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7章 首富排名又升了

    安平王坐在最佳的观赏位,看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因为花了一千金的沮丧心情一扫而光。

    值!这一千金果然值啊!如果是在二楼,哪会有这么多春色可以赏玩?别说春色,就连这些美女们的香味也闻不到。

    想到这里,他抬头看了一眼二楼,在数十只灯笼的照耀下,谯周和杜琼两人懊恼的神色他看得一清二楚。

    哈哈哈……让你们二人幸灾乐祸!花了五十金,却连一点香气都闻不到,这可真有点遗憾啊。

    ……

    半个时辰的表演结束后,舞伎们迅速退到了t台后面,只留下了t台前余香未散。

    李幕然见t台两边的人还不愿意离去,跳上t台喊道,“那个……各位,散场了啊,要看演出,明天晚上会有第二场,对了,只要出去就可以买明天的票,想看的抓紧买……买……我还没说完呢,怎么就没人了?”

    见李幕然这有些呆萌的样子,诸葛果掩面偷笑,“都抢着买票去了!谁还听你啰嗦。”

    “嘿嘿……公主殿下和果妹儿还请移步二楼雅厅。”

    “我准备回宫了,原本这次是出不来的,只因有人传信说有人可能会在开业仪式上闹事,所以才瞒着母亲出宫帮你撑个腰。”

    “有人传信?是谁传的信?”

    公主看了一眼诸葛果,随后淡淡地说道,“来人我并不认识,你只需知道背后有人帮你就是,果姐姐,我们走。”

    ……

    目送公主离开后,李幕然有些茫然……如今自己在成都,只有丞相和姜维两个可以交心的朋友,难不成是他们其中一个在暗中帮自己?

    丞相建学堂的事缠身,怎么可能有这等闲心来管他店铺的事,至于姜维,虽说他熟谙兵法,可于朝堂争斗却差了不少,要不然也不会笨得自从诸葛亮死后,连一个中常侍黄皓都斗不过,还还怕黄皓加害他而离开成都,屯田沓中。

    左思右想不得其解之后,李幕然就把这事放到了一边,算了!既然是帮自己的,那肯定不是敌人,眼下最重要依然是赚钱。

    男人们看完秀场后,都去店铺外抢明天的门票去了,留在店铺里几乎是清一色的大姑娘小媳妇,看完秀场后,她们的注意力终于来到了陈列的那些商品上。

    此时,几乎每一个陈列架边,都有一个带着面具,身穿和陈列架上相同款式亵衣的美女,并且身上的穿着,如果按照这个时代的人标准来讲,那就是有点衣不蔽体。

    除此之外,每五个展架就共用一个试衣间,每个试衣间里都有一面硕大的铜镜,这种独到的服务形式,让每一个进来的女子都感到十分的新鲜。

    “你看看!这里随便一个美人儿拿出去,都能做青楼的头牌。”

    “青楼头牌?依我看她们能气死西施,羞死王嫱!你看她们的仪态举止,哎哟哟……别说男子了,就是我们都快要被迷住了。”

    “快别说了,我们还是抓紧挑亵衣吧,迟了都要被别人买走了。”

    “就是就是!穿上这种亵衣,我也让我那死鬼夫君看看,老娘也不比府里那些小妖精差!”

    “连公主殿下和丞相家千金都穿,我们更得穿了!”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了,成都的冬天准确来说更像春天,冷是冷,但气温还在零上,风也很温柔,远不如北方大地那样刺骨。

    李幕然带着陈涛走在成都的大街上,看着雾气蒙蒙的天空,心情有点不爽,这种不见阳光的日子都快半个月了,依然不见放晴。

    仅仅一个月时间,“男人醉”的日收入已达上万钱,前来观看演出的和购买新式亵衣的人每天把“男人醉”塞得满满的。

    如今他在排行榜上的排名已经来到了四百名以内,令他意外的是盛德酒楼的老板吴岩依然压了他一头,排在第三百八十一位,要知道,这富豪排名每上升一名都困难重重,怎么这酒楼的老板上升速度居然比自己还要快上不少?

    他决定带陈涛去盛德酒楼走一遭,看看这位叫吴岩的老板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盛德酒楼,是成都第一大酒楼,不仅在成都有好几处分号,甚至在各州郡,乃至魏国和东吴都有分号存在。

    根据他目前掌握的资料,盛德酒楼的老板原先姓贺,在酒楼里当店小二,不知怎么的就被原来老板的独生女儿喜欢上了,这原老板见他做事勤恳,就招为了上门女婿,随老丈人改姓了吴。

    出乎意料的是,吴岩做了上门女婿不过三年,老店东就离奇地死去了,再过两年,老店东的女儿也得了什么怪病丢下了一双儿女后撒手人寰。身为上门女婿的吴岩白得了偌大一片家业。

    “主君,我听人说自从老店东的女儿过世之后,这吴岩短短一年时间,先后娶了七个妻妾!”

    “看来,上门女婿的日子不好坐,这原配夫人去了后,就再也没人能管他。”

    ……

    主仆二人聊着天,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位于主街的盛德酒楼总号,可令他们意外的是,进盛德酒楼的几乎是清一色的女子,年长的年幼的,正值青春妙龄的都有。

    “主君,这是什么情况?什么时候女子也这么热衷于进酒楼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走!进去看看!”

    李幕然一挥手,跟着人流进了盛德酒楼,刚进去时看着一楼还像是个酒楼,可抬眼一看二楼,栏杆上花花绿绿挂了一排又一排,再仔细一看,确实像是个女子内衣馆。

    “上二楼看看去。”

    “是!主君。”

    李幕然摇着扇子刚走到二楼楼梯那,就被两个彪形大汉给懒了下来,

    “二楼是女子呆的地方,男子、老人、孩子统统不能上二楼,”

    “那……上面卖的是什么?怎么还不让男子去了?”

    “不让进就不让进,你二人还是去一楼吧。”

    “可惜了!”

    李幕然摇摇头,看到二楼这种状况,他基本可以确定,吴岩这人肯定是按照自己卖的亵衣样式,组织能工巧匠开始自行生产新式亵衣,并且这产量几乎“男人醉”的四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