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六章 药神孙千

    “这位是……”

    “这位是广都县赫赫有名的神医,‘药神孙千’孙先生,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

    听到那人被称“药神”,李幕然冷笑一声,华佗在世时都不敢自称“神医”,他倒是挺狂妄的,竟敢称药神。

    此时,那位老者正专心把脉,似乎没注意到李幕然几人。

    李幕然见对方眉头紧锁,时不时用手磋磨两下稀疏的白须,忍不住摇摇头,这老人虽然被称“药神”有点言过其实,可看他的把脉样式以及专注程度,应该不是一个浪得虚名之辈,即便如此,他依然治不好楚江。

    “疟疾”这病虽然在这个时代就已经在远《黄帝内经.素问》中记载,并且详细记载了病因、病理和一些基本的治疗药方,可楚江与一般的疟疾患者不同,他是短时间内被注入了大量病原虫,单靠中药无法短时间内奏效。一旦延宕下去,这楚江即便不死,也会丢掉半条命。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孙千才收回手指,将楚江的手重新放回被褥里。

    “先生,我儿子他?”

    孙千一摆手,慢悠悠地走到座位旁,端起凉白开轻嘬了一口,清了清嗓子说道,“令公子这病倒不是什么疑难杂症,我观令公子形容消瘦,舌苔全无,脉息微弱,又昏迷不醒,八成是得了疟疾!”

    “疟疾?”不懂医术的楚怀和宗预异口同声地问道。

    李幕然点点头,能诊断出疟疾,看来这老头果然有点本事!只是不知道他要如何治疗。

    “得此病者表现为间歇性寒热发作。一般在发作时先有明显的寒战,全身发抖,面色苍白,口唇发绀,寒战持续约一盏茶或者一炷香的时辰,随后体表发热,面色潮红,皮肤干热,烦躁不安。此约持续数个时辰后,全身大汗淋漓,大汗后体表温度又恢复正常。经过一段间歇期后,又开始重复上述间歇性定时寒战、高热发作……”

    孙千不疾不徐地将疟疾的症候简单描述了一遍,楚怀越听越兴奋,自己儿子的症状却如孙千所说,这么以来,这孙千当能有药能医治好自己的儿子。

    “先生可知如何医治?”

    “此病耽搁不得,容我去一趟药房,亲自抓些药来,煎水让令公子先行服下,以观药效,恕老朽失礼了!”说完这句话,孙千提着药箱急匆匆离开了房间。

    那么说,这李幕然就……

    想到这里,楚怀杀心再起!楚江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如今因为几个女子就跟李幕然发生冲突,被他整得人不人鬼不鬼,生死未卜,不杀他难消自己心头之恨!

    不过,这里毕竟是宗预的府邸,若自己在这里结果了李幕然,恐怕会有不小的麻烦。

    这宗预好歹是广都县令,如果李幕然就这么被人杀了,他也会被连累,所以,他定然会出来阻挠。但是,如果出了这府邸……

    想到这里,他面色一冷,“来人!把太守大人请出去好好招待!”

    他话音刚落,两个人贸然闯进屋子,一左一右将李幕然夹在了中间。

    李幕然见这阵仗,就知道楚怀按捺不住杀心,要对自己动手了。

    “我家主君可是堂堂广汉太守,尔等如此做,难道是想要造反吗?”

    宗预见楚怀骤然发难,脸色大变,“致远兄万万不可造次,鸿光兄可是朝廷亲封的广汉太守!”

    “德艳太紧张了,我楚致远是那种吗?”

    “那这……”

    “此事德艳勿管,我自有分寸!”

    让宗预闭嘴后,准备撕破脸的楚怀大笑一声,随即狞笑着一步步朝云樱进逼,“造反?我哪里造反了?我只不过是为了能让孙先生好好替我儿子治病,所以才请太守大人出去,至于你嘛,长得这么标致,干脆留下来伺候我儿子得了。”

    “你……你无耻!”

    楚怀懒得跟她辩论,转头对两名护卫说道,“速速请太守出去!”

    那两名护卫接到命令后,一左一右抓住了李幕然的胳膊像抓小鸡一样往外拖。

    云樱见状就要冲上去阻拦,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那两名护卫刚拖着李幕然走出屋门口,一支速度极快的箭发出破空声,瞬间钉在了门框上,箭尾颤抖个不停。

    距离这支箭最近的那名护卫瞬间冒出一头冷汗,这支箭几乎是擦着他的脸颊射过来的,倘若再偏那么几分,射中的可不是门框,而是自己的额头了。

    这间屋子的正对面屋顶上,李晖手持弯弓,将第二支箭搭在弦上,再次指向了这里,“第一支箭只是警告,若不马上将太守放了,第二支箭直接送你二人上路!”

    那两名护卫都不傻,眼前这人的箭术不是虚的!自己命才重要!几乎想都不用想,他们丢下李幕然就朝屋里跑去。

    李晖哈哈大笑一声跳下房屋,大踏步朝李幕然走去,就在他刚跳下房屋时,南中其余四兄弟也从府邸正门闯了进来。

    李幕然满意地冲他们点点头,看来当初收了这南中五兄弟真是个英明的决定啊!

    那两名护卫跑回屋子后,吓得结结巴巴地说道,“老……老……老爷,外面来了高……高……高人!”

    楚怀正坐在楚江的床榻前,准备轻轻地将被子盖在儿子身上,见他们慌里慌张地跑进来,吃惊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李幕然呢?”

    “外面来了高人,把李幕然给救……”

    那名护卫还没说完,李幕然那令人十分讨厌的声音飘到了他耳朵里,“公然要杀朝廷指派的太守,可是死罪!”

    楚怀抬头一看,不是李幕然又是谁!李幕然身后是五个高矮胖瘦不一的人,他们所说的“高人”,就是这五人吗?

    宗预见李幕然居然被救了下来,脸色很不好看,若这李幕然被楚怀的人拖出去杀了也就罢了,自己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撇个干干净净,可是李幕然他没死!

    楚怀意图对太守不利固然该死,可自己也会因为坐视不理而丢官去职,甚至有可能被下狱。

    “太守大人,下官并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