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四十一章 抓个大圣龙雀来拉车

    ------

    大成圣体神只念,这家伙说强也强,说弱也弱。

    说他强,因为他是大成圣体的神只念,可以召唤昔日的道果。

    说他弱,他被释迦摩尼镇压,被斩掉了九成修为,  道根都被抽走,现在连圣人的实力都没有,只相当于斩道王者。

    区区王者实力,江离却以龙纹黑金鼎镇压,可以说是相当看重了,就是为了不让他唤回昔日的道果,  减少麻烦。

    神只念被龙纹黑金鼎当头罩下,  江离运转大封神术、大封印术,封神绝念,  将其神念波动都冻结,不给他一丁点机会召唤大成圣体的道果。

    神只念来不及做任何准备,因为江离的动作太突然,速度太快了,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龙纹黑金鼎当头罩下,极道之威震得他几乎裂开,还没反应过来,大封神术和大封印术便落在了他身上,神念阴身瞬息冻结,一切的思维都无法再运转。

    这是好东西,带回去留给本尊来处理,哪怕只能唤回片刻的大成圣体道果,用真灵印扫描一番,也是一座巨大的宝库。

    收了大成圣体神只念,  江离便沿着星图,驾驭极道帝兵龙纹黑金鼎横渡星空,在星空中前行,  来到了另外一处释迦摩尼镇压魔头大妖的地方,十八层地狱中的两层。

    同样的阴阳两层地狱结构,让两头被关押的大妖力量互相制衡,维持封印。

    这一颗星球,有许多生命活动的痕迹,还有被抽空的龙脉,天地间灵气稀薄到了极点。

    从这里的废土还有那些被抽空的龙脉来看,这里以前应该是一颗生命古星,只是被吸干了。

    “这里残存的痕迹……是九十九龙山吸干的?”

    释迦摩尼将被抽干的星球用来当关押大妖的地狱吗?荧惑星也是如此,倒是不错的主意,因为足够荒凉。

    封妖碑。

    这颗星球上,只有这么一块石碑矗立,其余的痕迹,古代的建筑,都在漫长的岁月中只余下一些需要用法术才能推演还原的痕迹了,而这块碑还立着,足以说明不凡。

    江离打量了一番石碑,虽然不是什么重宝,但也是释迦摩尼炼制,  用来当做封印的阵眼。

    他打算将石碑拿回去放在日月皇朝的宝库中,可以供弟子兑换。

    或者将来日月皇朝自己要修监狱,  可以把这块碑插在附近,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用监狱养闲人可不是一个经济的选择,日月皇朝的罪犯当然是会被度化,然后用做苦力的,也就不需要监狱。

    看来只能是充实宝库,或者立在藏经塔给弟子们参悟准帝道纹玩。

    略微拔起石碑,顿时有阵阵妖气冲出,如火山爆发,黑云弥漫,遮天蔽日,在内部帮助,要把石碑顶飞,里面有东西想突破牢笼。

    如此惊人的妖气,比鳄祖还要略强一些。

    “外边的道友,请助我一臂之力,在下出来后必有厚报!”

    里面的妖怪兴奋大喊,声音刺耳,像是怪物在嚎叫。

    江离并不在意,拔动石碑,石碑上有释迦摩尼的限制,需要拥有超过被封印生物的力量才能打开了封印。

    江离轻松的将石碑拔起,下方露出一口古井,一头龙雀从中冲出,振翅击天,妖气纵横万里。

    随后,这头龙雀充满暴虐的目光锁定了江离。

    “一个人族圣人王?”它笑了笑,笑容有些狰狞,“太好了,我被封印了两千年,一出世便有上好的血食摆在面前!”

    这头龙雀果然是妖魔,魔性深重,就算是北斗的许多妖族也是讲恩仇的,而这头龙雀在被江离救了之后,立刻就要吃了江离。

    它带着滔天妖气俯冲下来,这是标准的猛禽捕食动作,充满原始狂野的气息。

    江离动也不动,冷眼视之,直到这头龙雀冲到了自己面前,长长的、闪烁着寒光的喙快要啄到眼睛时,他动了。

    手掌化出一大道玄妙莫测的道之轨迹,仿佛逆转了时光,出现在了龙雀面前,穿梭它的妖气防御如无物,抓住了它的喙。

    刹那之间,龙雀心中升起了一丝惊骇,因为这种速度太过骇人,恐怕天底下只有当初号称速度极致的人族九秘行字秘才能拥有。

    嘭!

    整颗星球都震了震,这头龙雀被江离抓着鸟嘴,狠狠的掼向地面。

    这头妖族大圣自号大夏龙雀,曾经在地球寻过仙宝,只是后来被释迦摩尼封印,论实力,在它那个时代,能胜过它的修士有,但绝对不多。

    可它从来没有见过圣人王能够有这般狂暴的战力!

    随后,一只脚踏下,大夏龙雀神翅一震,刹那远行百万里,但江离的脚如影随形,一直在它头顶。

    轰!

    重重踏下,这颗枯寂星球再次震颤,大夏龙雀被一脚踏回了星球上,根本没能跑掉。

    “你明明只是圣人王,为何……”

    咚!

    大夏龙雀被一脚踏入地底,穿过炽热的地心,贯穿了这颗星辰,然后飞入太空之中。

    它的身躯上有两个脚印,才得它胸骨和头颅凹陷,受创严重,大片的血和金色神羽纷飞,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我不就被封印了两千年吗?

    这两千年外面发生什么了,时代变了吗?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变态的一个人族圣人王将我这个妖族大圣暴揍呢?

    虽然被释迦摩尼削去了大半道行,镇压在这里,但是在数百年前,另外一个狱友坐化之后,封印的力量失衡,它已经悄然恢复了力量,静待脱困时机。

    我可是当年被尊称妖神的大圣绝巅强者啊!

    “妖神?你也配?”

    江离似乎听到了大夏龙雀的心里话,不屑嘲讽。

    随后,他伸手一招,那颗枯寂的星球顿时崩解,重组,无数符文在星球物质见流动,发出道火,将其炼化。

    星球解体,释迦摩尼的封印古井也完全显露出来,另外一层,大夏龙雀的狱友已经只剩下几块道骨了,在数百年前便已经坐化,没能熬到今天。

    仅仅数个呼吸的时间,落到江离手中的,不只是那几块妖族大圣道骨,还有一条赤红的长鞭,乃是用这颗星球炼成。

    大夏龙雀没有趁这个机会偷袭,倒不是它不想,而是刚刚被江离打得形体绽裂,正在运转妖法疗伤。

    挥手将一颗星球炼制成兵器,这个人族好手段!

    大夏龙雀知道,自己今天遇到大麻烦了,这个人族恐怕是宇宙间最顶级的那一批天骄,有证道的资质,不然不可能以圣人王的境界数招之间重创它这个大圣绝巅的大妖!

    长鞭在手,江离又取出一物,是一辆古朴的战车,但是这辆战车上的一些痕迹,却散发出一种惊人的道韵,神念稍微一感知,就好像一片天压了下来一般,越强大的修士越能感受到其不凡。

    “这是……极道强者的祭炼过的战车?”

    大夏龙雀虽然很不愿意,但也不得不承认这辆战车的不凡,绝对是古皇大帝使用过的,那种气息太特殊了,它是大圣绝巅的妖修,不可能认错。

    得自化仙池的勾陈古帝战车被江离取出,江离对大夏龙雀道:“滚过来拉车,饶你不敬之罪。”

    大夏龙雀大惊,转身就逃,对方连古皇大帝的战车都有,它绝对不是对手,还是赶快逃命的好。

    见状,江离遗憾摇头,自语道:“怎么不珍稀机会呢。”

    一张符箓被江离丢出,烙印虚空,化作一头万丈神鳄,大傀儡术融入遮天法化作的秩序神链套了上去,将鳄祖的身躯和勾陈古帝的战车套在一起。

    啪!

    刚刚用星球炼制的长鞭抽打在鳄祖身上。

    “给我追。”

    鳄祖心中此刻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它的身躯却不是它自己可以做主的,早已被江离控制,大傀儡术化作的神链刺入了它的肌体,布满它每一个秘境,可以操控它做出任何行为。

    于是,鳄祖拉动勾陈古帝战车在星空中疾驰,追逐大夏龙雀。

    “是你?”

    大夏龙雀又惊又怒。

    “为什么要追我?”

    “你给人族当走狗了吗?”

    无论大夏龙雀问什么,鳄祖都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它现在在自己的躯壳中,完全是个旁观者,控制权在江离手里。

    “太慢了。”

    江离有些嫌弃,因为鳄祖修为比大夏龙雀弱,而且相比大夏龙雀这样的飞禽,它的速度也远远不如,逐渐被拉开了距离。

    啪!

    红色长鞭高高扬起,随后落下,抽打在鳄祖身上。

    鞭声就像是发令枪,一声令下,鳄祖速度骤增十倍,却是江离用大傀儡术,操控鳄祖运转了九秘中的行字秘,虽然它是妖族,但也能用出来一些。

    刹那间,它速度比之前快了十倍不止,一下子就追赶上了大夏龙雀。

    别说大夏龙雀惊呆了,鳄祖自己也惊呆了。

    因为用的是它的身体啊,但是江离用的比它自己用的好多了,刚刚在它体内运转的那门无上秘术肯定是人族传说中的擅长速度的那门九秘!

    但是追上后,鳄祖心中打鼓,因为它打不过大夏龙雀,大夏龙雀可是圣人绝巅的强者,比它高几个小境界,它追上来也是挨揍。

    大夏龙雀的目光充满了杀戮和暴戾,让鳄祖心中有些发颤。

    虽然说出来很丢脸,但这个时候它非常希望江离出手对付大夏龙雀,而不是让它上,它根本打不过。

    大夏龙雀看着追上自己的鳄祖,对于这个给人族拉车的货色充满了鄙夷,上手就是杀招,爪子锋利如仙金,朝着鳄祖的头颅抓来,如果命中,可以将它的元神都一爪抓碎。

    啪!

    长鞭再次抽打在鳄祖身上,这一刻,鳄祖体内的秘境又在大傀儡术的操控下运转了起来,但也解封了部分,让它可以自己战斗。

    你给我恢复部分控制权有什么用,我打不过这头龙雀啊!

    它在心里咆哮,伱那么厉害自己镇压它不就行了吗?

    鳄祖在心里吐槽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疯狂上涌,刹那间,它的所有实力,包括肉身力量,速度,神力,神念等,全部骤然提升了十倍!

    十倍!

    这是人族九秘中的那门增强战力的无上秘术吗?

    两种九秘了,他以我的身体施展了两种九秘。

    “!”

    大夏龙雀突然感知到了一股极道危险的气息,从这头比它弱的神鳄身上传出,但是已经晚了,下一刻,鳄祖便拍碎了它的一对金爪,大口咬上它的一只神翅,直接撕扯下来,鲜血和黄金羽毛纷飞。

    强弱的突然转变让大夏龙雀猝不及防,鳄祖可是和它一样凶残的大妖,在修为暴涨之后,就要将其活撕,享受这种杀戮的快感,享受这头修为比它强大的龙雀之血淋在自己身上的快感。

    啪!

    就在鳄祖击穿了大夏龙雀的头颅,要捏碎其元神的时候,长鞭抽来,鳄祖顿时打了个寒颤,力量潮水般退却,那种强大消失了。

    但是对它的枷锁却没有恢复,而是让它保留了一部分自主活动的权力。

    “我说过,要让它拉车。”

    “……是。”

    鳄祖回答,放了手中大夏龙雀的元神。

    这一刻,鳄祖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

    或许,给人拉车也没什么不好。

    如果还能再体会一下之前那两种秘术就好了,那种强大的感觉,太让人沉迷了,原本可随意虐杀它的大夏龙雀,在它被江离控制施展那门秘术后,直接被它反杀,随意蹂躏。

    大夏龙雀保住了一命,却还在大口咳血,刚刚鳄祖下手可没有半点留情,是真的想要活撕了它,它现在躯体四分五裂,仙台都遭劫,元神都被鳄祖抓了出来差点捏碎,要不是那个人族阻止……

    江离在两人心中种下心魔,方便行事。

    毕竟要度化两尊大圣,他自己一个人来度化的话耗费的时间会非常长,现在情况不允许,他待会儿还要回北斗呢。

    反正打得过,就先用心魔控制着,给它们种植下当狗的欲望,调教一番,等回了北斗再慢慢度化。

    秩序神链延伸,刺入了重伤的大夏龙雀体内,它还想挣扎,但是却被这些秩序神链刺入了每一个秘境,还刺入了元神之中。

    江离施展种种妙法,在它各个秘境都打下自己修改过的御兽印记,又以大灵魂术和大心魔术在大夏龙雀的元神中留下了些东西。

    随后,长鞭抽响。

    大夏龙雀怒不能语,我都重伤成这个样子了,你还羞辱我?

    但随后它就发现自己错了,江离这一鞭子不仅没有打伤它,然而是让它洒落的血全部回归,如有魔力,身体上的伤势也都在迅速修复,一种无上秘术在它体内自行运转了起来。

    不,准确的说,是通过刺入它体内的秩序神链,像是操控傀儡一样操控它的肉身施展一桩盖世神术,专门为它疗伤。

    只是它第一反应却是挣扎,想要挣脱控制,重获自由。

    旁边的鳄祖见状冷笑道:“如果我是你,这个时候便会仔细感悟体内秘术的运行,蠢货。”

    的确!

    大夏龙雀一惊,这种盖世神术没有逆天的运气不可能学到,有这样一个好机会,自然要细心体悟才是。

    而后,鳄祖又幽幽道:“这桩秘术,可是连我都没有体会过。”

    鳄祖不知道为何,自己心中好像升起了名为嫉妒的情绪,明明是它先来的,先来一天那也是先来,怎么让这家伙也体验上了呢?

    大夏龙雀惊疑。

    这头神鳄已经给人当了很久的拉车神兽了吗?

    连它都没有体会过,却用在了我身上,难道说这个人族其实很看中我?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大夏龙雀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它元神中被刺入的灵魂符文和心魔种子却在悄然影响它的想法。

    江离扬鞭,伤势几个呼吸间便痊愈的大夏龙雀和鳄祖便一起拉动勾陈古帝战车,载着他往下一颗封印有大妖的星球去。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