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章 荒野遇敌

    “队率醒了!”

    “队率你没事吧?”

    梁铮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方头圆耳,虬髯满面的黝黑大脸:“你谁啊?这又是什么地方?”

    “队率,是我啊,杨业!”

    “杨业?”

    梁铮一脸迷糊,这个名字,让他既陌生又熟悉。

    “完了,队率刚才坠马晕倒,莫不是摔坏了脑壳?”

    “我知道,这病叫失心疯,听说唯有童子尿能治!”

    “我来,我还是童子之身!”

    靠,哪个孙子在这儿胡说八道,老子记住你了!

    不想喝什么鬼童子尿的梁铮,只能立马表示自己状态很好,根本没病,也用不着吃药。

    费了一番唇舌,梁铮被身边的这群憨批吵得头大,可也总算是从他们零碎的话语中弄清楚了自己眼下的处境。

    自己确实穿越了,一头扎进了东汉末年。

    眼下正是中平四年(187年)六月,两年之后,董卓就会进兵洛阳,引发诸侯讨董事件,彻底拉开三国群雄并起的乱世序幕。

    而眼下的梁铮,身份却不过是大汉帝国驻守北疆的一名边军士兵,前不久才凭借着作战勇猛而得以晋升为队率,如今手底下不过管着五十号人。

    只有这点实力,在乱世中根本不足以自保。

    梁铮举目四顾,越看越是心凉,他记得自己昨晚明明还在通宵达旦的玩新出的全息网游《三国战纪》,怎么这一睁眼的就穿越了?

    从手下的人嘴里得知,他今天带着三十人离开烽火台,便是要回城领取粮食等军需补给之物,没想到领完了物资正准备回去时,莫名其妙地坠马。

    周遭的士兵,一个个穿着破旧的红色战袍和黑色扎甲,长发盘于头顶,虱子跳蚤在身上爬来爬去也无动于衷,无论装束打扮还是精神气质,都与现代人截然不同,让他看得一阵蛋疼。

    随着脑中不断涌现出的陌生记忆,梁铮茫然无措地站起身,任由北风吹起鬓角,一时之间,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眼前这个离奇的事实。

    直到探马来报:“队率,大事不好了,我们遇上了乌桓人的马队!”

    “距离多远?”

    “不到五里!”

    “有多少人?”

    “没看清,但至少好几百!”

    得到答案的梁铮心中一惊,这个距离对奔马而言,也就是几分钟的脚程。

    换而言之,以步兵为主的运粮队,根本跑不掉!

    我才刚来,难道就要横死在这荒郊野外了吗?

    梁铮手按刀柄,心中不忿,能活着,谁想死?

    可现在这情形,不想死,那就只能选择拼命了。

    心念把定,梁铮迅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随即便开始观察战场。而经常玩战略游戏的他,很快就分析出了眼前的战场局势。

    眼下敌军人多势众,而且全是拥有机动优势的骑兵,逃跑只会沦为猎物,然后被敌人如同猪羊一般肆意地屠杀,死无葬身之地。

    看清了局势,梁铮毫不犹豫地当众怒吼出声,开始指挥战斗:“令,所有人都给我背靠运粮车,结阵向北。”

    只以一面对敌,是为了避免被人两面夹击。

    下令之后,梁铮更是手持长矛,腰挎长刀,亲自立身于战线的最前端。

    只因为现在他是主将,现场军阶最高者!

    一旦他怯战,整个队伍的士气立刻就会土崩瓦解,而他本人也难逃死亡的厄运。

    所以就算心中再怎么害怕,为求活命,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不要慌乱,区区乌桓胡狗而已,吾等大汉边军,有何惧哉!”

    “队率说得对,胡狗而已,吾等又不是没杀过!”

    “结阵,和胡狗拼了!”

    原本惊慌失措的运粮队士卒,很快就在梁铮的鼓舞下稳住了阵脚,三十多人团结在他的周围,结成了一个密集的抗骑兵战阵。

    前排的士卒手持刀盾和长矛,后排的则是拿出了强弩,屏气凝神,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只是片刻功夫,急促的马蹄声便随风而至,总计三百余骑,身着东胡装束,背负弓箭,腰挂弯刀,杀气腾腾,显然是来者不善。

    “是乌桓游骑!”

    “穿皮甲,执刀剑,这些人必是精锐!”

    “警戒!”

    围绕在梁铮身边的汉军士卒,此时人人紧张得手心冒汗,在旷野中遭遇十倍以上的敌方骑兵部队,想想都知道眼下的情形有多糟糕。

    梁铮却知道眼下必须稳住士气,否则必死无疑,当即站了出来,壮着胆子对眼前的敌人高声大喊道:“你们是哪个部落的,兴兵犯境,难道是想与我大汉开战不成!”

    “是又如何。”

    一位鲜衣华服的乌桓贵族,在六名精悍随从的簇拥下策马而出,面容桀骜,嘴角更是噙着冷笑:“你就是梁铮?”

    从对方的目光中,梁铮本能的察觉到了一闪而过的杀机,下意识便握紧手中长矛,同时微微皱眉,带着疑惑和不解开口发问:“你认得我?”

    “记住了,杀你的人是我,峭王之子速奇。”

    速奇并未回答梁铮的问题,而是毫不犹豫地下令发动进攻,只见他身后的一名随从拿出一只黑色的号角,用力猛吹。

    呜~呜~

    号角声响,杀气弥漫。

    梁铮死死盯着敌军骑兵的行动,看见对方开始奔跑加速之后,立即怒吼下令:“举盾!”

    木质的双弧盾牌被高高举起,护住正前方,随即迎来了一波箭雨打击。

    咻咻咻~

    密集的箭矢如疾风骤雨,完全覆盖了梁铮等人所在的位置,强大的火力压制让负责押运粮草的他们难以抬起头来反击。

    人群中不断有人中箭受伤,但战死的却一个也没有。

    梁铮目光一扫才发现,原来他们这些边军因为常年在北疆与异族作战,早就习惯了乌桓人的弓骑战术。

    而且汉军士卒的披甲率很高,像他们这样的边军戍卒,更是装备精良,身上都穿着厚厚的战袍和扎甲,加上盾阵的防护,能够有效抵御弓箭的打击。

    但是光挨打不还手太伤士气,梁铮瞅准机会,趁着敌军攻击的间隙果断下令道:“弩手准备反击!”

    “就是现在,放!”

    军用强弩的射击距离远超乌桓人的猎弓,机括声一响,弩箭便在巨大的动能加持下撕裂空气,开始对敌人挨个点名。

    点谁谁死!

    只见战场上,中者无不坠马而亡,乌桓人的皮甲根本抵御不了弩箭的伤害,脆弱的血肉轻易就被尖锐的弩矢击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