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6章 坑你没商量

    李幕然眉毛一挑,“几位既然不打算退票,要不要升舱?”

    “升……升舱?”

    李幕然指了一下楼下,“就是到一楼最佳座位那里,那里离得近看得仔细。”

    “三……三百金,还是略微高了点。”

    “那怎么能是三百金呢。”

    一听说不是三百金,安平王等人心动了,如果这十六舞伎真的像外面那幅画那般打扮,就是多花一倍的钱也值得,毕竟在二楼没有一楼看得真切啊!

    “多少?”

    李幕然伸出个手指,“既然安平王都问了,我给你们打个五折,只需这个数就能得到最佳的观赏位。”

    安平王一听,心中的骄傲油然而生,都说这李幕然是根刺头,可如今看来也挺识相的,知道皇室的人不能惹。

    “虽说多了点,可以我等的身份还是拿得出来的,走走走!大家都到一楼去。”

    “等等!”李幕然张开双臂挡在了众人前面。

    “怎么?看不起我等?不过是区区这个数,我堂堂安平王还真不怎么在乎,带路。”安平王说完这句话,大摇大摆地就要朝楼下走。

    “是啊,不过是区区一千金而已,安平王怎么可能放在眼里呢。”

    “就是!才区区一千金……”

    等等……一……一千金?

    听到李幕然的话,安平王感觉自己像是被五雷轰顶一般,一根手指,不是代表一百金吗?千金,难道这手指是金手指?

    “李太守是在说笑吧?一千金可是能在成都买一座不错的宅子了。”

    “我没有在说笑啊,确实是一千金!最佳的观赏位,怎么可能只卖一百金。我记得刚才安平王还说,区区这个数还真不怎么在乎,以安平王的身份和地位,怎么可能连区区一千金都拿不出来?我记得前一阵子,安平王妃买那个……”

    “怎……怎么可能!不就是一千金吗?给我安排到一楼去。”

    一见李幕然要提他夫人买新式亵衣的事,安平王急忙说道。

    “听到了吗?陈涛,还不带安平王的人去交钱,给安平王安排个上座?”

    “小人这就去,安平王,您请!”

    安平王此时的表情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别提有多纠结了,这个李幕然实在是太狡诈了,怎么就给自己挖了那么大一个坑,偏偏自己还主动跳进去了。

    一千金,一千金!这一千金可够他逛青楼和头牌姑娘们温存上十回了。

    目送安平王下楼后,李幕然回过头来笑着问道,“您二位是要升舱,还是准备在二楼观赏?”

    杜琼和谯周看到这张笑脸后,莫名升起一阵寒意,升舱?那可是一千金!真要升舱,回去就得升天!

    “我等还是觉得二楼风景更好一些。”

    “也罢!本来也想给你二位打个折,既然二位无意,那我就不多打扰了。”

    谯周跟杜琼脸色都有些尴尬,还打折?我看你是要存心给我们打骨折!

    “李太守请自便。”

    ……

    却说安平王在陈涛的指引下,还真被安排了最佳的观赏位,不过凑巧的是,他的左手边是一众大臣的妻妾子女,右手边是公主和丞相家千金。

    安平王一个大男人夹在一众莺莺燕燕中间,感觉如坐针毡,他想逃离,可想想刚扔出去的一千金,还是厚着脸皮留了下来。

    “呀!皇叔这是……”

    “嘿嘿,随便看看……随便看看……你们聊你们的,不用管我。”

    看着安平王这等囧样,公主殿下和诸葛果两人掩面偷笑。

    好在……表演没多久就正式开始,众女的注意力随即转移到了t台上。

    只听一阵紧密的鼓点想起,t台两边的火绳被点燃,如同一条细长的火龙一般,迅速点亮了两边数十盏灯笼。t台正对面,一束极为耀眼的光束打在了t台正中央,正好照在了摆好造型的云樱身上。

    没错,这束光就是医院值班室用来应急照明的手电筒发出来的。

    随后,轻快的编钟、古琴等乐器汇聚成动感的节拍,云樱迈开修长的大腿,扭动着腰肢朝t台前走来。

    看着眼前洁白修长的大腿走过,闻着一阵香风扑来,安平王有点看直了眼,见云樱半遮半掩,让他感觉心里如一万只蚂蚁在爬一般。

    很快,云樱在t台尽头摆了一个造型后再次走回来。

    不知怎么着,安平王有种一把要搂住这双腿的冲动,可他的手刚伸出去一半,却被另一双手给使劲按住了,他回头一看,正看到李幕然那张笑里藏刀的脸。

    “安平王,您这是……?”

    “本……本王只是有点头晕,头晕而已!伸手要扶那个台子。”

    “既然头晕的话,何不暂时回家休息?”

    “不……不用了,喝点温水即可。”

    回家?就是提前几个呼吸回家,安平王都觉得对不住那一千金。

    ……

    云樱走完场之后,其余十五名舞伎身着不同款式的外套和胸罩,依次走过t台,除了那绝美的姿色和让人看得眼花缭乱,不同颜色形状的新式亵衣,距离t台近的人还闻到了沁人心脾的一种香味。

    “好香啊……”

    “这是什么香味?”

    “是那种花?”

    ……

    公主殿下和诸葛果使劲闻了闻,但依然判断不出这是哪种香料散发出来的香味。

    回头再看安平王,此人正闭着眼,使劲吸着鼻子,还用长袖不断把香味往自己身边拢,那陶醉的模样就像吸了仙气一般。

    谯周和杜琼在二楼把楼下安平王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

    表演开始前,他们都有些幸灾乐祸,还好这个坑让安平王这个冤大头给跳了。可是表演开始后,看着t台上那些绝色美人,再看看安平王那一脸的猪哥像,他们后悔了。

    早知道这场表演如此精彩,就算是两千金也值啊!

    整个t台表演大约持续了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里,云樱带着姐妹们使劲了所有解数,将李幕然往日训导的内容全都展露出来。

    看得t台两边的人都快傻眼了,原来舞蹈不仅是可以跳来跳去,还可以用这种方式将女子的美给淋漓尽致展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