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0章 公主发飙了

    见果儿将剑架在了李幕然的脖子上,诸葛亮血压再次升高,堂堂太守如果在自己府里被杀了,即便自己是丞相,也很难帮果儿逃脱罪责。他撩袍就要再次冲出去,却被姜维一把给拽了回来。

    “丞相且先别急,果儿虽然行事冲动,可并非是嗜杀之人!且看下面该如何收场。”

    诸葛亮只好再次压制住自己的冲动,此刻他突然有点后悔了,好好地在屋里研究科举考试制度不好吗?非得好奇出来探听年轻人的事。

    姜维说得很对,诸葛果虽说好武,有别于一般女子,可毕竟是女儿家,被李幕然这么声情并茂地一说,又见他闭眼脸上露出悲戚之色顿时心软了下来。

    他说的也对,不管礼物如何,他用心了,自己还拿着剑架在脖子上,似乎真的有点过分了。

    李幕然不害怕是假的,然而就在他话音刚落不过十个呼吸的功夫,脖子上的凉意消失,睁开眼一看,诸葛果已经长剑还鞘。

    躲在暗处的诸葛亮等人见危机解除,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罢了!此事到此为止,念在你治好父亲大人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这礼物……”

    “如果信得过我,请给我一炷香的时间为你讲解一下这种亵衣比寻常亵衣好在哪里,等我讲完后,你再决定收与不收,如何?”

    诸葛果感觉自己有些头大,他?一个男子,堂堂的广汉太守,要为自己讲亵衣的好处?最重要的是自己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李幕然见诸葛果居然答应了,喜不自胜,将云樱招呼过来当人体模特,就开始了自己的洗脑式营销,“女子让男子心动的最重要的三个部位是什么?是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三个部位中,脸和臀部是天生的,改变不易,可唯有这里可以通过这件亵衣将女子身体的优势完美呈现出来,你来看一下云樱。”

    虽然在府里的时候,李幕然就提前跟云樱说让她做人体示范,可就这么被主君指着身上一些部位,还是很不自然,“主君与女公子讲解多有不便,不如让奴为女公子详解?”

    “你?”

    “主君请放宽心,奴定然会像主君一样把这种亵衣的好处尽数说给女公子听。”

    “也好!”

    “不知女公子可有方便的地方?”云樱微微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前胸。

    诸葛果有些惊诧地说道,“你是要……”

    “奴以为若想真的知晓这件亵衣有何好处,说不如看,看不如试。”

    诸葛果纠结半晌,嘴周开口说道,“到我屋里吧。”

    ……

    诸葛果在前,云樱随后,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了几步后,她回眸冲李幕然浅浅一笑,左眼有些俏皮地眨了眨。

    李幕然也笑了,自从被收到府里之后,这个比他小四岁的美女还是第一次露出笑容。

    诸葛亮见两个年轻人矛盾释然,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下来,“王福,待这里事了之后,请李幕然到会客室。”

    “小人遵命。”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诸葛果有些忸怩地被云樱从房里拉了出来,见李幕然远远地就盯着她看,眼睛里还是那种令她讨厌的神色,伸手就要拔剑。

    “果儿姐姐可在?”

    这声音是……公主殿下来了!诸葛果抬眼一看,远远地就看到公主殿下在几位宫人的护佑下朝这里而来。

    公主殿下后见诸葛果身边还站着一位俊俏郎君,笑着说道,“果儿姐姐有客呀!”

    “臣李幕然见过公主殿下!”

    “呀!原来是你!我就说这人看上去面熟,瞧瞧,这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我竟然差点没认出来。”

    李幕然淡定地笑了笑,眼睛始终不曾离开诸葛果。

    公主见李幕然对自己不似以往那样,有些不悦,再看他一直盯着诸葛果看,更加不痛快。

    哼!果儿姐姐虽然身材很好,可哪能比得上我……果儿姐姐她!她几时有这等规模了?

    看着诸葛果峰峦叠嶂的前胸,公主惊得两眼瞪得浑圆,跟她外祖父张飞有得一比了,就连丢嘴里的桔子都忘了嚼。她虽然身体胖,可令她自傲的是她前胸有料,可一夜之间,果儿姐姐的规模居然跟她有得一比了,怎么能不让她惊讶。

    再看侍立在诸葛果身边的那位女子,虽然身形也瘦弱,可跟她比起来那也不遑多让。

    “果儿姐姐你……你这里……昨日还不曾像今日这般好看,怎么一夜间……”

    诸葛果羞得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总不能实话实说李幕然送了她一件亵衣吧?谁料还没等她怎么说,李幕然接过了话茬。

    “这当然是拜我所赐!”

    “你?和果儿姐姐?你们什么时候做了那事?”

    公主听到李幕然坦然招人后,心情更差,她曾听宫人们说,那些瘦的女孩子,将来嫁了人胸前就会慢慢饱满起来,难道果儿姐姐已经和他……

    诸葛果先是一愣,然后瞬间血气上脸,公主居然说她和他做了那事!

    “公主殿下不可妄言,我跟他只见过数面,怎么就会和他……”

    “那……那你这里作何解释?”公主有些不依不饶地问道,想到自己唯一的优势就要消失,她委屈得都快要哭了。

    “这个……云樱,还是你替我解释吧。”之前云樱在她闺房里跟她说的那些词,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云樱盈盈一拜,“禀公主殿下,果儿姑娘之所以有这些变化,确实是拜我家主君所赐,我家主君天资聪颖,耗费无数个时日,设计出了一款与普通亵衣不同的款式……”

    公主殿下听着云樱的解释,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第二次听的诸葛果也一样免不了羞涩,尤其是云樱还拿自己的身体比划。

    “所以……这款亵衣确实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这么说来,你这里也是穿了那件特殊的亵衣咯?”

    云樱点点头,自从前几日主君将这件亵衣赏给她之后,她感觉自己已经依赖上它了,只要用普通亵衣换下它,她就毫无安全感和喜悦感。

    “好你个李幕然!有这等好玩的居然不送我一件,我现在就回宫,让母亲大人收了你的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