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章 蜀汉首富从女人身上赚起

    三人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凉亭那些女子们的注意。

    诸葛果看到自己的爹爹,高兴地飞奔过来,捉住诸葛亮的衣襟幽怨地说道,“爹爹怎么才回来?”

    “有客人在呢,果儿不得放肆。”

    诸葛亮嘴上严厉,可眼睛里满是对女儿的疼爱和歉意,自打女儿出生后,由于自己常年忙于朝政,再加上历次北伐,几乎没有什么时间陪伴她,好在女儿自小懂事,没给他添什么麻烦。

    这时,其余几位漂亮的小姐姐也走了过来,被簇拥在中间的依然是那位重量级美女。

    等那几位走近后,李幕然发现那位胖妹妹虽然体重超标,但是基础好,堪称是大号的杨贵妃,如果能瘦下来绝对能秒杀除了诸葛果以外的所有人。他不解的是为什么是她如同众星拱月一般的存在,而不是诸葛果。

    “微臣见过公主殿下!”

    什么?诸葛亮和邓芝对她自称臣,这个胖美女居然是……刘禅的女儿?张飞的外孙女?这……这该怎么说呢……刘禅本来就胖,他女儿却也是虎父无犬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公主见诸葛亮冲她行礼,急忙一闪,躲了开来,自家的皇帝爹爹见了丞相都要称“相父”,自己就更担不起丞相的大礼了。

    “丞相大人不必多礼!”

    对公主的举动,诸葛亮倒也不以为意,起身后见李幕然还傻愣站在那里,低声提醒道,“鸿光,还不赶快向公主殿下行礼!”

    李幕然这才反应过来,旋即拱手一拜,“太医院博士,李鸿光,见过公主殿下!”

    “免!”

    李幕然这才起身,于诸葛亮一旁站立,见公主殿下前后的举止判若两人,他心中忍不住叹道,刚才看上去还是一个乖巧可爱的胖妹妹,这一眨眼公主的范儿就出来了。

    公主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幕然后,把嘴巴凑到了诸葛果耳朵边低声说道,“虽然这人穿着奇装异服,但看他斯斯文文的,怎么也说不上是登徒子呀。”

    “他……”诸葛果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刚才李幕然的举止确实挺斯文的。可当她再次去用眼角偷瞥李幕然的时候,他的斯文已经荡然无存。

    因为这登徒子的眼神此时居然用右手托着下巴,在她们最忌讳的地方扫来扫去,嘴里还不听嘟囔着一些她们听不懂的话。

    “公主殿下胖,所以显得大,她们太瘦弱了,所以像飞机场一样平坦。可如果穿一件后世的胸罩,那飞机场就直接变小山峰了,至于公主殿下那可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咯。”

    “公主殿下你看!此人不是登徒子又是什么?他……他居然盯着我们那里看,着实无礼。”

    但是公主殿下却不像诸葛果那样厌恶李幕然,反而心中窃喜。情窦初开之后,她也渴望被人关注,被人喜欢。可是她的身材却让无数优秀的男人望而却步,即便她是堂堂公主殿下,她甚至没有在任何一个男人眼中看到那种最原始的欲望。

    可是!!!

    今天,她仿佛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熊熊烈火,他觉得我美吗?他是喜欢我吗?我该不该向父皇说呢?

    短短几个呼吸间,无数个问题在公主的脑海里翻腾。

    诸葛亮见李幕然毫不避讳地在一众少女身上扫来扫去,又见公主殿下有些痴呆地看着李幕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们两个这是怎么了?

    “咳咳!……如今天色已晚,臣这就安排公主殿下回宫,免得陛下和皇后惦记,来人!……”

    然而就在这时李幕然忍不住双手一拍,笑出声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在半年内成为蜀汉首富的好点子:这些美女不管胖的还是瘦的都因为没有胸衣而显得有点不够挺拔,并且公主殿下因为那一团过重还显得有些下垂。如果把后世的文胸在这个时代大批量地制造,会是什么景象呢?

    如果要制造就要有场地、劳动力、还有推销员!推销员……如果免费给眼前这几位美女一人一件,她们就是最好的代言人!到时候那些夫人、小姐还不得发了疯般抢购?还要什么推销员!无论什么时代,女人的钱往往是最好赚的!

    他这一拍不仅把几个娇俏的美女吓一跳,连带着诸葛亮都跟着腿一抖。

    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时常后,李幕然尴尬地挠了挠头,“因为第一次见到公主殿下,臣高兴得不知所以,故而失礼失态,各位勿要见怪。”

    李幕然这一解释不要紧,公主更加坚信了自己心中的猜测,此人一定是对自己一见钟情了。

    见李幕然的解释也在情理之中,诸葛亮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再次说道,“公主殿下该回了。”

    最终,公主有些恋恋不舍地在宫女侍卫的陪同下离开,其余几位美女也随后离开,只留下了诸葛果和另外一位同样貌美的女子站在那里。

    “这位是……”

    “这是邓大人家的千金,名唤玉漱。”诸葛亮笑着介绍说道。

    邓玉漱随后浅浅一笑,朝李幕然盈盈一拜,“见过大人。”

    “这是我……”

    “丞相大人,白日我们已经认识了。”李幕然笑着抢先说道,这两位美女的性格截然不同,邓玉漱静如处子,举止间显露着官宦子女的优雅。诸葛果则是动如脱兔,多了一些调皮。

    “那就好,你们两个且先去跟你母亲学学女红什么的,我还有要事与邓大人和鸿光商量。”

    诸葛果又不乐意了,“爹爹一回来就忙个不停……难道女儿还不如朝政重要吗?”

    “这两者无法相比,你也重要,朝政也重要,快去吧。”

    支走女儿之后,诸葛亮带着他们两个一路来到了前厅分宾主坐下后,几盏酒下肚后,三人的兴致有些高昂,尤其是诸葛亮,不在战场上呕心沥血,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鸿光可曾想到什么治国良策?”虽然诸葛亮白天要求李幕然三日内想一个治国良策,可他真的一天都不想等,在回成都的十几天路程,他和李幕然接触得越多,越觉得李幕然并不仅仅是一个医者那么简单。

    他对时局的洞察力很强,他的胸中藏着对万事万物不一样的认知。

    李幕然将一盏酒喝干后,咂吧着嘴巴说道,“这良策……倒是有,只怕施行起来有些困难。”

    “不妨说来听听,若果真能对大汉有裨益,我自然会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