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章 辕门扛鼎

    梁铮本就是新官上任,在军中并无丝毫威信可言,自然不可能一声令下,就让手下士卒前赴后继,为他打生打死。

    如今众说纷纭,不少人的心底,都悄悄打起了退堂鼓。

    毫无疑问,他们打心底里就不相信梁铮这样的一个小年轻,能带领他们远征塞外,决胜千里。反而一个个都开始担心自己的小命,会不会被梁铮当成炮灰一样拿到战场上面去送死。

    梁铮心知,此刻必须提振军心了,否则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只见他目光扫过四周,很快看到不远处的一座祭祀用的高台上,放着一尊大鼎,高愈一米二,重达一千二百九十六斤。

    几日之前,箕稠便是站在这座高台上誓师出征。

    梁铮大步流星,向着青铜大鼎走去,此举顿时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无不好奇,他这是想要做什么?

    很快,众人便看到了让他们难以置信的一幕。

    只见梁铮双脚拉开,扎了个马步,随即单手一托,竟是直接就将土台上的青铜大鼎高举过头。

    这可是千斤巨鼎!

    一些人甚至当场就给跪下了,他们已经把梁铮当场是神明转世,天将下凡。

    “果然,我的力量已经强横至此。”

    梁铮举着千斤巨鼎,却也只是身体一沉,并未感觉有很吃力。

    直到现在,他终于确定,自己这次穿越,居然还是带着金手指过来,只是没有所谓的系统提示,以至于这些天里他都不得不自行摸索。

    实际上,他已经完整继承了原本游戏账号里好不容易爆肝刷出来的五大神技。

    力拔山河:+30武力,+10自军士气,拥有拔山之力。

    神将天威:+20统帅,+20%自军属性,-10%敌军属性。

    一骑当千:+20武力,-5敌军士气,容易触发单挑。

    兵贵神速:+20统帅,+20%全军速度,强行军时士气不受影响。

    神机妙算:+20智力,-15%敌军属性,自军不会陷入混乱状态。

    而这其中,力拔山河这一神技,就是梁铮获得巨大力量的原因。

    一开始他还不太适应,不过经过一个多月的练习,如今梁铮已经可以比较轻松的掌控住身体里这股突然暴增的蛮力了。

    极限状态下,最多能够扛起一点五吨重的东西,梁铮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这种状态,究竟还能不能被称之为人。

    在万众瞩目之下,梁铮扛着巨鼎,脸不红气不喘,一路走到辕门前才停下,随即轰的一声,铜鼎砸落在地,将地面上的石板都砸出了一个皲裂的陷坑。

    只见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望着梁铮的身影愣愣出神。

    眼前这位英武俊逸的少年,整个人的形象忽然间就高大了起来,伟岸如同高山一般,让人只能仰望。

    单单是他身边的千斤巨鼎,就比任何语言上的夸赞和吹嘘都要有说服力。

    那些历史上神话中的传说故事,他们听得多了,可亲眼所见,却是人生中的头一遭!

    辕门扛鼎,此事一旦传开,梁铮必定名扬天下!

    人群中,本来只是给弟弟践行的樊旷,此刻却是整个人都陷入到了欣喜若狂的状态,自己这次是真的压到宝了!

    而刚才还怀疑梁铮实力的新军士兵,如今却是一个个昂首挺胸,目光灼热地看向他们的统帅。

    人生在世,谁不想追随一位顶天立地的强者,建功立业,封妻荫子?

    梁铮已经展现出了他无与伦比的能力,如此勇冠三军之力,天下何人能及!

    而能够追随这样的强者,那得是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分?

    此刻,他们心中畏惧之心尽去,只有熊熊的火焰在燃烧,那火的名字,叫做野心!

    梁铮环顾四周,将一众手下那满是崇拜和憧憬的目光尽收眼底,顿时明白军心可用,当即高声吼道:“张纯造反,乌桓三王部暗中支持,很快数以万计的叛军就会杀到幽州,毁灭我们所珍视的一切。”

    铿锵的话语声,回荡在南门上空,一字一句,都如尖刀利刃一般,落入众人耳中,剜心挖肺。

    “我们的财产会被夺走!”

    “我们的妻女将遭凌辱!”

    “我们汉人的荣耀将会被蛮夷肆意的践踏!”

    梁铮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百多年以后,五胡乱华,蛮夷肆虐中原大地,汉人沦为两脚羊的惨烈景象。

    “你们之中谁想当懦夫的,现在就可以走了!但我要说,你们即使能够逃离渔阳郡,也终究逃不脱悲惨的命运!离开自己的家园,居无定所,食不果腹,人如行尸走肉,成为流民或者流寇,然后如同杂草一样屈辱卑微地死去,子子孙孙为奴为婢,永无止境……”

    “这就是懦夫的命运,你们想要这样的命运吗!”

    梁铮的呐喊,让在场众人的心灵大受触动,可却也有不少新军士卒,他们年纪不小了,更亲身经历过数年之前的黄巾之乱,因此悲愤地吼道:“可我们本来就是卑贱如野草一般的人,高门大姓,达官贵人,他们又何曾将我们这样的草芥看在过眼里?”

    此话顿时引来不少附和之声,尤其是那些出身贫苦大众的新军士卒,更是怨气冲天,满怀悲愤。

    大汉国祚绵延至今,已近四百之数,土地兼并,世家豪族横行不法,大量社会资源被上层阶级侵占,贫者无立锥之地,以至于流民漫山遍野,当真是人命贱如草芥。

    黄巾之乱与其说是某些野心家的阴谋,倒不如说是一次社会矛盾在酝酿和发酵了四百年之后的总爆发。

    当一个国家,一个文明的中下层都失去了希望,甚至开始失去生存的能力,那么再稳固的秩序,也会开始崩溃,最终便如同那雪崩一般,将一切都吞没殆尽。

    梁铮右手握拳,高高举起,认真回应着这份来自底层的呐喊:“你们感到愤怒,我也同样愤怒,这个世道不该是这样的!”

    “没错,这个世道不该是这样的!”

    梁铮的这一番话,再一次引发了他们的共鸣。