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章 总得死一个吧?

    赵桓一阵头疼,眼神之中更是充满着无奈:“现在箕稠明摆着要保他,我能怎么办?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若他这次还有命回来,到时我们再动手也不迟。只要查出显明的死因,等找到证据之后,就能立刻向他发难,置他于死地。”

    虽然嘴里放着狠话,可赵桓心里却很清楚,渔阳不是桂阳,自己又是异地为官,赵家的势力对本地的渗透其实相当有限,能够调动的人手更是不多。

    而梁铮手握七百精兵,在箕稠离开之后,可以说是全郡最能打的第一号势力,赵桓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强行将人拿下,所以只能耐心潜伏,等待时机。

    而另一边,梁铮带着人在南门处的城防营外集合。

    杨业看了一眼日晷的指针倒影,快步走来:“都尉,时辰到了。”

    “嗯,敲钟。”

    “是!”

    城门上的钟楼,很快便传出悠扬的钟声。

    第一次敲响,是提醒。

    一刻钟后,是第二响,代表着警告。

    这时之前解散的士兵,已经陆陆续续来到城南集合,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来了。

    又是一刻钟过去,第三声钟鸣响彻全城。

    很快,便见新上任的军侯樊正,亲自拿着名册开始挨个点名校验。

    半晌过后,梁铮不动声色地问了句:“都有谁没来?”

    “启禀都尉,屯长张峰,队率张寒,伍长张连、张光等一十六人,均未按时返回。”

    “好得很,公然违抗军令,你们说,此举该当何罪啊?”

    “这……论罪当斩。”

    樊正说完便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心中不敢相信,这么多人该不会真的要一口气全杀了吧?

    然而梁铮却知道,想要军队令行禁止,那就首先要严明军纪,而他新官上任,威信与人望皆不足,不得不杀人立威。

    只能说活该张峰等人倒霉,撞他枪口上了。

    “杨业。”

    “属下在!”

    “去抓人吧。”

    “明白!”

    杨业翻身上马,当即带了五十余骑疾驰而去,扬起大片烟尘。

    没过多久,张峰和张寒等人,便全都被杨业从家中强行拽出,一股脑地带到了梁铮面前。

    这些人都是郡中豪族张氏的族人,不过与张纯所在的张家,并非同一支,却也个个桀骜不驯,丝毫没把梁铮放在眼里,现在被杨业抓来,更是大声叫嚷:“快放开老子,听到没有!”

    其中最为嚣张的,自然便是张峰:“我父乃是张举,识相的你们就赶紧放了我!”

    梁铮一听“张举”二字,顿时心中一动。

    没想到无意间,居然钓到了一条大鱼!

    “你父真是张举?”

    梁铮笑意吟吟地走到张峰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眼前这个人高马大的胖子,心中甚是满意:“不错不错,吃得这般膘肥体壮,你这体格小门小户的还真养不出来。”

    “哈哈,知道怕了吧?还不赶紧给小爷我松绑?”

    张峰趾高气扬地昂起下巴,比刚才更加得意了。

    而在一旁的张寒却大骂:“蠢货,他骂你是猪呢!”

    “什么!?”

    张峰大怒,可随即又恶狠狠地瞪向同伴:“张寒,你敢这么和小爷我说话?”

    张寒都快被他给蠢哭了,歇斯底里地吼道:“说你是猪都算抬举你了,你简直比猪还蠢,看不出来这是要拿我们的人头立威吗?”

    骂完张峰之后,张寒当即话锋一转,挣扎着冲到梁铮面前跪下不停磕头,同时求饶说道:“都尉,还请饶过属下一命,我们没想迟到的啊,都是这头蠢猪害得,是他怂恿我们别来报道的。”

    梁铮略带惋惜地看了张寒一眼:“能察言观色,倒还算是有点小聪明,可惜了,军法无情。”

    “准备行刑。”

    “都尉饶命啊!”

    “都尉,不要啊,我还不想死啊!”

    一群人哭天抢地,悔不当初。

    奈何梁铮心意已决,要拿他们的小命杀鸡儆猴,震慑军心,免得到时候又有人违抗军令,甚至临阵脱逃。

    “等等,我父是张举啊!我父真是张举!”

    眼见杨业举着一把开山大斧,缓步踏来,张峰终于慌了,甚至整个人都被吓尿了,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

    而张寒却是看出梁铮杀心已决,随即把心一横,高声叫骂起来:“梁铮,你当真要把事情做这么绝?”

    “这话说的,违抗军令的好像是你们吧?”

    梁铮说完看了一眼杨业,示意他可以动手了。

    “不!!!”

    只见杨业手起斧落,然后张峰人头坠地。

    张家族长的独子,都说砍就砍了,可见梁铮是铁了心要杀他们。

    张寒见此,自知死期将至,顿时疯狂大笑,然后愤怒的目光看向众人:“你们这群蠢货,还没看出来吗?梁铮这分明是要拿我们的命,去换取他的功名!叛军马上就要杀过来了,而他却要带着我们深入草原,去和乌桓人拼命啊!”

    见张寒还要开口叫嚣,杨业当即一斧头过去,砍下了他的脑袋,只可惜为时已晚。

    刚才的那一番话,已经引发了全军躁动,就连过来围观的渔阳郡居民,也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尤其是那些家中有男丁投军了的家属,更是揪心不已,生怕自己父亲、丈夫或是儿子,死于刀兵之下。

    就连梁铮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七百骑兵,也有半数出现了军心动摇的现象。

    “都尉,这是真的吗?”

    士兵也是人,是人就会畏惧伤痛和死亡,这是人之常情。

    梁铮表情肃然,却是没有选择欺瞒,点头承认:“没错,是真的。”

    “怎么会这样?”

    不少人都心慌意乱,手足无措起来。

    能好好活着,谁想去死?

    如果说要他们驻守渔阳郡,保卫家乡,那么他们上阵厮杀绝无二话。

    可让他们离开故乡,以七百人之孤军,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远征草原,这一点却是许多人都难以接受的。

    在他们看来,这哪里是战斗,分明是自杀!

    张寒临死前吼出的最后一句话,果然还是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稍有不慎,恐怕会引发一场波及全军的信任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