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章 走进新时代

    认真检验过眼前这支骑兵的战斗力之后,梁铮对于胜利的信心又多了几分。

    别看只是多了马掌、马镫和高桥马鞍这三样东西,实际上对骑兵而言,这是一种质的飞跃!

    和许多人想象中的不一样,在白登之围这场战役之前,游牧文明的骑兵在对阵华夏文明的步军时,其实并没有什么优势。

    看战绩就知道,战国时代的中原周边地区,游牧文明往往都是以被各种花式吊打的战五渣背景板形象出场,就连战国七雄中被欺负得最惨的燕国,都能打得草原上各路骑马的汉子们抱头鼠窜。

    燕国和赵国,更是一边在挨着秦国的毒打,一边向北找胡人撒气,拓地千里,不断压缩草原部落的生存空间。

    那个年头的胡人,当真是除了载歌载舞之外,一无是处。

    而真正让战场态势发生改变的东西,叫做马鞍。

    虽然早期马鞍的样式比较简易,比如梁铮之前骑的战马,配备的就是一种类似于软垫的马鞍,表面有针孔,内里则是填充着鹿毛。

    为了不让这些填充物游离,还用针线密密缝起来。

    这玩意儿只能勉强用来垫屁股,作为人和马之间的缓冲物,其作用相比高桥马鞍而言差得远了。

    但即便如此,马鞍的效果也很快凸显出来,它的出现使得胡人的骑兵能够在奔马上开弓射箭,从而进一步释地放出了骑兵的战斗力。

    从此北方胡骑便经常出现在赵国边境掳掠一番,然后扬长而去。因为他们速度极快,来去如风,往往让步军疲于奔命,追不上打不着。

    而到了西汉建国之初,草原上更是出现了冒顿单于这样的英雄人物,拥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称霸蛮荒,剑指中原,甚至打出了白登之围这样的战绩,差点就让汉高祖刘邦死于乱箭之下。

    可即便如此,汉军依旧在汉武帝时期打败了不可一世的匈奴人,而且在战场上的战损比也往往是匈奴人的军队伤亡更大,以至于从此便有了“一汉当五胡”的说法。

    最经典的战例,便是西汉名将李陵,他以不满五千之孤军,就能深入匈奴腹地,搏杀数万之师,横扫了大半个草原,匈奴单于亲自调遣左贤王部和右贤王部共计八万骑兵,一起围攻,都愣是没能把他拿下,反倒是匈奴一方损兵折将,伤亡惨重。

    最后还是汉武帝自己昏招迭出,李陵所部孤立无援,无力再战,才饮恨失败的。

    由此可见,没有马镫和高桥马鞍的游牧文明,根本就不是农耕文明的对手。

    因为只有点亮了这两样关键的科技,才能让手持长兵器的重甲骑兵出现在战场上,从而彻底扭转骑兵在正面作战时战斗力严重不足的劣势。

    如今因为梁铮的到来,双边马镫和高桥鞍提前了数百年出现,等于宣告了骑兵即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时代。

    而梁铮,将会是开启这个新时代的领路人。

    …………

    …………

    中平四年(187年),八月立秋。

    涿郡,北新城县。

    城门亦如往常一般开启,早已等候多时的过路商旅,贩夫走卒,纷纷进城出城,一时间好不热闹。

    此地位于幽、冀二州的交界处,西汉绥和元年所置,原属中山国管辖,东汉和帝时才改属涿郡,至今已经屹立于世间超过一百九十五个年头,常住人口多达六万之数。

    来来往往的商人和旅客,还有源源不断的北疆边境贸易,都在为这里注入大量的金钱和活力,整座城市也因此而得以繁华兴盛。

    住在北新城的居民,更是常年面带微笑,过着劳碌,却充实而富足的生活。

    然而就在今天,灾难忽然降临在了他们头上。

    “敌袭!”

    站在谯楼上负责警戒的守卫忽然发出声嘶力竭地大喊,同时敲响警钟。

    只因为不远处黑压压的大军,让他几乎肝胆俱裂。

    沉重的钟声,随即回荡在县城的上空,惊动了城中所有军民。

    县尉当即果断下令:“关闭城门!”

    随即有斥候气喘吁吁地回来汇报:“县尉,敌军数量太多了,规模绝对在万人以上,我们根本守不住!”

    不久前,凉州韩遂杀边章及北宫玉、李文侯等人,拥兵十余万,高举叛旗,还与羌人联手,进围陇西,就连当地太守李参等大汉官吏,也纷纷响应加入。

    为了镇压羌乱,朝廷不得不从各地抽调兵员前往西凉作战,新北县城原本就不是什么战略要地,一千多的驻军更是被大量抽调,如今只剩下不到三百守军,还多是老弱病残,平日里连维持治安都十分勉强,此刻更是无力抵御上万敌军的攻城。

    县尉不知道为何敌人会从冀州杀出,但眼下通往冀州的道路已经断绝,所以他只能下令:“立刻派人向幽州求援!”

    “是!”

    求援的信使很快便从北门出城,奋力挥舞手中的皮鞭,只希望马儿能够跑得更快一些。

    只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

    …………

    渔阳城外,旌旗飘扬。

    梁铮正在进行最后的检阅,眼前的这支骑兵部队,将成为世界上第一支重甲骑兵。

    他们身上穿着重二十一斤八两的铠甲,内层为夹纻法制作的软甲,外层则是由表面涂漆的铁片编缀而成,甲叶如同鱼鳞一般,从下到上,层层堆叠反压,为穿戴者提供了强大的防御能力,不惧刀砍箭射。

    想要破防,得用长兵器近距离攻击才能有效刺穿,又或者是用锤子斧头之类的重兵器进行钝器打击。

    箕稠几乎掏空了渔阳郡的武库,才为梁铮凑齐了这七百套上品扎甲。

    漆黑如墨的甲胄,让这支军队看起来威风凛凛,杀机森然。

    “都尉,北新城传来急报!”

    梁铮闻言,眉头顿时一皱:“念。”

    “八月立秋,北新城西南面出现大量叛军踪影,望火速增援!”

    “果然来了。”

    梁铮举头望天,战乱的序幕,已经被人拉开,而他也到了要出征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