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7章 有赌的成分

    本来卫赖也没想那么多,小婷那么用心去做属于她自己的婚纱。

    他身为男朋友过去帮忙也是应该的事情。

    毕竟他们也约定好拍婚纱的日子,就在明天成绩公布后的第三天。

    按照他们两个人的估分,只要不出意外的话,那一天应该能知道他们有没有被录取。

    甚至两个人都已经联系好了第一志愿学校附近的婚纱摄影。

    所以婚纱要在三天内改好,时间可以说十分的紧张。

    可被老妈怎么一搞,连他自己都怀疑小婷是不是在暗示他什么。

    不行,不能乱想,不然等会和她爸妈吃饭就更紧张了。

    走在去小婷家的路上,卫赖用力地晃晃头。

    可把脑袋里的想法抛掉后,又一个念头冒出来。

    有一点老妈说的没错,他现在是小婷的男朋女友

    哪有男朋友到女友家吃饭,不买点东西带过去的。

    徐湘和卫子康年纪还没到需要补品的时候。

    一般的核桃奶也拿不出手。

    而小卖铺其他算的上高档的东西也就滋补酒了。

    几百块的酒,虽然不算贵重,但多少还过的去。

    晴叔叔应该会喜欢吧。

    提上从小卖铺买的酒,卫赖走到小婷家门口,按下了门铃。

    然后开始内心忐忑地等待着。

    开门的是晴齐述。

    “进来吧。”

    晴齐述看到卫赖不光回去拿了衣服,而且还带了酒,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

    “叔叔,我也不知道带什么来好,就随便带了一点酒,希望你不要介意。”

    看到晴齐述笑了,卫赖也跟着放心了一些。

    在进门换鞋的时候,跟着客套了一句。

    “正好我还担心我买的酒不够喝,你也能买酒,也正好。”

    晴齐述接过卫赖的酒,转身径直走回去。

    在后面的卫赖愣神了一下。

    晴叔叔是在说他平时的酒不够喝吧,应该不是说要跟他一起喝酒吧。

    换完拖鞋,卫赖走客厅时,心里有些忐忑。

    可走到饭桌前时候,看到面前碗里酒,他最后一丝侥幸心里也没了。

    “叔叔,我还在读书,还是别喝酒了吧。”

    “就今天一次,等你们上大学了,我不会再让你们碰酒了。”

    晴齐述说着自己先端起碗抿了一口。

    卫赖只能跟着也端起碗

    ,用碗挡着嘴,小声地向晴婷求救。

    “小婷你怎么不劝一下你爸,我晚上还要帮你做衣服呢。”

    “你以为我不想,我爸不让我妈喝酒,但他今天就想喝酒,说你只要陪他喝了,今天才让你在家里过夜。”

    “那你的衣服怎么办?”

    “没事还有两天时间。”

    两个人在一起小声嘀咕着,安宝儿在旁边跟着也说道:

    “今天你晴叔叔想跟你喝,就成全他好了。”

    “不过不要喝太快,边吃边喝会好点。”

    “哦。”

    这个房子里第二个站在他这边的人都这么说了,卫赖也只能硬着头皮明一口酒。

    虽然是药酒,但是度数也不低,刚入口就是一股药味和酒精味。

    辛辣的口感,一直从嘴巴蔓延到喉咙。

    再看看冰箱角落的一箱啤酒,卫赖发现今天自己真是倒霉。

    来看女友被拉着留下过夜也就算了,买个礼物怎么就想了买补酒。

    他从来就没喝过酒,这不是自己坑自己嘛。

    一口菜一口酒,最后卫赖感觉自己实在撑不住了,索性趴在桌上装醉。

    “小婷,他是真醉了,还是装醉?”

    【拜托,小婷一定要说我是真醉了。】

    “爸,他是真醉了。”

    卫赖在心里其期待着,当听到晴婷说话时,宛如听到天使的声音。

    “算这个小子酒品好。”

    “你这样应该就放心了吧,还说怕他以后出去喝酒乱来,我看乱来的是你。”

    安宝儿和晴齐述的对话在耳边响起,卫赖感觉哭笑不得。

    【我都没打算喝酒,晴叔叔啊,你何必这样试探我。】

    “爸,你们先吃饭,我带他回楼上了……都是你们害的,本来我和他还有事情要做,只能等他酒醒了再说。”

    晴婷说完话,卫赖本来还想配合她站起来,又听到她在耳边小声说道:

    “你不要用力,喝醉了是没知觉的,让我扶你上楼就行了。”

    听到这话,卫赖也只能放松自己,任由晴婷扛着他的一只手臂,一点点怕上楼。

    等两个人到房间里,门一关。

    卫赖立刻松了一口气,坐到晴婷床上。

    “小婷啊,要是接下来几天,晴叔叔都这样,我都不敢你来你家了。”

    “就今天晚上有点特别,后面几天不会了,这点我跟老爸老妈说过了。”

    晴

    婷说着凑到卫赖的身前嗅了嗅,然后立马退开,“你先到浴室里洗澡,臭死了一身的酒味……我去楼下帮你拿衣服。”

    卫赖看着晴婷打开门跑下楼,自己嗅了嗅身上的味道。

    “没有啊,就喝了一碗酒,哪有酒味。”

    不过小婷既然这么说了,可能是喝酒的人感觉不到吧。

    卫赖还是站起来,打开晴婷的浴室,里面除了必要的沐浴乳和洗发水外,毛巾也准备了两天条。

    看来小婷是早就准备好了。

    他想了想,最后看了一眼房间门,还是走进了浴室里。

    又过了一会儿。

    卫赖洗的差不多时候,浴室门被敲了敲。

    “卫赖你洗好了没有,我衣服拿过来了。”

    “快好了,放门口把,我等会自己拿。”

    随口应着小婷的话,卫赖渐渐的意识到似乎哪里不对劲。

    就算是在小婷家过夜,自己不能吃完饭后,回家洗澡,然后再回来吗?

    吃完饭后,直接在她家过夜,还带洗澡,老妈不会误会才怪。

    正这么想着,忽然浴室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

    还没等卫赖反应过来,浴室门就被打开了,晴婷只穿着一条内裤就走进来,手里拿的衣服,还不是他的衣服。

    “你干嘛!”

    卫赖急忙转身,感觉刚喝下去的酒,都跟着一股热流冲到他的头顶。

    “洗澡啊,你洗完了不该我洗吗?”

    “那也不能不穿衣服啊,而且我明明锁了浴室门。”

    “我有浴室的钥匙啊,而且至于衣服,要是穿了就没办法找你帮忙了。”

    晴婷动手硬生生地把卫赖身体转过来,把一根皮尺递到他的身手里。

    “反正都是男女朋友了,你不会连帮我量胸围都不敢吧。”晴婷歪着脑袋,眼睛里闪动着狡黠。

    “这种事情你叫你妈帮忙你不就行了,非要我。”卫赖顶着晕乎乎脑袋,最后还是伸手帮晴婷量洗胸围。

    【以前捉弄我就算了,这种事情你还捉弄我,要是我把持不住,你很危险知道不知道。】

    知道你变聪明了,不这样怎么能捉弄到你。

    至于说你把持不住的话……

    想到这里,晴婷自己脸颊也不由浮现红晕,“量好了没有。”

    “好了。”

    卫赖的话音刚落,一条毛巾就劈头盖脸到他头上。

    晴婷一路把他从浴室,推到外面,并关上浴室的

    门。

    “量完了,就该到我洗澡了,你的衣服在外面自己穿吧。”

    靠在浴室的门上,晴婷捂着自己的熊,也感觉自己的心跳超快。

    她确实有赌的成分,但今天不捉弄卫赖,她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