如早归,待兵强马壮之后再讨伐汉贼不迟。”

    “伯约,你……”

    诸葛亮见向来支持他北伐的姜维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撤军,有些意外。

    “鸿光说得对,时值深秋,将士们没有越冬可以御寒的衣物,越晚撤军对我军越不利。”

    “那么其他人呢?”

    因为宗预的战败,那些少壮派将士们此刻全都保持了沉默,一腔之勇并不能帮他们打败司马懿,夺取长安。

    “既然大家都对撤军没有意见,从明天起大军南撤!平北将军马岱镇守汉中。”

    ……

    一切吩咐停当之后,诸葛亮遣散了众将士,脸上的落寞之色谁都能看得出来,六次北伐,六次都无果而终,撤军,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第二天,全军上下都在忙着为南归做准备,李幕然也不去打扰姜维等人,或在自己的大帐里睡觉,或让侍奉他的兵士带他练习骑马。全军南归,那些将军们都骑马,止有诸葛亮坐车辇,自己总不能厚着脸皮挤诸葛亮的车吧。

    第三天,就在大军准备拔营南撤之际,司马懿派人传来了话,约诸葛亮于两军阵前相见。

    “丞相,司马懿这是何意?”

    诸葛亮吩咐将使者送出去后,笑着开口说道,“数日之前,司马懿断定我食少事繁,不能长久,如今我军即将南归,他估计摸不准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故而要阵前相见,为后续的行动作打算。鸿光你认为我猜得对吗?”

    李幕然嘿嘿一乐,“如果丞相去,司马懿见丞相身体康健,必不敢趁我军南归之时追击我军。如果丞相不去……司马懿可能会胆大一些。”

    “那我是当去还是不当去呢?”

    “去!既然决定南归了,见见老朋友道个别也是应该的,也顺带让司马懿死了追击我军的心。”

    “知我者鸿光也!来人,传令下去,大军出营,摆开阵势,也让魏军见见我大汉军队的气魄和声威。”

    深秋……

    野草枯黄,天上的雄鹰翱翔,在等待地面上猎物的出现,两军的行军声惊吓到了在这一片原野上生活的野兔、野鸡,它们虽然躲过了人类,却也避免不了成为老鹰的口中食。

    司马懿骑着高头大马,目不转睛地盯着远方蜀军的队伍,隔着老远就看到了老对头诸葛亮坐在四轮车上,羽扇轻摇,两边大将忽悠,缓缓朝这里行进。

    “真没想到,细作传来的消息是真的,诸葛村夫不仅没有死,还比以往更有活力,难道那个年轻人医术真的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