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章 吉邈挖了一个坑

    吉邈跪坐在正对门的主位上,稍微一动弹,就感觉屁股要彻底裂开似的钻心疼,忍不住发出声来。

    “哎……哎呦……”

    两边站立的各位医官听到这一声呻吟,偷瞄了监丞一眼,懂行的一眼就能看出这位监丞大人八成是痔疮犯了。

    吉邈心中暗自懊恼,哎,昨夜就不该接受黄皓的宴请!宴请就罢了,偏偏这黄皓投其所好,八成菜品都是辣的,嘴是享福了,可屁股受罪!现在的他是如坐针毡一般难受。

    医者医人,却医不了自己,这大概是作为一个医者来讲最痛苦的事情。

    意识到自己刚才发出的动静确实尴尬,吉邈干咳了几声后悄悄换了一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准备分派今天的事情,顺道打压一下吴普那一派的人。

    然而还没等到他开口,就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看清楚来人之后,吉邈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心中暗喜,真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来太医院报道了!

    真是巧了,昨日自己因为配药的事情,被吴普那老家伙狠狠训斥了一顿,这气正没地方发呢,既然你撞了进来,说不得要杀鸡给猴看,拿你来出气立威了!

    “下首何人?”

    李幕然环顾一圈之后,见医官们一个个垂着脸,才终于确定吉邈确实是在问自己,吉邈啊吉邈,你我在军中好歹相处了月余,怎么到了太医院就开始装傻充愣起来?

    “太医院博士李幕然,前来报到。”

    “大胆李幕然!第一天参会就延宕了时辰,你可知罪?”

    “我今天才刚报到,怎么知道太医院的许多规矩制度?哪来的罪?”

    “这……”吉邈一时语塞,旋即心中有点后悔,着急了!着急了!对方头一天来报到,也确实不受太医院规章制度的约束。干嘛一来就拿捏他,以至于整得自己有点下不来台。

    就在吉邈左右为难时,善于拍马逢迎的陈良霍然站起,“就算你不知道这太医院的许多规矩,可总该知道来太医院要穿医官服吧?可你看看自己,穿着一身亵衣就跑了过来,连罩袍都不穿,如此招摇于市,实在有辱斯文,也丢尽了太医院的脸。”

    这个时代所说的亵衣,相当于后世的内衣。

    李幕然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上身衬衣,下身西裤,脚蹬的皮鞋蹭亮!这是标准的商务装啊!怎么就成了亵衣了呢?

    不……不对……如今自己这一身装扮,窄袖窄腿的,跟他们穿的宽袖大袍确实相差很大,就连这个时代亵衣的袖子尺码都比衬衣的袖子大不少。

    难怪刚才自己搭丞相车驾时,丞相欲言又止,也难怪车驾走在大街上,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看到自己后都羞红了脸,合着自己在他们眼里,相当于穿着内衣在大街上招摇。

    也罢,既然他们说这是亵衣,那就再加一个外套!想到这里,李幕然意念一动,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李幕然手中多了一件白大褂,随后只见他拎着领子向后一甩,白大褂就被穿到了身上。

    “谁说我只穿了内衣…亵衣就来了呢?我这不是穿上了?”

    陈良见对方像变戏法似的就多了一件白袍,顿时石化,虽说这白袍袖口还是很窄,样式也很稀奇古怪,但多少也算是一件袍子。

    吉邈先是惊起,后又坐下,感觉自己的屁股已经痛得快要凋谢……

    罢了罢了,还是先分派完任务,早日回家将养身体为上,再多呆一会儿,怕整个裤裆都能被血染透,今日且先放过他。

    “按照规矩,除却要被分派到宫里的太医博士之外,其余人各司其职……”

    他话刚说出口,一个内侍打扮的人手捧趾高气昂地走了进来,“陛下口谕,皇后今日身体欠安,着太医院选派两名博士进宫诊治。”

    一听说皇后病了,吉邈眼睛珠子咕噜一转,心中依然有了计较。这满朝文武谁都知道,当今皇后的脾气跟他的爹爹车骑将军张飞有得一比,宫人稍疏忽,少则一顿责骂,重则鞭刑,并且还是她亲自行刑。

    皇后的病是因为长期发怒,以至于肝火过旺,气郁结于胸。又因为药物只可调理身体而不能改变她的脾气,所以只能治标不治本,用不了多久又会复发。

    前一阵子,太医博士赵复为皇后诊治,就因为效果不好,而被鞭责三十,打得那后背皮开肉绽,在床上躺了整整三个月才逐渐痊愈。

    太医院的人谁都知道给皇后看病是最苦的一个差事。

    “不知道监丞大人派哪两位随我回宫呢?”

    “李幕然和陈良随大人进宫!”

    一听到吉邈安排李幕然进宫,属于吴普那一派的人眉头一皱,他们并不认为李幕然这么年轻的人真的会有什么高明的医术,此次入宫,即便这年轻人不死也要褪成皮。可惜!太可惜了!这么年纪轻轻就要毁在皇后手上。

    属于吉邈那一脉的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敢跟监丞大人正面抬杠,今日就让你走着进宫,抬着出宫。

    李幕然何其聪明,单从其余人的反应上就能判断出这是吉邈挖了个坑要把自己往里推,不过他并不担心什么。

    “很好!那两位就即刻随我入宫吧?”

    “大人且慢!”

    “监丞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吉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李幕然,随后把那名黄门拉到了角落,塞了两块马蹄金又窃窃私语一番后才作罢。

    得到好处的小黄门高兴得直合不拢嘴,眼角的余光扫过李幕然后,他已经判定这年轻人一去八成是要回不来了。

    太医院门口和皇宫入口相距不过百丈,由于有小黄门领路,车驾径直从宫门左侧门入,直奔皇后所在的宫殿-长乐宫

    李幕然和陈良下得车来,又走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后才走到长乐宫门外,这期间两人虽然也有交集,但道不同不相为谋,就连走路都拉开了了一大段距离。

    “啪……!”

    “啪啪!”

    “啪!”

    ……

    陈良站在长乐宫门口,等候传唤的时听着宫里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和宫人的尖叫,感觉腿有点软,一个不小心,下一个惨叫的没准就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