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章 你才胡人,你全家都胡人

    自从得知乌桓人与叛军合兵一处,并且马上就要对幽州动手之后,箕稠已经好多天没能睡上一个安稳觉了。

    如今看到梁铮还真是有些本事,并非一个只会吹牛的大忽悠,他心中总算是阴霾尽去,觉得人生又再次有了希望。

    “你何时出兵?”

    “校尉着急了?”

    箕稠放下手里的马蹄铁,目光灼灼地看向梁铮,而后者却是云淡风轻,面无表情。

    “事关家族荣耀,我不得不上心。”

    箕稠还想冠冕堂皇一把,奈何梁铮不当人子,直接戳穿他道:“哈~,怕死就怕死,做人还是坦诚一点比较好,我又不会笑你。”

    只见箕稠听完,当即握紧拳头,双目喷火,胸腔更是起伏不定。

    很显然梁铮的话把他气得不轻,想他堂堂大汉护乌桓校尉,难道不要面子的吗?

    这话要是传出去了,他还怎么做人?

    要不是现在不得不有求于梁铮,他还真是恨不得当场翻脸,一声令下叫人进来把眼前这个惹人厌烦的家伙给叉出去砍了。

    可偏偏梁铮没有一点自觉,语气依旧是不疾不徐,态度更是轻慢而嚣张:“校尉,注意控制一下你的情绪,这眼神太失礼了,会显得你很没有城府。”

    “够了,我不是来听你讲废话的。”

    箕稠表情凶恶,目光仿佛能吃人,视线更是像刀子一样落在梁铮的身上:“你要的人与物,我皆已备齐,现在是你履行承诺的时候了,我要一个准确的出兵时限。”

    梁铮捏了捏眉心,叹气道:“校尉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士卒熟悉新装备需要时间,仓促上阵,一旦失败,我们的努力便要前功尽弃。”

    “所以你是打算拒绝出兵了!?”

    箕稠握住剑柄,心中的杀意开始沸腾。

    他之所以对梁铮百般忍让,目的就是让梁铮率军出城去牵制叛军的主力,好为他自己的防御作战赢得宝贵的部署时间。

    只要能拖到朝廷缓过劲来,调青、冀二州之兵救援幽州,区区叛军,反掌可灭。

    梁铮也知道,不能过于挑衅箕稠的底线,自己这个炮灰的工作,该做还是得做。

    “校尉放心,梁某向来一诺千金,待人以诚。只要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必然会还给校尉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哼~,你最好是能说到做到。”

    箕稠松开剑柄,转身离开大营,叛军即将杀到,他还得回去亲自监督民夫加固城墙,点算仓库里的粮食及各类物资是否短缺,要处理的事务可谓堆积如山,根本没多少闲工夫陪在这里和梁铮虚耗。

    而梁铮也开始雷厉风行起来。

    “换上新装备,所有人马上开始训练。”

    “是!”

    眼下就是在和时间赛跑,做得准备越充足,战争的胜算才会越大,事关生死成败,所以半点也马虎不得。

    新来的五百精兵,加上原本兵站里的两百余人,梁铮现在手上掌控的兵力超过了七百,而且都是骑兵。

    这些士卒都是箕稠从军中优选而出,一个个装备精良,伙食充足,绝对能够扛得住高强度的军事训练。

    为此梁铮也是特意为这支新组建的骑兵部队制定了专门的训练计划,基本每天上午都是各种体能训练,中午休息,下午则是进行骑术和骑战训练直至傍晚,包括长途行军时该用什么姿势最大程度保持状态,以及如何使用马镫和高桥马鞍等新式骑兵装备在马背上战斗。

    要知道,华夏兵家,历来重视军事训练。

    兵家四圣之一的吴起就曾说过:“常死其所不能,败其所不便。”

    军人,在战场上没有足够的本事就会死,在战斗中作战技能不够熟练就会败。

    所以用兵之法,首重训练,士不先教,不可用也。

    所幸梁铮在原来的时空,曾为了泡妞而报过一个相当专业的骑术训练班,然后花了大价钱,认认真真地学了两年马术,甚至成为了一名注册骑师。

    只可惜流水有情落花无意,胭脂马最后还是没骑上,他这一身骑马的本领终究白学了。

    如今依葫芦画瓢,梁铮根据脑海中的记忆,当即弄了个简化版的速成教学课程,倒也弄得有模有样,卓有成效。

    毕竟是多了将近两千的知识积累,论对骑术的了解,这个年代的地球上,哪怕是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游牧民族,也远远不及梁铮这个半吊子的注册骑师。

    两周之后,杨业踩着马镫,手持战斧在绿油油的草地上飞驰而过。

    只见他猛然挥手一击,驾轻就熟地砍下了木耙假人的脑袋,随即迎来周围一片欢呼与喝彩声。

    “哈哈,看到没,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嘴里吼着从梁铮那学来的骚话,此刻的杨业,正一脸兴奋地绕着校场狂奔,向众人展示着他的训练成果。

    不得不说,这货是典型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让他读书比让他吃翔都难,可是让他学习怎么砍人,他倒是学得那叫一个用心,进步飞快。

    绕场三周半之后,杨业这才策马来到梁铮面前:“都尉,看我叼不?”

    “不看。”

    梁铮很是嫌弃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随后问起正事:“士卒们训练得如何了?”

    “状态很好,不得不说,都尉你可真是太叼了!”

    杨业咧着大嘴,朝梁铮竖起大拇指,嘴里更是叽里呱啦地夸个不停:“将单边马镫改成双边马镫,再加上高桥马鞍,我们骑起马来感觉比以前轻松多了,而且还能在马背上挥舞兵器进行防御和攻击,甚至是披甲上阵,这简直跟做梦一样!”

    “好好练习骑术,马上我们就要深入大草原,去抄乌桓人的老巢了。”

    对于杨业这个自己的死忠粉,梁铮倒也不吝夸奖。

    只是这家伙根本不经夸,话没两句就开始得意洋洋地挥舞着手中的战斧,随后又口无遮拦地问道:“话说都尉你的骑术是哪学的?要不是从小和你一块儿长大,我还以为你是在马背上长大的胡人咧。”

    “滚!你才是胡人,你全家都是胡人!”

    梁铮狠狠一拍马屁股,顿时杨业胯下的战马受到惊吓,撒开丫子就往前冲刺起来,吓得他在马背上抱着马脖子哇哇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