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4章 私访广都

    南中五兄弟自从进府以来,每天除了吃喝就是睡觉,偶尔来了兴趣会教一教府里护卫们一些拳脚,这日子虽说过得优哉游哉,可总觉得不舒服。

    “大哥,太守有请我们几个!”

    听到李晖通报,正躺在阳光底下晒太阳的卢汉、司马忠、孔胜、段武四人一咕噜爬起来。

    “太守召唤我们哥几个?”

    “是!据蒋先生说似乎是要我们哥几个随太守出一趟门。”

    “太好了!总算有事做了,这些天闲得我手脚发痒!屁股都快要坐不住了。”

    老二司马忠吐掉嘴里闲嚼的稻草根,一咕噜爬起来往外走,其余三人也随后站起来,紧跟着司马忠奔正厅而去。

    ……

    “太守唤我等何事?”

    “我被任命为广汉太守已有数月,却一直没有前往广都为广都治下的子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过几天我将前往广都,可能会呆上一段时日,不知五位可愿一同与我前往?”

    “愿追随太守!”

    “很好!你们这就回去准备吧,五日后一早我们就出发。”

    待五兄弟离去后,管事蒋寿问道,“主君巡视广都,不知是私访还是……”

    “此去广都,最主要的还是要筹建‘男人醉’分号,私事居多,我们私下前去,不必用车马仪仗。”

    “遵命!”

    “云樱和我一起前去,对了,带上云柔!”

    云柔,云樱的结拜姐妹,虽然比不上云樱聪明好学,可好在办事稳重,守广都分号应该没有问题。

    “奴家这就遣人去店里告诉阿柔!”

    ……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李幕然决定去往相府一趟,此去广都顺利的话一个月即回,若有其他事耽搁了,至少数月不能回成都。“男人醉”少了店长云樱和他,需要诸葛亮回护一二!

    【相府门口】

    刚到相府门口的李幕然,好巧不巧碰上了纲要回府的诸葛果。这个月,诸葛果在李幕然胸罩和化妆品的加持下,出落得越加令人心动。

    再见诸葛果,看着她婀娜多姿的样子,李幕然咕咚咽了咽口水,听蒋寿说最近一段时间,张皇后和黄夫人都比较中意自己,想要招为婿。

    这诸葛果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简直是女朋友的上上人选。至于公主殿下……模样是有了,可是这身材着实令人不敢恭维,如果公主殿下能瘦一半,容貌绝对不输诸葛果。

    诸葛果见他就这么直勾勾盯着自己,眼神仿佛冒着火一般,“锵”的一声抽出长剑。

    李幕然感觉自己脖子一凉,再看时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就在自己眼前。

    “你可知非礼勿视?再如此轻薄于我,先把你眼珠剔出来。”

    唉,这诸葛果人长得确实好,就是这性子着实有点莽!用后世某地的方言叫“虎!”

    “我既未摸你,又未抱你,哪里轻薄你了?”

    “你看我了!”

    “巧了,我看的是你后面那棵树。”

    “刚才你明明用那种……那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哪种眼神?”

    “就……就是……就是……总之,以后不许你这样看我。”诸葛果有些羞恼地一跺脚,收回长剑,转身朝府里跑去。

    ……

    国子监正式投入运作,让诸葛亮欣慰不少,至少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首批入选的这三十人经过一年的修习之后,就可正式步入朝堂,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

    “丞相,李幕然来访。”

    “竟是他来了,是来找我还是果果?”如果是换做其他官员,诸葛亮不会有此一问,可李幕然……他保不齐又要送果果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特来向丞相辞行!”

    “他是要前往治下的县了,这是好事,请他进来。”

    李幕然听到请字,略整肃了一下衣冠,迈脚踏入了房门,看到诸葛亮茶壶里倒出的茶水恰好是自己送的普洱,只不过这茶色似乎是淡了不少。

    “丞相茶叶似乎是放少了,茶水清淡,就少了一些味道。”

    诸葛亮端茶壶的手一抖,倾洒出不少茶水,这小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还不知道茶叶放少了,可要是多放点,那罐茶叶用不了两月就没了。

    “我喜欢喝淡茶!”

    “照这个份量,那一罐茶足够丞相喝半年,看来我带的这一罐茶有些多余了。”李幕然反手拿出一罐龙井,假装惋惜地说道。

    诸葛亮见李幕然居然又送来一罐茶,眼睛一亮,毫不客气地从李幕然手里抢过来了那罐茶,“既然是礼物,怎么会多余呢?”

    将那罐茶放到案几下格子里后,诸葛亮正色道,“王福说你是来辞行,莫非是要去广汉治下哪个县去?”

    “丞相说对了,我想再去广都一趟,一则复查广都人口隐匿之事,二则看一下广都的官风、民风。”

    “就没有什么私事要做?我可不认为你这一次去广都完全是为陛下分忧。”

    “什么都瞒不过丞相,确有私事!广都周亮已经为我选好了一处店铺,我打算在广都开设一家‘男人醉’分号。”

    诸葛亮略一沉吟,随即开口说道,“朝廷并不禁绝官员经商,只要不违反大汉律法即可,你此去多久?”

    “少则一月,多则半年!”

    “半年啊……国子监的事情可曾安排妥当?”

    “俱已安排妥当,其中所涉及的学科教材已经发放到国子监学生手中,我回来后自会考核他们的功课。”

    “你此次前来,该不会只是为了送我一罐茶叶吧?”

    “还是丞相了解我,我前往广都,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男人醉’,虽说黄皓被丞相严惩,可盛德酒楼还在,盛德酒楼背后的主子也在盯着‘男人醉’,日后若有什么人故意为难‘男人醉’,还望丞相出手相助一二。”

    “只要“男人醉”不做什么违反律法的事,我自会提点!”

    “多谢丞相!”

    得到丞相的庇佑,想必自己不在成都的日子,“男人醉”应该没什么大麻烦,毕竟有丞相在撑着。

    一切计议停当之后,李幕然正准备告辞,诸葛果携剑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父亲,我也要去广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