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3章 嗯,商太太

    程潼恩看见他那手指,脑子里就满是他上药的场面,羞恼成怒。

    “啪”一下,房间瞬间重陷黑暗。

    丢死人了,什么都给他看光光了!

    商隽起皱眉,理解她害羞的行为,但药还是要上。

    “我不知道你那里……”

    “闭嘴!”

    程潼恩抬脚踢他,但没敢太用力,怕真把他踢下床摔了惹怒他,可脚踝被他大掌给抓住,收也收不回来。

    “别闹,还没上好药。”他低低柔声说,“不上药,发炎怎么办?”

    “还不是你害的!”程潼恩怪罪他,心里气死了,“你除了会强迫人还会什么?”

    商隽起还记着她说过的那些话,幽冷道:“是你说昨晚是还账,也是你说要把账还完离婚,跟靳宸西续前缘,我只是成全你的心愿,拿回那七天我没拿的,错在哪里?”

    “但靳宸西用的不是商二少爷的心脏!你承不承认?”程潼恩质问他。

    就因为她说过的话,所以他就记仇这样折磨她?!

    “承认。”商隽起就着暗色看她,“那又如何?重点是我给的心脏适合他,也让他活了下来。”

    “你这是狡辩!”

    他语气变得冰冷,“我要做什么事无需狡辩,想怎么做全按我的规则来。我跟你说过,当时我并没有答应给你的一定是我弟的心脏,是你没意懂我的话。”

    “所以都是我的错了!”

    “你若要这么想,我不阻止。”

    黑暗的空间刹那静谧下来,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商隽起听见她的呼吸起伏挺大,想是被气得不轻,抓着她脚踝的大掌蓦然松开,伸手自床头柜抽了张纸巾擦干净手,翻身上床搂她入怀。

    程潼恩想推他,嘴巴压下来温柔缱绻的吻,绵密霸道得让人心醉,也让人无法思考。

    “把药上了,嗯?”

    良久,商隽起的唇贴着她的,哑声低语。

    程潼恩看着他黑暗中看不清的脸庞,他的气息在此刻浓烈到心悸,而明明昨晚才失控的关系,到了隔天的今晚她竟然已经理不清起因是什么?

    “商先生……”

    “嗯,商太太。”

    “我要说唔……”

    没说出口的话被堵死,程潼恩再一次迷醉在他的深吻里。

    “上药,嗯?”听着她娇喘连连的声音,商隽起克制着自己。

    程潼恩算是明白了,眼下除了乖乖上药,就别想说什么、干什么。

    “我自己来!”

    “你自己行吗?”

    “难道你就行?”

    “我不行吗?

    “不行!”

    “我不行,你那是怎么疼的?”

    靠!

    他们俩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程潼恩忍无可忍怒道:“我说的是让你上药不行,你怎么那么无耻!”

    商隽起就着黑暗,把药精确放进她手里,淡道:“对着喜欢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无耻?”

    闻言,程潼恩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问了句想打自己嘴巴的话:“那你对周小姐也这么无耻?”

    所以他跟周念璃是做过的。

    以往都没有多大感觉,可有了亲密关系后想到这个事实,程潼恩的心是止不住的在意起来。

    明明就没想跟他在一起,只是想还那七天的账罢了,为什么要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