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章 克敌制胜的法宝

    这三句话,终于彻底摧垮了箕稠的心理防线,让他听完惊出一身冷汗。

    “现在能救校尉的人,唯有我。”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既然没有,何不死中求活,陪我豪赌一场?”

    梁铮将最后的黄酒一饮而尽,眼神坚定而沉着,吐气开声说道:“提醒一句,你最好尽快做出决定,拖延对你不利。”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箕稠确实已经束手无策,所以他猛地灌了一口闷酒,随后阴沉着脸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见鱼儿已经上钩,梁铮双眉微扬,却是只说了八个字:“深入敌后,远击千里。”

    字不多,但箕稠常年在边疆领兵防备北方胡人入侵,自然听懂了梁铮的意思,也正因为他听懂了,所以才会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你要出兵攻打乌桓人的老巢?”

    梁铮没有否认:“兵微将寡,防守是下策。”

    “但这种战术,太冒险了。”

    箕稠觉得这种想法简直疯狂,一旦失败,后果难料。

    “我喜欢主动,而且这也是唯一的破局之法。”

    梁铮的头脑十分清醒,对整个战局也比所有人都看得更加清楚,以眼下渔阳大营和整个幽州的兵力,想要原地防守,根本无力抵挡叛军的进攻。

    唯有进攻,才能杀出一条生路。

    心中犹豫良久,箕稠最后还是认可了梁铮的判断,随即问道:“你需要什么?”

    兵危战凶,梁铮也不和他客气:“不多,五百精兵,千匹战马,兵器铠甲与强弓劲弩一应齐备,以及足够的粮草,如此便足矣。”

    “兵员和物资,这些都没问题,但我凭什么信任你?”

    很显然,被逼入绝境的箕稠,也并未彻底自乱阵脚,依旧对梁铮心怀警惕和戒备,不是很相信他所说的话。

    “校尉不用信任我,你只需将家中有亲眷在城中,又与乌桓人有着血海深仇的边军士卒派来我的身边,让他们监视我,防备我,若我要逃,他们大可直接以军法处决我。”

    有家人在城中,自然不可能跟着梁铮一起逃亡,与胡人有血仇,自然也有死战之觉悟。

    听到这里,箕稠自以为有了足以钳制梁铮的办法,当即点头应允:“好,那就一言为定。”

    梁铮也举起酒杯:“合作愉快。”

    “你何时出发?”

    “不急,我们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做准备,为了增加胜算,我需要你召集全城的工匠,为我打造全一批新的装备。”

    “可以。”

    箕稠想也不想就直接答应,毕竟叛军不日将至,他为了保住性命和官位,是所有人里最拖不起的那个。

    很快,在箕稠一声令下,渔阳郡的铁匠、木匠和皮匠,就全都被征集起来。

    “人,我已经帮你找来了,要他们做什么,你最好尽快安排下去。”

    箕稠很急,眼下军情如火,一旦渔阳失守,整个幽州都将对肆虐北方边境多年的所有东胡部落门户大开。

    到时候胡人南下寇略中原,他身为大汉护乌桓校尉,必定难辞其咎,就算能活着逃出幽州,最后也会被皇帝问罪斩首,带着一身骂名被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放心,我做事一向讲究效率。”

    在箕稠的任命下,梁铮暂代骑都尉一职,走马上任后第一时间便将五千多名工匠召集到一起,然后让他们选出一个代表,来和自己交谈。

    被选出来的是渔阳郡内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此人虽是木匠,却因为识文断字和乐善好施,而在匠人群体中德高望重,如今更是被推举出来,与梁铮对话。

    “草民翟枢,见过都尉大人。”

    “老人家快快请起。”

    面对箕稠时狂傲不羁的梁铮,此刻却是表现出了自身温良谦恭的一面:“这次请诸位过来,是想让诸位助我一臂之力,打造几样东西。”

    “不知大人要吾等打造的,究竟是何物?”

    “图纸我已经画好了,老人家请看。”

    梁铮拿出一份图纸,上面画了三样东西,上面还罗列了材料、尺寸和数据,行文直白,通俗易懂。

    翟枢只是看了一眼,就已经心中有数,当即拱手作答:“这马掌和马镫,结构简单,就算是铁匠学徒也能轻易锻造出来,这高桥马鞍倒是复杂了些许,不过也难不倒吾等。只是不知道大人需要多大的数量?”

    梁铮闻言大喜,当即表示:“有多少要多少,你们尽全力打造,我不设上限!”

    说完又特意叮嘱道:“对了,此事干系不小,需要严格保密,参与其中的工匠都必须暂时禁足,你明白吗?”

    一听事关重大,翟枢吓得膝盖一软,整个人都变得诚惶诚恐起来:“是,吾等一定竭尽全力,为大人办成此事。”

    梁铮笑着扶起翟枢,客气地说道:“有劳了,事成之后,人人都有重赏。”

    翟枢却是连道不敢,样子卑微到了极点。

    自汉武帝独尊儒术以来,儒学日盛,至今已经称霸了整个朝野,诸子百家传承日渐凋零。而本就社会地位不高的工匠,更是沦为贱业,被士族轻蔑地称之为奇淫技巧,日常受到排挤和打压。

    翟枢等匠人平日里做事,都是被达官贵人呼来喝去,如牛羊牲畜一般随意驱使,早就习以为常。

    反倒是梁铮对他们这般客气,让他们受宠若惊,一时间又有些难以适应。

    然而梁铮却知道,眼前这群衣衫褴褛,神色卑微怯弱的工匠,才是真正撑起华夏文明的脊梁。

    汉人能够崛起于黄河流域,虎踞中原,靠的不是所谓的文臣武将,而是这些掌握技术的工匠和学者。

    如果没有他们钻研技术,锻造出锋利的兵刃,坚固的铠甲,拉开与游牧文明的技术差距,大汉帝国又凭什么称霸东亚大陆?靠一张嘴吗?

    而马掌、马镫还有高桥马鞍,正是梁铮手中的王牌,同时也是他拿来克敌制胜的法宝。

    要知道,乌桓人最强大的力量,就是他们来去如风的骑兵部队。因此想要对抗这样的敌人,梁铮自然也需要拥有一支强大的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