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16章 我们要血战到底

    从十一剑处离开,段鸿飞心惊肉跳。

    人,不怕横死,就怕有人告诉你,某日某时取你性命,这离天黑还有几个时辰,段鸿飞已是坐立不安。回去之后,他越想越怕,帮中的几个长老、元老,此时也刻意的疏远他,尤其是当初漕帮投诚过来的两个副帮主,看他的眼神,就如一个死人。

    段鸿飞甚至怀疑,他们几个是不是已被夜雨楼收买。

    思来想去,眼前唯一能救他的,只有六扇门。可是他已经求了两次,都被拒绝,万事命为大,段鸿飞也不要脸了,干脆豁出去,人家刘玄德为了人才还三顾茅庐呢,我为了保命,多求几次,又能如何?

    于是再次来到六扇门去找范小刀,范小刀不见他,就干脆堵在门口,到了下值时,赖在六扇门不走了。

    范小刀没辙,道:“人要脸,树要皮,你怎么还来?”

    段鸿飞道:“今夜,夜雨楼和竹联帮的人要取我性命,我若要脸,命就没了。”

    范小刀道:“都说过,江湖门派之间的恩怨,六扇门不方便插手,实在不行,你们可以去找江南武林联盟,让他们来调停。”

    段鸿飞道:“武林联盟与夜雨楼穿一条裤子,就是夜雨楼的走狗,小范大人,我们大江帮与您,虽然有些过节,但总体来说,也没做过对不起您的事,甚至之前,漕帮的人派杀手杀您,还是我率大江帮把漕帮给灭了,帮您报仇了呢。”

    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个理。

    不过,也就是听一听。

    大江帮灭漕帮,纯粹是为了利益,为了地盘,为了江南第一门派,但绝不是为范小刀报仇。

    按照以前的江湖新政,六扇门本有调停江湖纠纷的职责,不过去年武林大会之后的改革,六扇门将这一职责转给了武林联盟,这个也是江湖司提出来的,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江湖纠纷这种事,一般都是牵扯到利益和恩仇,官方身份反而不方便插手,转给武林联盟也算是江湖司的一种甩锅行为。

    大江帮只是谢芝华的走狗,与范小刀并无私人恩怨。

    直到审判段江流之前,他们“绑架”了李红绡。

    范小刀道:“没有过节?”

    段鸿飞一副受害人的姿态,道:“我知道,也不完全没有。我们知道,把您的红颜知己请到大江帮是有些过分,但从始至终,我们的人都十分客气,就算动手,我们才是受害人,要知道那位红衣姑娘是天下第一的红绡女,打死我们也不会引狼入室啊!”

    范小刀冷笑一声,“这事,我不找你们麻烦,已给你们面子了,还要我出手救你们?”

    段鸿飞不依不饶,“实在不行,让我在六扇门大牢里住几天也行。”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段鸿飞道:“对了,有件事,我得向您汇报,那个宋奇,如今就在竹联帮!”

    宋奇?

    这两日,罗成率人找遍金陵,始终没有他下落,若说顾大春之死,这宋奇,绝对是元凶之一,加之徐妙子被绑架时两人又结下梁子,而且彭御史还给了一万两银子拜托他取之性命,这个人的出现,勾起了范小刀兴趣。

    “你确定?”

    段鸿飞道:“我今天就见过他,他如今是竹联帮军师,没有他和夜雨楼,给竹联帮十个胆子,也不敢对我们大江帮动手。”

    从包三口中得知,顾大春之死,就是宋奇传话,极有可能是夜雨楼动手。

    漕帮陈豹死后,这个宋奇就一直在碧水楼,为谢芝华出谋划策,心机毒辣,坏事做尽,绑架徐妙子之时,差点要了范小刀的性命,此人早已列入了范小刀的必杀名单。

    宋奇是谋士,想出借刀杀人,嫁祸给大江帮,从而让六扇门对大江帮打压,削弱其实力,从而让夜雨楼用极低的成本,吞并大江帮,接收这江南最大帮派,基本上就可以控制整个江南武林了。

    不得不说,这个计策,确实高明。

    那个包三,拿钱之后,逃离金陵,兴许他们还蒙在鼓里,可是他烂泥扶不上墙,流连青楼,被抓之后,透露了他们的计划。

    范小刀与夜雨楼之间,可谓是纠缠不清。

    先是他与李轶那段无疾而终的情分,再有李红绡也是夜雨楼的杀手,而他手中还有一块七杀令,“算”得上是夜雨楼的掌令使,然而,他与夜雨楼却是敌非友,李觉非是太平公主的人,而他们又是太子朱延的人。

    这些关系,真是一团乱麻。

    夜雨楼想要控制江南武林,若一旦得逞,天下七大江湖联盟,夜雨楼控制了其四,加上其强大的财力,真得可以与八大门派一较高低了。

    于私,他可以坐视不理。

    于公,他要出手干预。

    不过,也不能如此便宜了大江帮,于是道:“这件事,我说了不算,你得问一下李姑娘。”

    段鸿飞一听,范小刀口气松动,连道:“应该的,应该的。”

    不多时,李红绡来到六扇门,“大哥,你找我?”

    几日修养下来,她身上的伤势已好的差不多,最近一直在别院,不用去酒肆操劳,气色也好了许多,才一进来,看到段鸿飞,眉头一皱,“你是?”

    段鸿飞见状,扑腾一下跪倒,连爬几步,来到她身前,“大姐……前不久是我猪油蒙了心,千不该万不……”

    李红绡微怒:“谁是你大姐?”

    “姑奶奶……”

    “我有那么老吗?”

    “李小姐……”

    “你才是小姐……”

    段鸿飞道:“小姐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给您磕头赔罪,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李红绡一脸疑惑,问范小刀,道:“大哥,他是谁啊?”

    “大江帮帮主段鸿飞,段江流的爹。”

    李红绡并不认识段鸿飞,之前被请到了大江帮,并没有见到段鸿飞,只是觉得此人眼熟,经范小刀一介绍,恍然道:“我记起来了,大江帮总舵的大堂之内,挂着一幅画像,是你吧?”

    大江帮内,确实挂着一幅画,是段鸿飞花重金请江南第一才子唐伯猫所作,本来寻思着,如今大江帮已是江南第一帮会,自己这个创始人也算是开山祖师,理应受到后人供奉,于是就作了这幅画。

    段鸿飞连道:“是我,大小姐若是喜欢,我这就派人送来。”

    李红绡道,“谁稀罕你这副破画?我只知道,人死了后人会作画上墙。”

    段鸿飞一听,这话怎么这么难听,可又不敢多言,于是道:“回去我就烧了。”

    李红绡道:“大哥找我来有什么事?”

    范小刀道:“大江帮之前得罪过你,如今他们帮主特意来给你赔不是,就看你怎么想了。”

    段鸿飞闻言,立即连连磕头,磕得咚咚直响,青砖都裂了几块。

    “大小姐,请恕罪,是我不对。”

    他倒不吝啬力气,现在磕头是有点疼,现在不磕,过了今夜,头就没了。

    李红绡道:“你说那事儿啊,我也没放在心上,只是有些遗憾,你们大江帮那么大的帮派,一个能打地也没有。”

    段鸿飞闻言,心中一喜,有戏,于是道:“那也是我们的不对。”他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道:“所以小人在这里给您赔罪,这点银子,一点小心意,给大小姐买些胭脂水粉。”

    范小刀一看面额,只有一百两,嘲讽道:“当初给仵作,出手可是一千两啊,怎么今天才一百两,是看不起我妹子?”

    段鸿飞道:“不不,我们是真没钱了。”

    李红绡道,“大哥,我要还是不要。”

    范小刀道:“好歹也是段帮主一份心意,你就收下吧。”

    见李红绡收了银子,段鸿飞才放下心来,试探问:“小范大人,那我的事?”

    范小刀道:“回去等消息。”

    “那答应还是不答应?”

    “看吧。”

    段鸿飞走后,李红绡道,“大哥还没吃饭吧,晚上我做几样菜,去酒肆拿了些酒,跟大哥喝一点。”

    范小刀道,“不必了,我有事跟赵行商量。你跟小叮当先吃吧。”

    范小刀来到赵行公署,他还在处理公务,别看六扇门总捕头这个官不大,可身为一把手,每日下来,案牍公文,多如牛毛,大到辖区内的案子,小到六扇门的伙食开支,都要经过他审批,赵行办事又是一丝不苟,所以每日忙得几乎没时间。

    相比之下,还是副职更清闲一些。

    “有事?”

    范小刀将段鸿飞来求他之事说了。

    赵行听罢,分析道:“大江帮并不足以帮,但是若真让夜雨楼吞并了大江帮,控制了江南武林,那夜雨楼的实力,如虎添翼,可比八大门派中的任何一家都要大,武林大会之后,他们如此疯狂的扩张地盘,意欲何为?”

    范小刀道:“所以今夜,我想要一探究竟。”

    虽然他们对大江帮没有好感,但更恶心夜雨楼。

    七大片区,蜀中武林是夜雨楼大本营,西陇、关东武林已投靠他们,若再把最为富庶的江南武林控制在手,进而南下,拿下岭南武林,这夜雨楼可真就算是一统江湖了、千秋万代了。

    赵行道:“一统江湖,听着不错,可有什么用?”

    “无数金钱美色。”

    赵行道:“听说李觉非不近女色,吃穿也简朴,又没有败家的儿子。倒是有个女儿,你若娶了她,不就可以富可敌国了?”

    范小刀一脸黑线,“说正事儿。”

    “为了权力?也不太像。”

    若真为了权力,绝不会走江湖的路子。

    赵行又道:“难不成要造反?”

    可是,造反这种事,靠这些江湖中人,根本成不了气候。

    江湖人再多,也绝不是军队的对手。别看那些江湖人,什么震东南、刀皇剑帝,江湖喝号喊得响亮,可真动起手来,就算是少林武当,在军队面前仍旧不堪一击。

    江湖仇杀和战场厮杀,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真正的高手、能人,几乎都在军方,高官厚禄,人前显贵,才能收买人心。

    此外,战力是一方面,战略更为重要。

    为了取胜,军方可以围而不攻,可以坚壁清野,甚至可以泄洪水淹三军,而这些是江湖人所欠缺的手段。

    一个江湖人,可能打得过十个军人。

    但一百江湖人,未必能打得过百名军人。

    一千江湖人,对上一千训练有素的军人,那几乎是必输。

    范小刀思考片刻,道:“说来说去,我觉得还是为了钱。你想想,以前的夜雨楼,不过是一个稍有名气的门派,但在武林大会之后,却忽然崛起,别忘了,他们背后的人,是太平公主。”

    夜雨楼,说到底,不过是太平公主的傀儡。

    通过夜雨楼,控制江湖,垄断了江湖上的生意,进而有源源不断的钱财进入他的私囊。

    而要搞钱,只有两个,收税、收租和做生意。

    收税收租是朝廷的事,他们无权干涉,但做生意,朝廷却管不到。

    有了钱,可以控制军队,可以收买`官僚,可以左右时局,甚至可以起兵造反。

    赵行道:“来到江南之后,我一直在复盘京城之事,你有没有觉得,太子接管六扇门之后,搞了个搞得这个江湖新政二次改革,自己丝毫好处没有落到,把自己搞得十分被动不说,结果还为太平公主做了嫁衣?”

    范小刀道:“也许,我是说也许,还有另一个可能。”

    赵行脸色微变。

    他知道范小刀指得是什么,若真如他所想一般,那太子殿下,绝不简单。

    范小刀道:“所以,大江帮这件事,我得管。”

    赵行道:“我跟你同去。”

    范小刀阻止道,“若你我同去,这就相当于宣告了是六扇门插手此事,而我自己去,只是我个人的江湖恩怨,别忘了,我还有另外一个江湖身份。”

    赵行道:“好的,范寨主,一切小心。”

    ……

    半个时辰后,范小刀换了一身便服,出现在大江帮总舵门口。

    段鸿飞正在吃冷面,听说范小刀前来,喜形于色,鞋也没来得及穿,连忙跑出来,道:“小范大人,远道而来,也不先打个招呼,我好准备酒席。”

    范小刀没给他脸色,“我来是为了吃饭?”

    “那总不能饿着肚子。”

    “能不能先把鞋穿上?”

    段鸿飞道,“当年许攸到访,曹孟德倒履相迎,我今日赤足相迎,也不失为一段佳话啊。”

    范小刀掩住口鼻,“味道有点大,隔夜饭都要吐了。”

    大江帮院子极大,三进的院子,只是如今,却有些冷清,除了十几个嫡传弟子之外,并没有太多的人。

    来到大堂,果然如李红绡所说,正中央挂着一副段鸿飞的画像,下面摆着一个香炉,香已经灭了许久,怎么看都像个灵台。

    段鸿飞道,“大人吃过饭没有,要不给您盛一碗冷面?”

    范小刀道:“不必,吃过了。”

    他环顾四周,问:“不是号称江南第一大帮吗,这么点人?”

    段鸿飞叹了口气,“夜雨楼发出七杀令,那些人见我失势,走的走,逃的逃了,平日里我待他们不错,高薪厚禄养着他们,关键时刻,一个个跑的比谁都快,真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大难临头,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自己人。不过,今日小范大人前来,我们大江帮就有了底气。”

    范小刀道:“我来,可不是为了打架。”

    段鸿飞奉承道:“以您的身份,往这里一坐,就是一尊佛。谁敢动您分毫?”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

    出来一看,只见院子中来了约莫百十号人,他们形态各异,唯独有个共同处,那便是双耳处都缠着白布,有些还有血迹渗出。

    段鸿飞一看,都是大江帮的弟子,笑着对范小刀道,“大人请看,您这一来,我们帮中的精锐,都来为我助阵,我有底气,更有信心,打赢这场仗,我大江帮,绝不会向黑恶势力低头!”

    他来到院中,做出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道:“各位兄弟,今夜大江帮有难,你们能过来,为大江帮出一份力,段某人甚是欣慰。夜雨楼和竹联帮欺人太甚,我们大江帮绝不屈服,他们提出来的条件,我们能答应吗?”

    众人一脸茫然。

    段鸿飞朗声道:“我们不能答应!我们大江帮,自建立以来,秉公守法,老实本分,可以竹联帮、夜雨楼为首的黑恶势力,却将他们的魔爪一而再、再而三的伸进来,今日要地盘、明日要钱,后天,就会要你们的老婆孩子,我们大江帮能答应吗?”

    众人一脸懵逼。

    段鸿飞双拳紧握,“我们大江帮,绝不答应!我们要跟他们反抗到底,哪怕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我们要跟他们反抗到底,哪怕流干最后一滴血!我们要跟他们反抗到底,哪怕是粉身碎骨!”

    在向夜雨楼、竹联帮发出宣战试验后,段鸿飞信心大震,一扫连日来心中的阴霾,将紧握拳头狠狠地砸向空中。

    这时候,一个年长的弟子道,“帮主,您说什么,我们听不清楚!”

    段鸿飞:“呃呃……”

    刚才只顾着发表感慨了,忘了这些人不久前,被李红绡削去了耳朵,听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他提高嗓门问,“我是说,今夜,我们要与春风夜雨楼和竹联帮的恶贼,血战到底!”

    那人道:“帮主,您误会了,我们是来要抚恤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