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章 勾栏寻帝

    “好了,这入学筛选也结束了,看热闹的人是不是也该散了?”李幕然有些玩味儿地看着樊建等太学的学生,颇具挑衅的神情让樊建有一种上前胖揍他一顿的冲动。

    不过樊建忍住了,虽说他老爹的官职比李幕然的官大,可他不是,现在跟他发生什么矛盾冲突,犯不着。他不信就凭这三十人将来还能在朝堂上掀起什么大风大浪。

    “我们走!”

    樊建一招呼,那些太学的学子呼啦啦啦走了个干净。

    ……

    见人走了个七七八八了,诸葛亮终于忍不住站起来问道,“千余学生,被你硬生生削减到了三十!单靠这三十人能改变朝堂的局势?能抗衡那些反对北伐的官吏?”

    “丞相勿忧,兵不在多而在精!第一年三十,第二年就有可能扩展成三百!到第三年这些人一定能成为朝堂之上的中流砥柱。”

    虽说诸葛亮不太相信李幕然这番话,可眼下除了相信他,还有别的办法么?如果不是因为李幕然治好了他的病,他真怀疑李幕然是朝堂某些人派来坏他北伐大业的。

    “但愿你说的是真的!董祭酒!”

    “丞相!”

    “从此以后,这国子监的教学内容归李幕然管,无论他教授什么切勿干涉,至于其他事项就辛苦你了。”

    “下官定不负丞相所托。”

    诸葛亮嘱咐完董允后,又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看上去恨不正经的李幕然,袖子朝后一拢,摇着头离开了国子监。

    这三十人很快被人带到了国子监里,安顿好住处后已经是黄昏时分,李幕然命人把他们重新召集起来。

    “见过教习!”

    李幕然站在这三十人面前,见他们年纪如他一般大,个别还有比他大的像小学生一样恭恭敬敬地站在他面前,心里那叫一个爽。

    自己被老师管教了二十年,没想到也有管人的一天!

    得意的表情一闪而过,李幕然问道,“都安顿好了?”

    负责国子监内务的监丞韩越躬身说道,“回教习!都安顿好了,三十人,每两人一间。”

    “很好!”

    ……

    祭酒董允听说这晚饭时分,李幕然还召集刚入学的学子问话,顿时来了兴趣。

    白日丞相特意叮嘱他不要干涉李幕然教学的事,他表面上答应,其实心中甚是不以为然。论年龄、资历、学识,自己哪一样比不上他?可丞相却偏偏把核心的东西交给他,让自己干一些打杂的活!

    “走,看看去!”

    ……

    李幕然绕着这三十人走了一圈回来后,清了清嗓子,“我这里有三个问题,需要你们回答,第一个问题,你们进国子监是为了什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还是个问题吗?进国子监不是为了做官,又能为什么?

    但这么简单似乎谁都不想第一个站出来回答。

    “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但我需要一个有勇气的人站出来!大声地告诉我!”

    这时,人群中响起了一个中气不足的声音,“自然为了有朝一日,上得朝堂,出人头地,青史留名。”

    李幕然歪头一看,那人站在队伍最后排靠边的位置,脸部瘦削,面色蜡黄,不过精神还不错。

    “很好!你说得很对!何名何姓?”

    “学生严冰!”

    “从今以后,你就是这三十个人的班长!协助我管理这其余的二十九人。”

    严冰怎么也没想到,仅自己一个回答,就换来了管理其他学生的权力,“学……学生多谢教习!多谢教习!”

    其他人则懊恼不已,怎么不是自己第一个站出来回答呢?

    “第二个问题,将来入仕,如何上报君恩,下济黎民?你们无须立刻回答,就当是我留的课业,一个月后告诉我答案。”

    “第三个问题,如何能在夺回荆州的同时,还不伤了吴蜀联盟,这个问题,半年后给我答案,今日就到此,明日早六点,那个……卯时依然在这里集合,如果有旷课或者迟到者,立刻剥夺其国子监学生的身份。解散!”

    董允带着侍者急匆匆地赶来,却只看到那三十名学生一哄而散,心里别提多憋屈了。

    ……

    诸葛亮在转身回府的路上,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熟人,但这个熟人他又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因为这人刚从勾栏里出来,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跟在他身边的正是黄皓。

    “王福,前面可是陛下?”

    “回丞相,确实是陛下,跟在他身边的是中常侍黄皓。”

    得到王福肯定的回答之后,诸葛亮的神色一下子落寞了许多,曾几何时,这个他一手看大的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先帝临终时曾跟他说,“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天子确实平庸,平庸到自己一北伐,后路就出问题,可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取而代之。可惜的是天子平庸,以至于被小人所蛊惑,流连于青楼勾栏,尽做些不君之事,着实令人心痛。

    “追上去,拦住天子!”诸葛亮一声令下,车夫勒转马头,朝天子的车驾追去。

    刘禅意犹未尽地坐在一辆看上去还算普通的车辇上,想着昨晚的一夜春宵,恨不得马上又是夜晚,继续和昨日那妙龄女子温存。

    可是下一瞬间,他的表情就凝固了!“相……相……相父。”

    “这里人多口杂,请陛下先回宫,老臣随后就到,王福!找个赶车身手好点的为陛下驾车。”

    【大殿】

    诸葛亮大踏步走了进来。

    刘禅一见丞相进来并且脸色不怒自威,腿忍不住一哆嗦,今夜怕是又要逃不过相父的说教了。

    “陛下连日不早朝,是为了勾栏里那些红红粉骷髅吗?可知连日未早朝,臣这里积攒了多少待处理的文书?”

    “相父为国操劳,朕都看在眼里。”

    “臣是想问陛下,微服出宫,巡幸勾栏,究竟是谁的主意?”

    “这……这……这……这都是黄皓带朕去的,朕非一定要去。”

    诸葛亮看了一眼站在陛下旁边的黄门侍郎,心中依然有了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